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度拉魔石

每当埃森诺星球上的生灵仰望夜空,繁星满天,银河贯地,那种崇高的美感让他们发出由衷的赞美,但他们可能不会想到,因为所在的诺特星系的特殊结构,埃森诺的星空本应该比他们看到的要黯淡许多,他们头顶的璀璨光辉并非全部来自遥远太空的星辰,很多都只是诺特大气层里一种神秘的魔法物质在发亮而已。

传说远古之时,埃森诺星球所有的生灵都生活在海洋之中惟一的大陆上,这块原生大陆名为奥瑞。在奥瑞大陆的中心,最高的山峰奥麓恩巍然耸立,它的山顶永远笼罩在云雾之中,没有人知道云雾之上的奥麓恩还有多高,也从来没有凡人能越过云层抵达过奥麓恩的山顶,因为那里是众神的所在。

居住在奥麓恩圣山之巅的众神自称为瓦托里,他们掌握着大气层里神秘的魔法物质,并将它命名为度拉。有人说度拉即是瓦托里伟大力量的展示,也有人说瓦托里一族因为拥有度拉才变得如此强大。总之,神利用度拉创造了安度拉,一种具有强大力量的魔石。

神将魔石赐予自己忠诚的仆从们,令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成为凡人中的英雄和领袖。这些仆从们协助瓦托里,维护着整个奥瑞大陆的均衡。

但如同史诗所记载的那样,一系列的动乱和纷争打破了这种均衡,一些神的仆从对自己的天职和信仰产生了怀疑,他们迷惘,动摇,互相争斗,并最终背叛了神。

神话之战爆发了,由于对背叛者产生的原因和处置方式产生分歧,瓦托里也分化为两派,他们的仆从,亦即凡人之中的英雄和先知们也被卷入其中。天空降下火雨,大地震荡开裂,英雄战败身死,众神堕落成魔。他们所持有的魔石或被摧毁,或被夺取,或者如他们命运的灰烬一样,随风散落到奥瑞大陆分裂而成的各个大陆的各个角落里。极少数的魔石被保留下来,在之后的历史衍变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但更多的魔石不知所踪。

一直以来,魔石的传说在大陆的各个地区广泛流传,并且出现了众多不同的版本。大部分埃森诺人都相信,无论谁得到魔石,都可以用它实现自己的梦想。但也有很多人说得到魔石就得到了无可匹敌的力量,战无不胜;某些种族认为魔石神秘而邪恶,它渴求着灵魂和鲜血的献祭,并且给它的主人带来厄运与悲剧;暗影森林的生物们则对魔石虔诚顶礼,它被视为整个大自然的守护者;而在可怕的古代歌谣中,愤怒的女神亲手摧毁了一块魔石,爆炸的能量毁灭了整个城邦和山脉,永久地改变那个区域的地貌,只留下一片荒无人烟的戈壁。

在各种记录历史或怪谈物语的残篇断简里,也不断有人声称发现了失落的魔石,但没有人能证实那些石头具备传说中的魔力,它们除了形状怪异、色泽奇诡,并引起一时的议论以外,并没有实现那些持有者的任何愿望,也没有对他们的命运产生任何重大的影响。

但魔石的故事并没有减少或者消失,相反,伴随着每个时代英雄的出现和霸主的崛起,总会有一些传言,把他们的赫赫功绩和神秘的魔石联系在一起,不管他们有没有使用过镶嵌宝石的武器或者别的什么宝物。人们总是乐于把魔石加到他们的传奇故事里,否则就没办法解释他们令人震惊的强大力量从何而来。即便是现在,这种说法仍然广为流传,比如解放起源城堡的圣骑士之王萨尼,他手持巨剑赫尔布莱德所向披靡,有很多人说,赫尔布莱德剑柄上装饰的橙色宝石,就是一块从名为安代罗斯的恶魔手中夺取的安度拉魔石。

01.

“我可以告诉你,很多传说都是真的。”达克达斯特南门内的小酒馆中,一名醉醺醺的炼金术士正在高谈阔论。

“很多人找到了真正的安度拉魔石,但可惜的是,他们不知道激活魔石力量的方法,哈哈哈。”随着酒精的作用,这位炼金术士的情绪变得越来越亢奋了。

“那老兄你知不知道呀?”邻座一位大胡子酒客大着舌头问道。

“那肯定啦,我可是布里达斯地区大名鼎鼎的炼金术士戈登-费格呀。”炼金术士洋洋得意地说出了自己的大名。

“哦哦,久仰久仰。”大胡子嘴上恭维着,但他的表情分明告诉旁人,他对这个名字其实一无所知,但他对于魔石这种几乎家喻户晓但每个人又所知甚少的宝物仍然兴趣高涨。

“那么,伟大的炼金术士费格先生,魔石到底应该怎么激活呢?”

