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自驾游记

六月二十八日,深圳,晴。

我们的自驾游,还没出发,差点就黄了。

半程过后,Sign 的身份证已经变成了我们五个人的一个日常梗,或寄身于别人背包夹袋之内,或匿迹于车中座椅周围,神出鬼没,虚惊数场。不过当我和 Sign 第一次在地铁站发现它不见了的时候,却不免有点手足无措,在掏空了口袋搜遍了背包却还是一无所获之后,Sign 的脸色有点难看,我强作镇定地提议:“要不回家找找?”

地铁 11 号线的速度特别快,站点之间的距离也特别长,每一班地铁的时间间隔也是其他地铁线路的两三倍,差不多七分钟才有一班的样子。Sign 纵身上扶梯飞奔而去,我坐下来,看了看时间,下午五点十几分。高德地图告诉我从南山站到机场站需要 24 分钟,而我们的航班预定起飞时间是六点四十。

靠在站台中间的椅子上,我一手搭着 Sign 放下的背包,一边抖着腿估算着时间。

一班地铁过去了。

第二班地铁也过去了,我抖腿的节奏开始有点慌乱。

第三班地铁进站的时候,我紧紧盯着右侧的扶梯,然而直至警报响起车厢门闭上,仍然没有 Sign 的踪影。

所幸在第四班地铁抵达前夕,Sign 气喘吁吁地赶到了,还带来了他的身份证,“妈的,果然夹在XX一起。”我们赶紧收拾行李上了车,然后开始讨论航班值机的截止时间。

“好像是四十五钟?”

“应该没那么早吧?我部门的同事经常在航班起飞一小时前才从办公室出发哩。”

“不可能吧,要不我们先看看能不能手机值机?”

一顿操作以后,我俩面面相觑,好像是……不行?

“要不试试能不能改签?”他已然有些绝望,我内心是拒绝这种安排的,然而实际上还是行不通。

我们就在这样的焦虑中下了地铁,一路小跑到地铁站通往机场的安全闸道口,却被安检员姐姐拉上了流量控制的红线。

“我们六点四十的班机,能不能放我们过去啊?”

“六点四十?赶不上了吧?你们还不如改签呢。”安检员小姐姐看了一下手表,其时大概是六点零五分的样子。

“我们试过了,不行啊。”我现在都能想象彼时自己窘迫无助的样子。

虽然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安检员还是网开一面,很快就放开道闸让我们检查通过了。

我们连电梯都是跑着上去的。甫上四楼,看到第一个工作人员就问南航在哪里办登记手续,得到回复之后就一路疾行,我一边跑还要一边回头看 Sign 有没有跟上,等到了南航的柜台,他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已经快死了。

来得晚的好处是没人在你前面排队。

“还能办六点四十的班机吗?”

柜台后面的帅哥淡定点了点头,伸出手来,“证件呢?”

我和 Sign 相视一笑,一口气总算缓过来了。


我们的自驾游群里原本有十余位同事,几番纠结之后,或因档期不合,或为意外受伤,最后成行的仅剩了寥寥五人:Sign 和我从深圳出发,俊俊、史亮和小彦则自上海起飞。

虽说是自驾游,然而入群的时候我才刚过了科目二,小彦的进度也和我差不多,到六月二十八日正式出团这一天,我的驾照都还没捂热几天,小彦则因为科目三失利连驾照都没有。Sign 倒是两年前拿的驾照,但自那以后就再也没开过车。

也就是说,这趟自驾游我们租了两辆车,却只有俊俊和史亮两个称职的司机。

很慌。

现代胜达,空间出色,配置齐全,身为低配却还有超大天窗,常年乘坐三人,一辆车五个人出行时的不二之选。
英菲尼迪 Q30,进口小车,外形动感,后排空间狭小,基本没有其他优点,仅能乘坐两人。

在机场附近的租车点会合之后,我们分成两队,开着两台车向灯火阑珊的昆明市区进发。


我们计划在昆明落地,翌日早餐去尝一下百年老店桥香园的过桥米线,之后就直接开往大理,所以第一晚我们选了翠湖边一家口碑不错的青旅作为落脚点。

青旅是没有停车场的,史亮开着 Q30 在这个路口跑了三圈才找到停车的地方,然而他并不知道一旁的华山西路就有可以过夜的临时停车位。
办好入住手续差不多已经是午夜。

在此之前我们都没有住过青旅,订房的时候我一直在想象十六人的房间到底会多么窘迫。不过进去之后,则不免有些意外,穿过大堂,扶梯,吧台,客厅,书架,台球桌,庭院,然后又是扶梯,抵达高处的房间,整体格调都还不错。可以喝酒闲聊打台球,还能看电视。我们去房间的时候,几名黑皮肤的国际友人在客厅里握着啤酒,以一种奇特的淡定姿态看着世界杯。

不过吃完烧烤回来就寝,美好印象还是碎了一地,69 元一晚的定价自然不是旅舍大发慈悲。整个晚上我都在提防吱呀作响的床板,一翻身那个响动连我自己都有些怕,也不知道下铺的室友会如何反应,所以就只能小心翼翼地蜷缩不动。等到后半夜,阴恻恻的磨牙声与豪快的打呼声又开始此起彼伏相和而鸣,想来他们都睡得很美妙吧。

我们就住在那个玻璃外墙的高高的房间,名曰“黑木崖”。
从房间一侧的阳台俯观下方的庭院,藤蔓丛生,花木葱茏。

第二天早餐吃的是昆明的百年老店桥香园过桥米线。

其实来深圳以后几乎就没吃过过桥米线了,以前在上海住潍坊九村时,村口斜对面就有个过桥米线,几个小碟装着配料,一碗汤一碗米线,依次加进去,味道一般般,但吃起来很有仪式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