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游记

吾妻雅爱姑苏,昔居春申,往来频数,或偕予往,或约二三子同游,或随兴独往亦不辞。自迁岭南后,虽道里悠远,犹眷眷于怀,时欲一返。适逢生诞,乃复偕游。

十一月十七日

三点半,飞机落虹桥,天阴。妻因指问潍坊何在?潍坊九村,昔居沪时所寓也。因笑谓此虹桥也,彼浦东地,那得在此?

四点三十七,登高铁,不一刻过阳澄湖,已抵苏州北站矣。出站忽腹痛,何意才入吴门,先修盛礼。

五点半,至齐门路驿下榻。临街小馆,车声喧哗,客房狭而陋,所幸服务颇热情。其价止此,亦不复多求。

食于吴门人家。店址移易,而布置稍粗,非复传言之坐园林中而食者也。为温黄酒,风味颇佳。糖粥又大佳。狮子头糯而弹,甫咬之,汤汁溢于齿舌间,诚鲜且美矣。两面黄如干脆面,浇汤其上,亦干硬不堪食。

往平江路,率步而行,路尽而返,老苏州旖旎繁华,一时尽矣。何当与二三子,抵足卧谈小舟中,听雨打乌篷,观两岸灯影摇荡波心,或有绝佳处。

平江路夜景

自平家巷返寓,巷深数曲,树影森森,高墙矗矗,墙头虚籁呜呜然,偕行数百步,都无人迹。巷角一灯灼然如鬼眼,轰隆而来,挟风裹叶而去,盖电动车也。

十八日

七点起。雨。

店主云背街客房空出,视之颇静。一窗横置,窗外木叶葱茏,含烟带雨,景致颇楚楚,意即拙政园后园也。遂移入。

酒店外景

至鹤园吃茶点,蟹粉小笼包亦美,然终不及汤包。

鹤园茶楼

游拙政园,游人甚夥。时序变易,秋雨恻恻生寒,惟银杏方金,枫叶半赤,垂柳淡黄,异色杂呈,纷然洒落,比春日别是一种风味。楼台掩映,廊桥往复,行处辄成佳赏,诚苏州园林中大成者也。细雨中睹一鸟栖屋顶檐角上,久之不动亦不去。

雨中拙政园

食于上下若,布置朴雅。店里售靛蓝布浅白花小包,盖用于收纳茶具,形制可爱,欲装相机,惜略小。

行久鞋湿,衣亦湿半臂,透体皆寒,遂乘人力车返寓烘干。复寝片刻。

三点起,往游寒山寺,塔殿交立,略嫌局促。寺内立枫桥夜泊诗碑近百方,感戴不已,卑猥莫名,名寺古刹宁若此耶?庭中一白猫食草,见人若不甚怿。

复至七里山塘,数百年市井繁华若此,亦可叹异。小巷中有吴拓堂,入堂内购书签二片。

食于五芳斋,食皆平平。一小黑猫藏桌底,跳挠裙脚,娇慧可亲。

十九日

经平江路至建新巷随柳居,凡泡泡混沌,鸭血粉丝汤,桂花赤豆糖粥三种。泡泡混沌无馅,淡淡有余鲜,有腊肉熏香。粉丝汤亦佳,糖粥则不及吴门。

于长发西饼购鲜肉月饼。

观前街多百年老店,康熙始创陆稿荐,乾隆始创稻香村、乾生元,道光始创黄天源,咸丰五年三万昌,同治始创采芝斋,光绪始创叶受和,但少雍正嘉庆。

玄妙观门殿巍峨,门内王灵官造像甚佳,手持九节鞭,足踏风火轮,横眉怒目,赤发上指,原此即赤发灵官耶?

赤发灵官造像

入门,愚氓蠢妇妄语面相,都无约束,斥之犹喋喋随人,颇坏游兴。

三清殿张幕叠架,方事修葺。从通道入殿内,一道人方据案写经,亦寻常观宇,但加大耳。

入文昌殿,婧欲同余请香,余付香钱,但束手立,彼犹絮絮不可,怒而去。

大成坊花鸟市场访潘玉麟糖粥,简陋一推车,并矍铄一老翁而已,一媪一妇助之,摊未张而队已长。食招牌糖粥与桂花赤豆圆子,好吃!一人谓祥鑫亦佳,欲得暇便去。

摊子还没有张起来,队先排上了。

步行往环秀山庄,游客寥寥,园庭窄小,布局端方,惟中庭假山甚丽,复禁人攀登,良可恨也。

环秀山庄外即苏绣博物馆,故王鏊祠也,仿沈周唐寅帖笔迹入神,此外无甚可观。

又往艺圃,布局虽亦方正,一池湛然,花木大佳,不意陋巷中亦得园林若此。延光阁可饮茶,龙井碧螺春各一盏,才五十元,外间那得茶室若此?

