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不了手

某女人是个单纯善良,然而又有些笨和傻的家伙。某一天,在被我以某种荒唐的方式伤害之后,她很委屈但是又很认真滴站在我面前,对我讲:“某某某,虽然你老是欺负我,不过有人骂你的话,我会帮你骂他;有人打你的话,我会帮你打他;有人拿车撞你的话,我也会帮你撞死他。我对你这么好,你可千万不能辜负我。”我并不是个非常文艺的男人,反之还有点没心没肺的,对于这种肥皂剧里才会出现的肉麻中带点幼稚的台词,本该嗤之以鼻才对。只不过因为是从某女人嘴里说出来的,就让我觉得这每一个字都是真的,是我不能怀疑也不能取笑的,是需要我的全心全力去接受的。

继续阅读“放不了手”

强烈的好感

我一直以为,在感情方面,自己应该属于慢热型吧。非得在一起相处久了,慢慢地渐生好感,然后有一天,突然发生某件事情,才会突然反应过来:啊, 原来我已经爱她这么深了。不过从某种方面来讲,我的第一感觉倒也是非常准确的,但是也仅此而已。对于精神上无所追求惯于克制忍耐的我来讲,比之顺着自己的想法斩钉截铁一往无前地做出来,因了某种强烈的请求或者是诱惑而被动地接受,那应该是概率更大的事情。

不过昨天还真是被自己吓到了,上了车,满脑子都想着那可爱的脸孔,纯净明亮的眼睛,还有那掩着嘴痴笑的神态,仿佛身体的某一部分被她带走了一样。回到家虽然想让自己尽量安静些,不要吵到某女人,不过还是一直睡不着,不知道是不是过于兴奋了——这种感觉真是美妙,以前当然也体会过这种感觉,不过却从来没有在初次见面时就如此强烈地产生过。

只是无论如何,这也将成为我生命中平淡无奇的一天吧,所以姑且名为强烈的好感。

雨季又到了,还是不习惯在细雨里面打伞呢,我大概是相当地懒惰。

New aeroom, based on LifeType.

我大概是一个典型的双子座,我说的是在善变这方面。刚刚尝试了一下 WordPress,然后就决定转向 LifeType 了。当然,这些尝试都是在本地做的,如果我的空间支持 MySQL 的话,PJBlog 应该也早就被撤换了吧……不过它已经被冷落了,以至于现在使用的皮肤还始终处于半成品的状态。

我有个非常完善的网站规划,但是苦于找不到合适的程序来实现,所以原来是打算自己开发一个系统的,不过以我的条件来讲——三分钟热情的品性与三脚猫的编程能力——要实现这个目标似乎是遥遥无期,那也只好把它当作一个长期目标来规划了。

在我的想法里面,理想的 Blog 程序应该支持二级或更多级别的分类,而且要有非常强大的模板系统(关于这个理想状态的模板系统,请参考 iNewS),也就是说,绝对不能是一个 Blog 只有一个模板,而是每个分类,甚至每个页面都可以选择其相应的模板。虽然 WordPress 的模板设计起来非常灵活,但是没办法做到每个分类都有相应的模板,而 LifeType 中的一个用户可以拥有多个 Blog,每个 Blog 可以单独定义模板,这样就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达到我的要求。

参照页面最上端的导航条,我的网站分为以下几个栏目:

  • aeroomStudio:
    发布与展示我的设计作品
  • aeroomPress:
    分享我制作的电子书——虽然现在还没有一部制作完全的。
  • 诗:
    收集旧体诗词,包括前人作品、网络诗词与我自己的作品。
  • WebPicker:
    分享与评论 Cool site。
  • 插画:
    用来发布插画作品与动漫同人。
  • 雪庵:
    记录我的潦倒生活与堕落历程,另外还有一些未经大脑思考过的所谓人生感悟。
  • 行事历:
    装模作样地为自己定制工作计划的地方。

我在 LifeType 里面建了7个 Blog,分别对应这些栏目,然后每个栏目就可以有着不同的模板了。当然,可能还会遇到一些问题,但是在现阶段也只能将就将就了……愿我能更加努力吧。

PS:其实阿桂的 iNewS 如果精简一下,并且在 RSS 和 TrackBack 方面增强一些的话,绝对是非常强大并且符合我要求的 Blog 程序。咳,因为答应他的一些东西搁置了很久,所以现在都不好意思向他说这个了,汗一个先~

明日

在经典的水区,有人问到,“单恋到底算不算初恋?”

以我之见,初次体验便得到甜蜜的恋爱,那大概并不多见。对于单纯笨拙的少男少女来说,挺身告白已需要莫大的勇气,两情相悦更是可遇不可求。但任谁都会在少年时经历一次美好的遇见,然后体验到一种不可遏止的蠢动和思恋,时时怀着冲动,就又害怕拒绝和失败,所以少年大多焦虑,迷惘,感伤。至于最后有没有行动,有没有结果,那只跟当事人的个性和勇气有关,或许还要加上一些些的幸运,总之不是每个人都能把握的,就算是成年人也不能做到百发百中,更何况是懵懂无知的少年呢?所以我说,不管是单恋,相恋甚至是暗恋,都应该算作初恋。

之所以这样讲,大概也只跟自己的经验有关吧。少年轻薄的我,当时又何曾把跟某女人的结合当作爱情来追求呢?亦或是深陷于那段记忆不能自拔的我,又怎么愿意把现在置于彼时之上呢?

