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在公司的走道里碰到郭力,那个男人总是收紧了眉心,下意识地抬起胡子拉碴的下巴,眼神滞重而冷淡。倘若是初次见面的新人,大概会被这副倨傲的模样吓到。但我倒觉得,他刻意塑造的这个形象未免用力过猛,紧紧绷着,就怕一时放松泄了气,露出内里那个局促不安的小人儿。

有时候我不禁恶作剧地想象,三十多岁,这么一个韶华已逝却声势未张的男人,某天早上对着镜子,突然意识到自己发际线已经上移,小腹下垂,本当健美的鸡胸凸起,本该晨勃的小弟弟却萎靡。那一瞬间他会不会震惊不已,然后又惶恐万分?

继续阅读“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