艺圃,延光阁。

步行至胥门,相机电池已空。胥门亦寥落,城郭半颓,惟余一门洞幽幽然而已。此处多市民嬉戏,则一寻常公园耳。

又至盘门。猫极多,移步辄见。入门瑞光塔巍然,檐顶二猫方窥一鹊,前后潜伏,跃跃待扑。塔后复有四瑞堂等,中围一湖,楼宇之间缀以廊桥,占地弘广。盘门在南侧,峻立雄峙,水陆二门及瓮城皆平生仅见,甚奇。盘门下有伍相祠,惜日晏闭门矣。

盘门将军楼

打车至月浜街,有藏书羊肉建丰老店,食韭菜炒羊肉,拌面,味皆极佳。

日行两万五千步,疲且殆矣,遂返寓休息。

二十日

往吴门食早餐,冷清无生气,虽曰自助,皆随吃随做,所出亦粗陋,或与正餐非一厨也。

乘车往游沧浪亭,先从后巷买相机内存卡。沧浪亭殊胜,前后植竹千杆,日影扶疏,风过则瑟瑟响。逢一翁于园内写生,亦爱园成痴者也。可园实一书院耳,疏朗齐整,然少蕴藉,若忝列于园林,则无足道矣。

沧浪亭竹。

出可园,欲游文庙,方整修,遂至附近永裕记食蟹虾面,味极美。

复往游网师园。一西洋女子于园内拍照,绝色殊丽,著素衣,持白伞,回眸浅笑,荡人心魄,一睹几不能去。且行,犹眷眷思之,园中景致俱觉无意味矣。

搭车至鈕家巷,有二书店在焉,盘桓良久。路边见湖笔店,购大楷狼毫一株,小楷羊毫二株,赠吾兄也。

经平江客栈,已倒闭,因叹惋久之。

至平江茶社听评弹,琴师先唱枫桥夜泊、茉莉花二曲,复听钗头凤一曲,皆可赏。饮茶至三点,辞出。

往游耦园,三堂置中轴,东西各有园焉。诸园林并无床,耦园独有一床。诸园林楼台皆锁闭,禁人攀登,耦园二楼独有一茶室,曰双照楼。

耦园,双照楼茶室。

出耦园,路中随兴拍摄。一店横大锁,或已倒闭矣。门上贴一联曰:一切大欢喜,四时皆安闲,颇有韵致。一妪鹤发佝偻,拄杖过而嘲之:这么破,有什么好拍的?

于品芳茶社食晚餐,倚窗并坐,下临河水,柔橹波声时时而至,然味其菜品俱平平耳。大汤包用吸管啜汤,然汤少。莼菜肉丝汤入口柔爽,复思莼羹之美,或倍于此矣。狮子头又不逮吴门。

于吴缝天衣为妻购明制青裙青氅各一,大爱之。

七点半,返寓。

二十一日

七点半,起,天复雨。盥洗毕,下楼退房,行李即寄前台。

往游北寺塔。路旁遇朱鸿兴面馆,因入,堂内冷清无一人,老阿姨数辈各踞桌凳,笼手闲谈,进门亦无一起应。惟鲜肉小笼汤汁鲜甜,蟹粉面亦可。蟹粉满碟,入碗俱沉汤底,但见汤色深黄,片肉无所睹矣,难怪别做一碟呈客也。窗明几净,窗复临街,雨中车毂交通,行人持伞往来,亦一景也。

北寺塔在报恩寺内,宝塔恢弘,殿宇精严,花木扶疏,五色烂漫,行于廊道,一步一叹。城市间有此兰若,寒山寺实逊此多矣,而俗子不吝脚力,群而趋之,非诗人绝唱,那得如此?

北寺塔内看庭院。

既出,往观前街。于陆稿荐买酱肉、牛肉、羊羔各一割,归家与岳丈大人佐酒,当一乐也。复于黄天源买糕点,海棠糕最擅名。

鞋又湿,乃于 KFC 小憩。购今晚七点半去虹桥票。

复经肖家弄至平江路,弄口路牌云传东吴大将周瑜故宅在此。因复起兴购书,辗转抵鈕家巷,购苏州街巷物语及老照片集两本。出门,寻围巾不见,因记在肖家桥上以手机导航寻路,随手置桥栏上,急趋而往,犹在原处,一老翁坐憩其旁,见余得巾欢喜,亦霭然微笑。

今夜返深,计子夜二点方可抵家睡,乃议曰不逛街。觅一茶楼,临窗而坐,清流如镜,屋舍俨然,景色疏朗。一壶茶,一碟酱干,二客对坐,自足消磨永日。

三点半,下楼复行,至鹤园食晚餐,辣椒酱奇辣无比。糖粥尚可,鲜肉小笼不如朱鸿兴,全什拼盘则一般。犹觉未饱,复加圆松糕一份,亦可。

行至街尾,复买前日红糖姜茶一杯,回头视之,则店招为陈先生的肉肉,盖主营鸡爪羊蹄之类。

返酒店取行李,换袜,借电吹风烘鞋,并收拾箱包。辞出,打车至苏州站,时方五点四十。站前有城门灯光烂然,或是平门。

七点至虹桥,又打车至浦东机场,险误航班,遂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