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父亲已经离世十三年了。

上周一伯母去世,我请假回南昌奔丧,顺便也去了他的坟地,但我发现自己越来越难以想起他的模样。他的笑脸,他的怒容,他平日里的言谈举止,我努力去回想,种种模糊不清的面貌,最后都只能归结到他那张有些斑驳的遗像上。

继续阅读“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