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丁亥戊子存稿

與巧
幾時不相見,行看又一春。年年三月雨,知我負君深。

二月二十八日夜聚八樓眾屬無過賦詩三得其二書此催之
碧草鳴蟲緩,翠樓春夜閑。微吟對微雨,二月三月間。

碧波路雨中口占
漠漠空街舞,盈盈畫傘愁。一自東風別,難如二月柔。

二絕句
予早晚乘地鐵出入,每得斷句,輒記之於手機。今乃足成二絕。
萬人如海茫然立,百念成灰久自囚。被髮狂歌便歸去,亦應無地著扁舟。

甚矣年來衰朽態,齒牙搖動發飄蕭。獨憐此日清華減,才命相妨讖易消。

復改成一首
坐看一歲去堂堂,兩鬂蕭疏亦自傷。此日清華應減盡,從今與命不相妨。

海桐街口占
運甓殷勤意未闌,單衣立看市燈繁。平生枉自矜肝膽,驟覺春風生晚寒。

早起懷王剛王時北上求職未有消息
東風何事遣春寒,天末孤鴻恐未安。此日窗前忽相憶,琉璃微泫曉霜繁。

車中又作
還家行色苦匆匆,一歲應憐一度逢。復恐蹉跎致人老,一生能共幾東風。余自甲申歲出南昌,每歲止春節還家一晤矣。

縱酒狂歌記昔遊,輕豪憐汝故無儔。平生笑我為詩累,敢寫春寒寄別愁。

病中
小坐疏窗怯嫩涼,欲垂羅幕惜初陽。人前莫道傷春早,已為東風病一場。

邀人打牌
病裏呼盧興欲狂,前宵秉燭味猶長。黃金萬兩真何益,隨我屏前鬥一場。

打牌又作
何妨此地鬥清狂,豈欲其中較短長。最是清宵難自遣,且就迷局作歡場。

子言小眉聚而打牌吾不能預書此示之
擲帽驕人昨亦狂,入春清晝恨偏長。登臨莫作窮途哭,廣武當年舊戰場。

呈落花兄並謝其罪
春事凋零看欲空,況是愁雨復愁風。夢中恍惚為青帝,鎖住西園一樹紅。

擬呈
乘桴滄海未稍安,探手深憐死水寒。皎皎逢君君似月,一時相照湧微瀾。

絕句
別後飄蓬忽四年,能知天命七年前:縱橫刀劍平生志,落拓詩書此世緣。

淡墨猶存一紙黃,為誰深惜少年狂。當時告我尋常語,每到傷心細思量。告予囊中常夾一紙,已泛黃矣。曰縱橫刀劍平生志,落拓詩書此世緣,署庚辰虛白字,此予當時手書相贈,今乃遽爾七年。

惘然今亦似臨歧,但惜無人致一辭。珍重初心藏片羽,已然相失別家時。高三在理科,文科班老師詢以轉班事,予故負氣而未決,君因以書相勉。事雖不果,此書猶藏之。甲申共女友離昌抵滬,留此書於故居,後竟不知所在。