“哼,”费格端起大号啤酒杯,把杯中的黑麦精酿一饮而尽,抹了抹嘴角,他看了看吧台两侧,发现并没有其他酒客在旁,然后才沉声说道,“我当然知道怎么激活魔石,但这是个了不起的秘密 ,我可不想随便告诉别人。”

“哈哈哈,那当然啦,这么厉害的机密,我才不想第三个人知道。”

“说起来很简单,那就是强大的力量。”费格低声正色地说,“必须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才能激活魔石的力量。”

“什么?强大的力量?力量……激活力量?”听起来很绕口,大胡子捏着下巴,皱着眉头,迷惑不已。

“哼,果然是普通人,难以理解这些高深的知识呢。”看着他的样子,费格不由洋洋得意起来。

“伟大的费格先生,你再说一说吧,否则我是一点也不懂呀。”大胡子也不生气,反而恭维起炼金术士来了。

“那还是很久以前啦,大概四十多年前吧,当我还是一个学徒的时候,我在费尔特城里学习炼金术。”费格抬起下巴,盯着天花板,仿佛思绪已经回到了自己还是学徒的那个年代。

“有一天,我在导师的藏宝室里发现了一本破破烂烂的古书,那本古代炼金手册里面说,要激活魔石的力量,就必须具备强大的力量,”费格放下酒杯,两眼放光,“需要像众神一样强大的力量,才能激活魔石的力量。”

“哈哈哈哈,众神一样强大的力量。”大胡子摸着肚皮捶着酒桌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很大,连其他区域的客人都纷纷把目光投向吧台这边,他笑了好久,才稍微缓过来一些,“如果我有众神的力量,那我还要魔石干什么啊?”

“哼,书上就是这样记载的啊。”

“那么炼金老兄,就算我得到了魔石,并且也知道了这个绝对正确的方法,那又有什么用呢?”大胡子肆无忌惮地嘲讽起来。

费格脸红耳热,哑口无言,他现在心里肯定在后悔自己喝多了,竟然跟别人讨论这个话题。

02.

也许可怜的炼金术士并没有仔细考证过,他用来吹嘘的古书上的知识真实性如何。当然,这本由古代炼金术士撰写的手册上面,也不可能记载得十分赅备详尽,即便是人类当中最渊博的博学家,对于如何激活魔石的力量仍然是一知半解呢。但你去年高德昭的精灵长老们那里,仍然可以听到很多关于如何激活魔石的说法。

“是的,我所知的也是这样,要激活安度拉,必须具备众神之力。”翡翠之境的长者希尔薇娅说,她现在已经一千多岁了,虽然她的外表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个身材娇小但气质雍容的中年美妇人而已。

“所以理论上,除了接受众神的恩赐,凡人无法染指安度拉神石的力量。但我也曾经听说过,如果你的灵魂纯净无暇,并愿意向神献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那么就能得到神的回应,神会激活你所持有的安度拉,为你实现一个愿望。”

“是不是很神奇?虽然每个人都渴望得到女神的恩典,但可惜的是,神石本身就非常罕有,要同时拥有一块神石和一个高洁的灵魂,那样的人真的太少了。”

“我还听光明圣殿的使者萨兰哲尔说过,某个地区的恶魔进行过一种血腥邪恶的黑暗仪式,他们收集人类和精灵的鲜血与灵魂,盛满一个扭曲容器以后,也可以激活神石。”

“那真是我听说过的最邪恶的东西了。”希尔薇娅一直很平和的语气变得有一些颤抖,可能是愤怒,也可能是恐惧,似乎那些邪恶之物就藏身于此。

“去克鲁纳什戈壁吧,那里应该还能找到克鲁兰特遗民和遗迹,他们也许还保留着一些神石的记录。”

03.

