世界观常见弊病

对于新人来说,构建一个全新的幻想世界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我们通常怀着一个宏伟的构想,但写出来以后却难免干瘪单调,引发不了读者的兴趣。

其一,每个人都和核心冲突息息相关,所有人都被冲突的漩涡卷入,没有人扮演旁观者。

其二,每个人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是阵营的领导者或者重要成员,绝非无名之辈。

其三,每个人的故事都明白无误,缺乏其他的观察角度。

其四,各个阵营都有一个简单清晰的目标,尤其是反派阵营,没有人怀着其他的目标。

论游戏品牌的整体包装策略

你们玩游戏吗?
什么时候开始玩的?
都玩过哪些游戏?
最喜欢的游戏是什么?
有没有曾经为某个游戏狂热过?

说起来惭愧,我自己玩游戏非常晚。我出生在农村,小时候接触游戏的机会很少,有谁能弄到一台只能玩俄罗斯方块的山寨掌机,都是罕物,排起队来谁先谁后都要打破头的。初中以后,学校离镇上近,才偶尔跟着同学去游戏机房,站在身后围观别人玩街机三国志和雷电什么的,羡慕得不得了。但自己零花钱少,很奢侈地玩过那么几次,还没悟到要领呢,游戏币三两下就已经用完了,以至于从小到大一直怀疑自己缺少游戏方面的天赋。

继续阅读“论游戏品牌的整体包装策略”

闲得卵痛的抄表员杨大根

今日我要讲的后生,叫做杨大根,说后生也都三十多岁了。小时间里就死了爸爸,娘又是个不落屋的郎当货。他就这样从小没人管没人教,读书又操不进去,反倒是学堂里三打两日见不到人,老师都晓得他屋里没家长的,时间一长,也都懒得去管他。这样子稀里糊涂,书哪里读得成呢?

继续阅读“闲得卵痛的抄表员杨大根”

业余编剧手札,之一

这段时间我都在写剧本。

按照我们中心的部门传统,一到年底,各小组的视频就该纷纷准备起来了。年会定例,报告一讲奖励一发,剩下的就都是影片放映时间,拜年的,恶搞的,拍MV的,秀五毛特效的,正儿八经讲故事的,每年都能凑个五六七八部。这里面无厘头喜剧最受欢迎,毕竟是个全民参与的活动,都喜欢闹腾一点好玩一点——我们也尝试过拍那些性冷淡文艺范的东西,但最后的反馈……你懂的。

继续阅读“业余编剧手札,之一”

我们身边绝不可能藏着什么可怕的变态杀手

1.

恐惧,此刻充溢着米克面部的每一个毛孔。

他的下唇正剧烈颤抖,连鼻翼都一齐震动着,
他的表情都扭曲了,冷汗从额头顺着鼻梁两侧直流而下,浸湿了下巴周围精心修剪的胡须。

巨大的黑洞洞的枪口正指向他的眉心。

——幕落,枪响,
——主题曲响起,片名出现。

继续阅读“我们身边绝不可能藏着什么可怕的变态杀手”

心理医生

每天,当我坐在这里,
等待着太阳从百叶窗一格一格升起,
也等着我的下一位客人,
坐上对面那张略显陈旧的沙发椅。

他们有时倾诉,有时沉默,
有人忧心忡忡,有人满腔怒火。
每个人都有一个不想认的错,
也各有各的不快乐。

他们有时哭泣,有时忏悔,
有时候突然打开心扉,
讲一个藏了很久的动人故事,
但以后永远不会再提起。

有人第一次坐下就热情无比,
就好像已和你演过几十年的老友记;
也有人来了很多次,
却始终学不会要从哪里开始。

有时候他说要把所有都放下,
却还是说着言不由衷的谎话;
有时候他说了很多,噼里啪啦,
只为证明你是不是他想象的那种傻瓜。

他要走了握手告辞,失望而归的自然也很多。
还有人直到最后,却依然什么都没说破。
而他为什么要坐在那里,
你总是不知不觉就知道了。
心理医生,赵执锐

继续阅读“心理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