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稀图画里,往复梦魂中。

我常常想起一幅画。

那并不是很复杂的一幅画。湛蓝的夜空就覆盖了画面的大部分,星星稀稀落落地闪烁着,并不能说是繁星,但贴近些细数,会发现它们确实也缀满了整个天空。一轮新月悬挂在中天,我想它应该是满月,也可能不是全满,但它一定很亮,洁白的月华一圈圈浸染开来,让那个晴朗的夏夜看上去分外清凉。苍莽的远山在夜空下起伏,把这幅画分割成光影分明的两部分,山很黑,并没有太多的细节,也许有一些随意勾勒的树木的剪影,但更鲜明的是山下铺开的水田。水田倒映着黛色的山和蓝色的天,肯定有风,因为水田里的月光正微微荡漾,再仔细看的话,连木杪的树叶也都在飞动呢。错杂的田间小径上有几个隐约的人影,一个农夫走在最前,他戴着草帽,背着喷洒农药的药箱,赤着脚扎着裤腿,他的身后跟着一头水牛,水牛被一个小童牵着。小童后面还跟着几个伙伴,和他一样光着身子只穿了短裤,他们的前脚迈得很高,可以想象得到步伐的欢快。而顺着他们行走的方向,在画的左下方,远山的山脚下,树影的深处,依稀是村落的灯光。

继续阅读“依稀图画里,往复梦魂中。”

学车记

“这次我不考了,我自己会取消考试预约。”

说罢我把车门甩上,提起包就走。还没走出训练场,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我知道肯定是教练的电话,但我一点都不屑去接。

我学车的第一次实操练习,就这样在耻辱和愤怒的失败之中结束了,即便我已经坐上公车,经过了一站又一站,那种挫败感仍然无法淡去。

继续阅读“学车记”

闲情与陈迹

这么多年以后,我依然能清晰地回想起和她第一次约会的那个下午,她穿着毛茸茸的粉色大氅,小小的个子挎着大大的包,跑动的时候左右甩动,活像一只笨拙而急切的小鸭子。彼时她的笑容烂漫得就像暖冬正午的阳光,那个少女曾经是那么肆无忌惮地放射着她的活力,以至于十一年后的今天我还能泛起感动的余波。

继续阅读“闲情与陈迹”

从东涌到西涌

出发以前,不止一位朋友警告过我:从东涌到西涌是一段艰难的跋涉,要有心理准备。但在我的想象里,它仍然只是一段漫长的海岸线漫步而已——也许时间会久一点,五六个小时嘛,大家都这样说。

不过当我们翻越婚纱基地的防护栏,站在东涌的海边,不禁露出了自信的微笑。不远处,海岸线上的小山头高低起伏,它们看上去并不像先驱们形容的那样难以征服,我们更在意的是此时的天气,灰白的云层遮盖了天空,但穿过弥漫于空气中的雾霾,强烈的紫外线还是让我们觉得燥郁难耐,海面上灰蒙蒙一片,这样的天气既不适合徒步,显然也不是拍照的好时机。

海岸线上的小山头高低起伏。

继续阅读“从东涌到西涌”

父亲

父亲已经离世十三年了。

上周一伯母去世,我请假回南昌奔丧,顺便也去了他的坟地,但我发现自己越来越难以想起他的模样。他的笑脸,他的怒容,他平日里的言谈举止,我努力去回想,种种模糊不清的面貌,最后都只能归结到他那张有些斑驳的遗像上。

继续阅读“父亲”

放不了手

某女人是个单纯善良,然而又有些笨和傻的家伙。某一天,在被我以某种荒唐的方式伤害之后,她很委屈但是又很认真滴站在我面前,对我讲:“某某某,虽然你老是欺负我,不过有人骂你的话,我会帮你骂他;有人打你的话,我会帮你打他;有人拿车撞你的话,我也会帮你撞死他。我对你这么好,你可千万不能辜负我。”我并不是个非常文艺的男人,反之还有点没心没肺的,对于这种肥皂剧里才会出现的肉麻中带点幼稚的台词,本该嗤之以鼻才对。只不过因为是从某女人嘴里说出来的,就让我觉得这每一个字都是真的,是我不能怀疑也不能取笑的,是需要我的全心全力去接受的。

继续阅读“放不了手”

强烈的好感

我一直以为,在感情方面,自己应该属于慢热型吧。非得在一起相处久了,慢慢地渐生好感,然后有一天,突然发生某件事情,才会突然反应过来:啊, 原来我已经爱她这么深了。不过从某种方面来讲,我的第一感觉倒也是非常准确的,但是也仅此而已。对于精神上无所追求惯于克制忍耐的我来讲,比之顺着自己的想法斩钉截铁一往无前地做出来,因了某种强烈的请求或者是诱惑而被动地接受,那应该是概率更大的事情。

不过昨天还真是被自己吓到了,上了车,满脑子都想着那可爱的脸孔,纯净明亮的眼睛,还有那掩着嘴痴笑的神态,仿佛身体的某一部分被她带走了一样。回到家虽然想让自己尽量安静些,不要吵到某女人,不过还是一直睡不着,不知道是不是过于兴奋了——这种感觉真是美妙,以前当然也体会过这种感觉,不过却从来没有在初次见面时就如此强烈地产生过。

只是无论如何,这也将成为我生命中平淡无奇的一天吧,所以姑且名为强烈的好感。

雨季又到了,还是不习惯在细雨里面打伞呢,我大概是相当地懒惰。

New aeroom, based on LifeType.