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薄情寡义之徒,对任何人,任何事,在别人觉得非常重大的时候,仍然会抱着无所谓的态度,甚至冷漠到让自己也不免惊讶。或者这仅是我的软弱,那么就心安理得地解释为,躲在那样一段与他人无关仅属于自己的记忆里,也只是我的软弱逃避吧。这样的我,或者已经没有资格提到感情这个词。

抱歉呢,对于千辛万苦地追随我却又不被珍惜的某女人来说。
——祝生日快乐。

——祝生日快乐。
致那个难以忘怀、远在天边的她。

搬家

说起来这是今年第二次搬家了,如果按照公历来算,那春节前也搬过一次,则已是 2006 年的第三次搬家了。

这次勉强算满意吧,之所以说勉强,因为仍然有一些叫人哭笑不得的问题,而自己又没法解决。首先卫生间很小很小,一个马桶一个浴盆,剩下的空间仅能侧身,洗衣机那是放不下了,只能搁在隔壁的厨房,然后再从厨房接出一根水管,导到卫生间里去。不料可笑的事情发生了,这个卫生间竟然连个地漏都没有!昨天下午搬过来,我和某人忙到很晚,终于收拾妥当了,今天一早出去买早餐,衣服就扔在洗衣机里,通电,放水,出门。结果回来才上二楼,便发现水流满地,一直从我们住的五楼淌到三楼,又从楼梯的缝隙处渗了下来。罪过,罪过。当时有个物业被喊过来看情况,正好碰到我俩回家,隔壁邻居就对那物业抱怨道:“老是这样子,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不由哑然,昨天才搬过来呢。所以以后用洗衣机,旁边都必须有人看着,洗完一轮马上递盆接水,像今天这样衣服多的时候,一轮就要接十几盆,而衣服要洗干净一共要三轮,请想象我洗完衣服之后的表情……

另外打扫房间的时候在床底发现一支小小的注射器,前任似乎有瘾君子的嫌疑呢,所以很多东西用起来都不免有些忐忑,即便都已经用消毒剂尽量地擦洗过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终究比原来住的要好多了,而且租金也稍稍便宜了那么一点。反正就不提那破烂旧房子了,并且因为是提前解约,押金打了水漂……尤其是在这么潦倒的时候,那些押金可以做很多事情啊。

情人节

昨天是情人节,最近生活窘迫,并没有和她一起出去玩。今天又是相识两周年,原想作首诗以示纪念,大概才气消减了吧,良久也只想得一句,还不怎么合律:

万人之中执子手,一生甘苦遂相知。

我常常觉得自己于感情是非常迟钝的,对世事又有种淡漠的消极,可能这一生并不能给予她物质上的满足和安逸,或者精神上也并不能全心全力地倾注在她身上,但是我仍会尽我的努力,让她感到幸福。

亲爱的,情人节快乐。

革新骂人之法

我是革新的老玩家了,前前后后大概玩了两三年。革新里头,两军对阵很有意思,大概也像现实里头一样,互相辱骂,轻蔑有之,挑衅亦有之。而怎么骂,则是根据对方的出身来定。譬如泷川一益,则诋之曰“飞贼”,盖因泷川是忍者出身;本愿寺诸僧侣,则斥曰“秃驴”;斋藤道三、小西行长经商起家,则辱之曰“市井小人”;“海贼大名”九鬼嘉隆,则骂曰“死海盗”;富田景政剑豪世家,则蔑之曰“三流剑豪”;庶民出身如秀吉兄弟,则鄙之为“乡巴佬”。不过武士、高家出身的却不如此骂,大概是因为武士本来就是武将的主流,而高家又身份尊贵的缘故。

除去按照身份骂人,女子与老年人也有可能成为被骂的对象。我曾经创建一个女武将,被别人骂作“女妖怪”;早云与经久,则常常被人骂作“老不死”。另外有两个特例,一个是秀吉,骂作“猴子”,这个绰号人尽皆知,他自己的台词也是:“就交给我猴子去办吧!”另外一个却不那么容易想到,家康被迫自杀的嫡子信康,经常被人骂作“狐狸”,不知何解?

细雪

下楼时,忽而见着空气中有些细微的东西在飞,起初觉得是风中飞尘,也不以为意,待走了一阵,终于停下脚步仔细去看,却发现是雪。

下雪了呀。去年在宁波呆了数月,大概也是元旦前后下的雪吧。我对雪始终抱有一种莫名的爱赏,或许是因为雪落时神秘而静穆的气质。在雪天里行走,就算是稍微有一点行人,只要不是在闹市就好,亦觉世界清净,此心安和。

决定自今日起,自号雪庵。Blog也改用此名吧。

重逢

这几天因为工作,又登录到 Chinaren 去揣摩了一下结构和功能,居然便是琦的生日,于是上QQ加了她。整整两年没见了,最后一次见面还是2003年春节时候我喝醉的那次同学聚会,记忆里多少有些尴尬。然后聊了聊,感觉没有很大的变化,只是变得有些寂寥了。

我曾经藏着她写给我的纸条,差不多有三年时间吧,去年去宁波之前,整理东西的时候,终于放下了,或者在老家还可以找得到吧。她今天告诉我,我写给她的,却还夹在钱包里。

仍是我的红颜知己。看着那句话传过来,眼睛一酸,却终于忍住,没有流下泪来。

故人遥隔岭南云,海雨秋风不可闻。为道红颜知己在,一时泪洒旧罗裙。
何必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