在莱瑞亚大陆,各个国家的历史文献都曾留下记载,克鲁兰特曾经是东部大陆上经济和科技最发达的城邦,在很多地方国家还没有形成,部落还过着落后的游牧生活的时候,克鲁兰特的工匠们已经能够制造非常精密的机械了。但后来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个城邦,包括它西北部的昆仑山,在一夜之间就被夷为平地了。

这个事件在整个埃森诺大陆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光明圣殿的牧师就经常引用克鲁兰特的故事劝诫信徒。他们说,克鲁兰特人奢靡无度,醉生梦死,蔑视神灵,在昆仑山顶举行亵渎女神的典礼,终于被愤怒的女神降罪,女神从圣山奥麓恩之巅降下天火,整个城市都在一瞬间灰飞烟灭了。

现在,在荒凉的克鲁纳什戈壁地区,还生活着极少数克鲁兰特人的后裔。悲剧发生的时候,他们的祖先可能由于各种原因恰巧不在城内或远离了城市的周边区域,因此躲过了那一次浩劫。这些幸存者的后裔在戈壁边缘过着苦行僧一样的清苦生活,他们完全抛弃了曾经发达的科技以及由此带来的便利的生活方式,虔信众神,仅靠自己的双手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耕作劳动,即使收获再微薄也从不动摇。

“感谢巴托里,我们慈悲的神灵,愿巴托里的怜悯与我们永在。”

纳斯莱特赤着脚从麦田里走上岸来,他把自己破旧的衣服收拾整齐,放下锄头,拍了拍袖子和裤管上的泥土和灰尘,然后就在麦田边朝西方跪了下来,额头触地,虔诚地向奥麓恩众神感恩和祈祷。

“克鲁兰特人罪有应得。”纳斯莱特礼拜完毕,拾起锄头,站起身来,看着来访者。

他身材瘦削,衣衫褴褛,面容黝黑,两腮深陷,嘴巴也因为戈壁的干旱气候而皴裂了,但他的眼神却平和而坚定。

“每个人都应该对巴托里保持敬畏,无论是谁,如果他们妄图窃取神灵的力量,就必然会招致灭亡。”

“那你知道克鲁兰特人和魔石的事情吗?”

“魔…………石?”纳斯莱特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来访者能感觉到他的身体一阵颤抖。

“是的,安度拉魔石,纳斯莱特先生,你知道关于魔石的故事吗?”

“不,不,我不知道。”纳斯莱特用力摆头表示否认,他干裂的双唇抽搐着,喃喃自语道,“神赐予我们的恩典,亦即是神给予我们的考验,我们应当保持敬畏之心,不能因此傲慢自大。”

他突然跪倒在地,额头深埋在沙砾之中,开始祈祷起来:
“万能而慈悲的巴托里,请宽恕卑微可笑的克鲁兰特人吧。”

04.

尽管很友善,但纳斯莱特一家对魔石仍然缄口不谈。考古学家走遍了整个克鲁纳什戈壁地区,几乎拜访了所有的克鲁兰特后裔,但每个克鲁兰特人都和纳斯莱特一样,他们虔诚谦逊,甘于清贫,对待陌生的旅行者也乐于慷慨相助,唯独对魔石这个问题敬而远之,仿佛光把那两个字说出口就会冒犯神灵。

最后,根据一个坏脾气的克鲁兰特胖老头的指引,考古学家找到了一个叫古尔提裂谷的地方,据说悲剧发生以后,幸存的克鲁兰特人把那些可能引发女神之怒的物品都遗弃在这里,以此祈求瓦托里的怜悯和宽恕。

在长时间的挖掘和考证之后,考古学家在谷底找到很多残破散乱的文字记载,还有堆积如山的结构精巧但早已腐败锈蚀的机械部件。在读完考古团寄给莱瑞亚科技同盟最高科技委员的机密报告以后,我们把枯燥冗长的报告总结成以下这个相对简略的版本:

根据克鲁兰特的神话,克鲁兰特人的祖先名叫奥费莱恩,奥费莱恩是女神伊玛塔最忠诚最勇敢的仆人,在所有女神的追随者当中,惟有奥费莱恩最受女神的宠爱,他得到的安度拉神石也是所有仆人当中最大最亮的。在那场神与人的旷世大战中,奥费莱恩浴血奋战,所向无前,他战场上的英姿连战神也自愧不如。最终,女神战胜了她的反对者。作为奖赏,女神按照圣山奥麓恩的外观,在东方的莱瑞亚大陆升起一座巍峨雄伟的昆仑山,女神把昆仑山以及周边之地赐给了奥费莱恩,以及他的后裔克鲁兰特人。

