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常见弊病

对于新人来说,构建一个全新的幻想世界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我们通常怀着一个宏伟的构想,但写出来以后却难免干瘪单调,引发不了读者的兴趣。

其一,每个人都和核心冲突息息相关,所有人都被冲突的漩涡卷入,没有人扮演旁观者。

其二,每个人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是阵营的领导者或者重要成员,绝非无名之辈。

其三,每个人的故事都明白无误,缺乏其他的观察角度。

其四,各个阵营都有一个简单清晰的目标,尤其是反派阵营,没有人怀着其他的目标。

论游戏品牌的整体包装策略

你们玩游戏吗?
什么时候开始玩的?
都玩过哪些游戏?
最喜欢的游戏是什么?
有没有曾经为某个游戏狂热过?

说起来惭愧,我自己玩游戏非常晚。我出生在农村,小时候接触游戏的机会很少,有谁能弄到一台只能玩俄罗斯方块的山寨掌机,都是罕物,排起队来谁先谁后都要打破头的。初中以后,学校离镇上近,才偶尔跟着同学去游戏机房,站在身后围观别人玩街机三国志和雷电什么的,羡慕得不得了。但自己零花钱少,很奢侈地玩过那么几次,还没悟到要领呢,游戏币三两下就已经用完了,以至于从小到大一直怀疑自己缺少游戏方面的天赋。

继续阅读“论游戏品牌的整体包装策略”

闲得卵痛的抄表员杨大根

今日我要讲的后生,叫做杨大根,说后生也都三十多岁了。小时间里就死了爸爸,娘又是个不落屋的郎当货。他就这样从小没人管没人教,读书又操不进去,反倒是学堂里三打两日见不到人,老师都晓得他屋里没家长的,时间一长,也都懒得去管他。这样子稀里糊涂,书哪里读得成呢?

继续阅读“闲得卵痛的抄表员杨大根”

业余编剧手札,之一

这段时间我都在写剧本。

按照我们中心的部门传统,一到年底,各小组的视频就该纷纷准备起来了。年会定例,报告一讲奖励一发,剩下的就都是影片放映时间,拜年的,恶搞的,拍MV的,秀五毛特效的,正儿八经讲故事的,每年都能凑个五六七八部。这里面无厘头喜剧最受欢迎,毕竟是个全民参与的活动,都喜欢闹腾一点好玩一点——我们也尝试过拍那些性冷淡文艺范的东西,但最后的反馈……你懂的。

继续阅读“业余编剧手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