亱坐

高齋冥寂坐孤僧,遙亱蒼茫守一燈。驟雨疾風有時止,賓鴻旅雁無休征。今吾故我行奚是,來日中年味可憎。便使逝川遮不住,不辭流水结玄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