我将赐你永久的恩庇,
勇猛的奥费莱恩之子,
直到昆仑山变成平地,
抑或莱瑞亚沉入海底。
引自克鲁兰特史诗,伊玛塔之誓

昆仑山中矿产丰饶,山下的平原土地肥沃,凭借神石的神奇力量,克鲁兰特城邦的科技水平迅速发展,远远领先于大陆的其他文明。他们的实力,连拉马草原上最凶暴善战的兽人部落也无法与之抗衡,据说很多悲怆动人的兽人民歌,就诞生在那段被克鲁兰特人压制而被迫到处迁徙的悲惨时期。

在享受了科技带来的巨大回报之后,克鲁兰特人对于神石的能量越来越痴迷,但是,一颗神石的影响范围是有限的,这种局限也越来越成为上层领袖急需解决的议题。他们野心勃勃,希望找到传说中散落在大陆各地的神石,创造一个疆域覆盖整个莱瑞亚的大陆霸权。

在一代代克鲁兰特精英的努力下,克鲁兰特探险家的足迹遍及大陆的每个角落,形状各异的失落神石一个又一个地被送到芒西克的各个学院和秘密研究室。他们的学者夜以继日地研究,终于找到判断魔石真伪的方法,并且破解了魔石的一部分奥秘,他们发现:

  1. 如果长期闲置,神石的活跃度会慢慢降低。那些被遗弃在埃森诺各处的魔石,在成千上万年的沉寂以后,当克鲁兰特探险家找到它们的时候,神石却早已进入休眠期。光从外观上看,休眠的神石和普通的球形宝石并没有太明显的区别。
  2. 若要激活休眠的神石,必须注入另外一股强大的力量。奥麓恩众神中,能激活神石的或许也只有伊玛塔女神和其他几个高阶瓦托里而已,但克鲁兰特的凡人和瓦托里相比,即便是他们之中最勇猛的战士和最强大的魔法师,也不过是卑微的蝼蚁罢了,所以他们的研究陷入了长期停滞束手无策的困境之中。

克鲁兰特昆仑历1388年,一位名叫纳克特伦斯的天才学者提议,是否可以用城邦现有的神石,去激活其他休眠状态的神石。这个方案一经提出,就引起了激烈的反对和争论,因为它的风险过于巨大,如果失败,不但此前寻找神石的努力全部白费,还可能把克鲁兰特累世经营的基业和成果毁于一旦,但除了这块神石,又到哪里去找另一股足以和众神匹敌的力量呢?整个克鲁兰特上层精英都陷入了这场争论之中。

最后,三年前才宣誓就任的执政官达尔萨比斯决意冒险一试。因为他知道,一旦成功,他创造的丰功伟绩必将永垂不朽,届时他的威望将平息目前的一切争论,也就能摆脱上任之初处处受人掣肘的窘迫局面了。昆仑历1390年,在达尔萨比斯的努力下,各方反对的声音渐渐平息,达成一致,执政官宣布,成立一个由纳克特伦斯领导、由克鲁兰特的精英学者、法师以及炼金术士组成的研究小组,在昆仑山顶建立秘密基地,研究和试验用现有的神石激活其他休眠神石的方法。

关于克鲁兰特的历史和魔石的记录,在昆仑历1392年之后几乎完全中断,只留下极少量的私人信件。那些信件里的零散记录显示,在秘密试验开展两年之后,发生了一场毁灭性的爆炸,然后就像所有埃森诺人熟知的那样,克鲁兰特这个城邦凭空消失了,高耸入云的昆仑山也被夷为平地,地图上从此多出了一片名叫克鲁纳什的巨大而荒凉的戈壁。

05.

“这真是一场可怕的悲剧。”

莱瑞亚科技同盟(以下简称 LTA 或同盟)最高科技委员会所在地,海曼特克城内的纳特广场。在听完考古团专家的报告以后,大家都纷纷开始议论起来了。

“蓝色的部件看到了吗?那可能是一个精密的安度拉能量驱动装置啊。”

“难以想象,如此发达的文明,竟然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但从好的方面去想,如果不是这样的意外事件,说不定现在整片大陆已经被克鲁兰特人征服了,我们的同盟也就不存在了啊,哈哈哈。”

“真奇怪啊,也才三百年年不到的事情,竟然没有一则可信的记载告诉我们是怎么回事?”

“那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也只能解释为神灵降怒了吧?”

“光明圣殿那些臭牧师的话,我一个字都不肯相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