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的回南天

每天吃完晚饭,锅碗瓢盆收拾干净,然后再玩会电脑。这天周五,诸事已毕,也溜到书房,刚坐下来,就发现桌面上湿漉漉一片,好像是从海边刚搬回来的一块舢板。当下便想:难道是夫人征用过我的电脑,还耍性子泼了杯水?随手扯了几张面巾纸,正擦拭着,上头又「啪嗒」掉下来一滴,仰头一看,不由惊得呆了:几十颗,几百颗,密密麻麻的小水珠,竟然缀满了整个天花板,中间还攒着几颗圆滚滚的饱满水球,仿佛一枚一枚准备随时投放的炸弹——我这才想起来,昨晚夫人还跟我说,回南天就要来了。

我还记得平生第一次经历回南天——当然,也还是在深圳——清早起来,出门,乘电梯,走廊上湿答答一片,水面一样,光可鉴人,墙壁上的水路肆意流泻,那印象异常深刻。从小一直生活在南方,南昌,上海,这两地每逢春夏之交也都挺潮湿的,但远没有如此直观而强烈的表现。天花板与墙壁不必说了,自家地板上走路也得小心,否则容易滑倒。洗手间整天干不下来,一进去就满是脏兮兮的脚印。还有阳台上洗好的衣服,无论挂几天,也总是晒不好。

继续阅读“深圳的回南天”

新年

Happy New Year!

新年的第一天,不甘寂寞的陶小婧又寻思着出门散心了。平日她就像一只匍匐在笼里的兔子,静如处子坚若磐石,连买菜觅食也都是能免则免。但只要我在家,只要我在家,一丝儿风吹草动都会让她躁动起来,一会要去这,一会要干那,想找个借口推一推,她都恨不得像兔子那样把家里的墙给掏出个洞来溜出去。

继续阅读“新年”

傲慢是罪,
嫉妒是罪,
愤怒是罪,
懒惰是罪,

贪婪是罪,
贪食是罪,
色欲是罪,
悲叹也是罪。

幼稚是罪,
宠溺是罪,
疯狂是罪,
不正常的都有罪。

平胸是罪,
矮小是罪,
软弱抱怨是罪,
连平凡都做不到,怎么可能没有罪?

若你畏罪脱走,
我必是慷慨的收容者,在黑夜的深巷里回应你的呼救。
若你罪无可赦,
我也愿持刀挺立,做一个残忍的刽子手。

若你可颠倒罪愆,众生倾慕,
我必匍匐跪拜,欣喜号哭;
若你受万人景仰,登基为王,
我愿骑马远遁,越过你的领国封疆。

你舔舐你伏罪的瘀伤,
我收拾我负气的张狂。
他们怜悯你的疲惫与憔悴,
我却更爱你历劫后的容光。

闲情与陈迹

这么多年以后,我依然能清晰地回想起和她第一次约会的那个下午,她穿着毛茸茸的粉色大氅,小小的个子挎着大大的包,跑动的时候左右甩动,活像一只笨拙而急切的小鸭子。彼时她的笑容烂漫得就像暖冬正午的阳光,那个少女曾经是那么肆无忌惮地放射着她的活力,以至于十一年后的今天我还能泛起感动的余波。

继续阅读“闲情与陈迹”

放不了手

某女人是个单纯善良,然而又有些笨和傻的家伙。某一天,在被我以某种荒唐的方式伤害之后,她很委屈但是又很认真滴站在我面前,对我讲:“某某某,虽然你老是欺负我,不过有人骂你的话,我会帮你骂他;有人打你的话,我会帮你打他;有人拿车撞你的话,我也会帮你撞死他。我对你这么好,你可千万不能辜负我。”我并不是个非常文艺的男人,反之还有点没心没肺的,对于这种肥皂剧里才会出现的肉麻中带点幼稚的台词,本该嗤之以鼻才对。只不过因为是从某女人嘴里说出来的,就让我觉得这每一个字都是真的,是我不能怀疑也不能取笑的,是需要我的全心全力去接受的。

继续阅读“放不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