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雪

下楼时,忽而见着空气中有些细微的东西在飞,起初觉得是风中飞尘,也不以为意,待走了一阵,终于停下脚步仔细去看,却发现是雪。

下雪了呀。去年在宁波呆了数月,大概也是元旦前后下的雪吧。我对雪始终抱有一种莫名的爱赏,或许是因为雪落时神秘而静穆的气质。在雪天里行走,就算是稍微有一点行人,只要不是在闹市就好,亦觉世界清净,此心安和。

决定自今日起,自号雪庵。Blog也改用此名吧。

重逢

这几天因为工作,又登录到 Chinaren 去揣摩了一下结构和功能,居然便是琦的生日,于是上QQ加了她。整整两年没见了,最后一次见面还是2003年春节时候我喝醉的那次同学聚会,记忆里多少有些尴尬。然后聊了聊,感觉没有很大的变化,只是变得有些寂寥了。

我曾经藏着她写给我的纸条,差不多有三年时间吧,去年去宁波之前,整理东西的时候,终于放下了,或者在老家还可以找得到吧。她今天告诉我,我写给她的,却还夹在钱包里。

仍是我的红颜知己。看着那句话传过来,眼睛一酸,却终于忍住,没有流下泪来。

故人遥隔岭南云,海雨秋风不可闻。为道红颜知己在,一时泪洒旧罗裙。
何必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