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诗

空气谧且寒,阒黑笼微光。线缆缠群蛇,竞逐来何方?锈蚀电路板,漫灭流赭浆。沉响溺秋水,银屏病疸黄。残像忽一瞥,颗粒倏奔亡。

支离求素心,扰攘脑波长。脉冲杂噪点,其形安可详?忽锐而忽钝,桀桀声徊徨。譬如电视机,投置磁力场。光栅正沸溃,残影转空茫。

疑有全知者,闲坐监控房。森森万玉镜,历历垂幽芒。碌碌劳世人,悠然啜茶汤。慢镜头回放,喷笑湿衣裳。

记梦

如静默底片,中夜置暗房。与肉身抽离,寂黑中溺亡。世界之底噪,万籁各潜藏。电流音嗞嘶,神经元奔忙。诸相影交驰,银盐纷曝光。形与色瓦解,噪点恣滂洋。倘有记录者,拼接何荒唐。闪烁轮廓线,欲窥或已忘。真空中歌唱,涂抹聋与盲。似灵魂远涉,睹众神迷狂。毛孔悉战栗,顶礼怀怖惶。恶意忽尖笑,肢体其冰凉。空调机嗡鸣,鼻息趋安详。持意识残像,拾之终渺茫。

儿时大雨

犹记小儿时,其夏龙卷风骤至,庭中双梧桐树,亭亭数丈,一时并为摧折。季父奉吾祖居水圳边,大水漫灌,一屋皆满。檐外雨下如注,雷响訇隆,虽数步之间交语不复可闻。予与兄弟三四人,大者不满十,小者可三四岁,短绔赤足,立堂内水中,深可半膝。各持盆甕当门,泼水相呼,其乐竟胜于平日嬉游甚矣。

今乃遽尔三十年,予兄弟皆长大分散,叔家旧屋亦易为华堂矣,而当日雀跃欢腾之状犹在目前。盖儿童烂漫,不省其险,但觉平生未尝见雨势如此者,踊之蹈之,如得至乐。

自顾中年黯黯,哀乐相寻,此境不复可得。惟家中小儿七岁,痴而慧,黠而顽,其不驯有过于此者。吾常嗔之斥之,追怀往事,忽释然而笑。

304号室、白死の桜

樱花发三月,烂漫绮窗前。
悠悠复悠悠,妙舞何翩跹。

万物自新故,吾意堕幽玄。
君名与君字,磨灭事茫然。
如何执我手,与我强追牵。
殷勤不忍舍,泪下如流泉。
含情共谁看,凝恨若为宣。
薰香犹在袖,芳菲又满肩。

此间竟何许,司命或中捐。
飘飖逐春风,荡漾随飞烟。
飞飞入窗纱,白壁虚素轩。
之子正卧病,茹痛苦淹延。
弱质难长持,朱颜无久妍。
死去何所归,念子贞且贤。
白骨化为灰,春泥沃野田。
樱树当吾窗,樱花覆我眠。

花瓣落手掌,余温掌心传。
病室三〇四,静默之灵渊。
君去不复忘,君去不复还。
临风一挽手,樱花空回旋。

春风吹樱花,妙舞何翩翩。
翩翩复悠悠,樱花正可怜。

原曲:http://music.163.com/#/song?id=22806187

闲得卵痛的抄表员杨大根

今日我要讲的后生,叫做杨大根,说后生也都三十多岁了。小时间里就死了爸爸,娘又是个不落屋的郎当货。他就这样从小没人管没人教,读书又操不进去,反倒是学堂里三打两日见不到人,老师都晓得他屋里没家长的,时间一长,也都懒得去管他。这样子稀里糊涂,书哪里读得成呢?

继续阅读“闲得卵痛的抄表员杨大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