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

昨天是情人节,最近生活窘迫,并没有和她一起出去玩。今天又是相识两周年,原想作首诗以示纪念,大概才气消减了吧,良久也只想得一句,还不怎么合律:

万人之中执子手,一生甘苦遂相知。

我常常觉得自己于感情是非常迟钝的,对世事又有种淡漠的消极,可能这一生并不能给予她物质上的满足和安逸,或者精神上也并不能全心全力地倾注在她身上,但是我仍会尽我的努力,让她感到幸福。

亲爱的,情人节快乐。

革新骂人之法

我是革新的老玩家了,前前后后大概玩了两三年。革新里头,两军对阵很有意思,大概也像现实里头一样,互相辱骂,轻蔑有之,挑衅亦有之。而怎么骂,则是根据对方的出身来定。譬如泷川一益,则诋之曰“飞贼”,盖因泷川是忍者出身;本愿寺诸僧侣,则斥曰“秃驴”;斋藤道三、小西行长经商起家,则辱之曰“市井小人”;“海贼大名”九鬼嘉隆,则骂曰“死海盗”;富田景政剑豪世家,则蔑之曰“三流剑豪”;庶民出身如秀吉兄弟,则鄙之为“乡巴佬”。不过武士、高家出身的却不如此骂,大概是因为武士本来就是武将的主流,而高家又身份尊贵的缘故。

除去按照身份骂人,女子与老年人也有可能成为被骂的对象。我曾经创建一个女武将,被别人骂作“女妖怪”;早云与经久,则常常被人骂作“老不死”。另外有两个特例,一个是秀吉,骂作“猴子”,这个绰号人尽皆知,他自己的台词也是:“就交给我猴子去办吧!”另外一个却不那么容易想到,家康被迫自杀的嫡子信康,经常被人骂作“狐狸”,不知何解?

细雪

下楼时,忽而见着空气中有些细微的东西在飞,起初觉得是风中飞尘,也不以为意,待走了一阵,终于停下脚步仔细去看,却发现是雪。

下雪了呀。去年在宁波呆了数月,大概也是元旦前后下的雪吧。我对雪始终抱有一种莫名的爱赏,或许是因为雪落时神秘而静穆的气质。在雪天里行走,就算是稍微有一点行人,只要不是在闹市就好,亦觉世界清净,此心安和。

决定自今日起,自号雪庵。Blog也改用此名吧。

重逢

这几天因为工作,又登录到 Chinaren 去揣摩了一下结构和功能,居然便是琦的生日,于是上QQ加了她。整整两年没见了,最后一次见面还是2003年春节时候我喝醉的那次同学聚会,记忆里多少有些尴尬。然后聊了聊,感觉没有很大的变化,只是变得有些寂寥了。

我曾经藏着她写给我的纸条,差不多有三年时间吧,去年去宁波之前,整理东西的时候,终于放下了,或者在老家还可以找得到吧。她今天告诉我,我写给她的,却还夹在钱包里。

仍是我的红颜知己。看着那句话传过来,眼睛一酸,却终于忍住,没有流下泪来。

故人遥隔岭南云,海雨秋风不可闻。为道红颜知己在,一时泪洒旧罗裙。
何必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