我大概是一个典型的双子座,我说的是在善变这方面。刚刚尝试了一下 WordPress,然后就决定转向 LifeType 了。当然,这些尝试都是在本地做的,如果我的空间支持 MySQL 的话,PJBlog 应该也早就被撤换了吧……不过它已经被冷落了,以至于现在使用的皮肤还始终处于半成品的状态。

我有个非常完善的网站规划,但是苦于找不到合适的程序来实现,所以原来是打算自己开发一个系统的,不过以我的条件来讲——三分钟热情的品性与三脚猫的编程能力——要实现这个目标似乎是遥遥无期,那也只好把它当作一个长期目标来规划了。

在我的想法里面,理想的 Blog 程序应该支持二级或更多级别的分类,而且要有非常强大的模板系统(关于这个理想状态的模板系统,请参考 iNewS),也就是说,绝对不能是一个 Blog 只有一个模板,而是每个分类,甚至每个页面都可以选择其相应的模板。虽然 WordPress 的模板设计起来非常灵活,但是没办法做到每个分类都有相应的模板,而 LifeType 中的一个用户可以拥有多个 Blog,每个 Blog 可以单独定义模板,这样就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达到我的要求。

参照页面最上端的导航条,我的网站分为以下几个栏目:

  • aeroomStudio:
    发布与展示我的设计作品
  • aeroomPress:
    分享我制作的电子书——虽然现在还没有一部制作完全的。
  • 诗:
    收集旧体诗词,包括前人作品、网络诗词与我自己的作品。
  • WebPicker:
    分享与评论 Cool site。
  • 插画:
    用来发布插画作品与动漫同人。
  • 雪庵:
    记录我的潦倒生活与堕落历程,另外还有一些未经大脑思考过的所谓人生感悟。
  • 行事历:
    装模作样地为自己定制工作计划的地方。

我在 LifeType 里面建了7个 Blog,分别对应这些栏目,然后每个栏目就可以有着不同的模板了。当然,可能还会遇到一些问题,但是在现阶段也只能将就将就了……愿我能更加努力吧。

PS:其实阿桂的 iNewS 如果精简一下,并且在 RSS 和 TrackBack 方面增强一些的话,绝对是非常强大并且符合我要求的 Blog 程序。咳,因为答应他的一些东西搁置了很久,所以现在都不好意思向他说这个了,汗一个先~

明日

在经典的水区,有人问到,“单恋到底算不算初恋?”

以我之见,初次体验便得到甜蜜的恋爱,那大概并不多见。对于单纯笨拙的少男少女来说,挺身告白已需要莫大的勇气,两情相悦更是可遇不可求。但任谁都会在少年时经历一次美好的遇见,然后体验到一种不可遏止的蠢动和思恋,时时怀着冲动,就又害怕拒绝和失败,所以少年大多焦虑,迷惘,感伤。至于最后有没有行动,有没有结果,那只跟当事人的个性和勇气有关,或许还要加上一些些的幸运,总之不是每个人都能把握的,就算是成年人也不能做到百发百中,更何况是懵懂无知的少年呢?所以我说,不管是单恋,相恋甚至是暗恋,都应该算作初恋。

之所以这样讲,大概也只跟自己的经验有关吧。少年轻薄的我,当时又何曾把跟某女人的结合当作爱情来追求呢?亦或是深陷于那段记忆不能自拔的我,又怎么愿意把现在置于彼时之上呢?

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薄情寡义之徒,对任何人,任何事,在别人觉得非常重大的时候,仍然会抱着无所谓的态度,甚至冷漠到让自己也不免惊讶。或者这仅是我的软弱,那么就心安理得地解释为,躲在那样一段与他人无关仅属于自己的记忆里,也只是我的软弱逃避吧。这样的我,或者已经没有资格提到感情这个词。

抱歉呢,对于千辛万苦地追随我却又不被珍惜的某女人来说。
——祝生日快乐。

——祝生日快乐。
致那个难以忘怀、远在天边的她。

搬家

说起来这是今年第二次搬家了,如果按照公历来算,那春节前也搬过一次,则已是 2006 年的第三次搬家了。

这次勉强算满意吧,之所以说勉强,因为仍然有一些叫人哭笑不得的问题,而自己又没法解决。首先卫生间很小很小,一个马桶一个浴盆,剩下的空间仅能侧身,洗衣机那是放不下了,只能搁在隔壁的厨房,然后再从厨房接出一根水管,导到卫生间里去。不料可笑的事情发生了,这个卫生间竟然连个地漏都没有!昨天下午搬过来,我和某人忙到很晚,终于收拾妥当了,今天一早出去买早餐,衣服就扔在洗衣机里,通电,放水,出门。结果回来才上二楼,便发现水流满地,一直从我们住的五楼淌到三楼,又从楼梯的缝隙处渗了下来。罪过,罪过。当时有个物业被喊过来看情况,正好碰到我俩回家,隔壁邻居就对那物业抱怨道:“老是这样子,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不由哑然,昨天才搬过来呢。所以以后用洗衣机,旁边都必须有人看着,洗完一轮马上递盆接水,像今天这样衣服多的时候,一轮就要接十几盆,而衣服要洗干净一共要三轮,请想象我洗完衣服之后的表情……

另外打扫房间的时候在床底发现一支小小的注射器,前任似乎有瘾君子的嫌疑呢,所以很多东西用起来都不免有些忐忑,即便都已经用消毒剂尽量地擦洗过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终究比原来住的要好多了,而且租金也稍稍便宜了那么一点。反正就不提那破烂旧房子了,并且因为是提前解约,押金打了水漂……尤其是在这么潦倒的时候,那些押金可以做很多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