赧耳低頭語囁嚅,猶能記與子逢初。百年心事如看淡,重寫當年未寄書。

輾轉人間已有妻,攜看笑約倘逢時。故人醉後偶狂語,不似多愁愛斂眉。告之有女友三年矣,則笑曰異日相逢,當攜與看之。竟不似,竟不似,此周大酒後之言也。

別後孤蹤豈不知,臨屏欲語意難持。於今海角茫然立,默看東風淡淡吹。

碧波路植櫻花數株不一旬已落將盡矣
蕭蕭幾樹夕陽邊,陌路相看一泫然。合與東風共零落,此生何意乞人憐。

七月初八雲衣索詩為賦
此日金風玉露收,人間脈脈剩寒秋。深情獨有支機石,為守星河夜夜流。

過陸家嘴
環峙高樓聳暮陰,倏然經過一車喑。如看大地張芒刺,忽覺蒼天隱痛深。

記三月十一日夜與巧語
與子幽居各一城,語餘清夢入三更。辭哀易感詩為讖,骨立真憐意未平。客裏襟懷空俯仰,人前語笑漸逢迎。當時一瓣梅花雪,守到東風樹樹青。

春夕
吹盡東風欲奈何,漸成層碧怯紅多。浮天花氣迷春夢,並指哀弦破睡魔。過午思睡,則以壯聲激之。南陌歸塵仍索漠,江頭老柳奈婆娑。催歸莫恨斜陽促,笑爾勞生懵懂過。

夜坐
高齋冥寂坐孤僧,遙夜蒼茫守一燈。驟雨疾風有時止,賓鴻旅雁無休征。今吾故我行奚是,來日中年味可憎。便使逝川遮不住,不辭流水结玄冰。

壽風波惡
風二君以今日誕辰,命僕為詩。僕辭以久疏此道,所出恐陋。君笑曰:我固未嫌也。因賦風波惡各一韻為壽。
經年自竄海門東,脫手芳菲一夢空。無復臨歧孤往意,有時被酒萬夫雄。未嫌陋質容兄事,卻笑論詩各語窮。暮節亦增中歲感,不妨惆悵立霜風。

中年蕭瑟意如何?此味於今識漸多。萬慮壓身疑夢魘,一斑窺世欲風魔。持家立業大不易,止酒歸妻良已苛。忽夢少時行樂地,悔將花事委流波。

每憶千金矜一諾,此恩難報況瓠落。草成新賦雖堪羞,寄與故人毋嫌惡。別後清懷各自增,甑中無米向誰索?他年孤棹事南征,散髮登堂請杯杓。僕初至滬時,生計潦落,簞瓢為空。乃厚顏索米於君,君立以千金援之,此恩未敢或忘也。

風二見酬即用原韻答之
少年豪興問如何?絕似滄江月弄波。江上洄瀾空激蕩,波心皓魄自磨跎。鴻歸木落歲將逝,夜迥樓危光更多。儻對嬋娟共心契,莫辭風露發高歌。

歲暮霜風欲奈何,無為摧拆更隨波。脫韁逸足將焉適,負重遐征各自跎。人生如負重致遠,此德川家康之言也。新夢漸疑靈境閟,壯懷尤悔擲虛多。摩肩擊轂瑤城路,小立樓陰獨詠歌。

別來乍見亦云何,堪笑依然醉淥波。某夜聚于異人之十二樓,君後至,醉且婆娑矣。忽見僕,乃排眾相謂曰:“子尚在此世邪?甚好。”吾父歸天纔五十,此生彈指半蹉跎。先父享壽五十二,僕明年亦二十五矣。慣經喪亂哀娛淡,己卯岁,吾伯以腹疾死。越明年,祖母卒。又越明年,吾父亦以腹疾死。丙戌,吾祖復棄世,不孝方羈旅春申,竟不得趨歸而送之。去歲六月,外祖亦捐館。十年間,長輩所親愛者零落殆盡矣。無益昇平感愧多。握手盤桓更相惜,肯當歧路作悲歌。

感懷
少年一何狂,萬事輕毫芒。蕩蕩臨歧路,四野皆茫茫。去就雖渺漠,意態正飛揚。下不惜故土,上不憐高堂。登車慨然嘯,結髮辭斯鄉。中懷抱奇志,東望淩滄江。豈意維孤旅,竟乃似窮航。一歲困甬城,飛雪聽敲窗。不寐纏重衾,寒射肌膚涼。二年客春申,蹶跌數倉皇。窮愁累家室,接濟愧周行。形容苦憔悴,氣格鬱凋傷。出門頻搔首,鬢髮紛飄颺。平生獨何事,歎息沸肝腸。行豈虧於德?自省惟矜剛。才止中人姿,與命弗相妨。天道苟如此,人意實難量。兀然坐孤館,城市籠微光。車聲流不息,耿耿春夜長。

呈阿紫
負氣則近狂,此理非不悟。中夜制心魔,敢求尊者恕?

周旋將四載,行亦偶乖違。此心實癡絕,知者應勿疑。

昔我離群日,歸夢每逡巡。盟鷗幸不棄,微衷益自珍。會當攜一醉,高吟動好春。

感衰
甚矣吾之衰,持之足可哀。皆言命可畏,善趨無咎災。平生負奇氣,戮力逞微才。榆枋易決搶,溟海故摧頹。臨歧一返顧,萬念揚飛灰。來者將曷追,往者不可迴。默感君子言,紛紜立晚梅。

困哉時相謔:汝衰一何甚。初聞賽不平,再省絕如讖。薄海生淳風,餘寒發春蔭。萬物猶深蟄,百恨入幽吟。秉燭耽呼盧,病酒戀恣飲。持此遣吾生,譬如渴求鴆。天命誠難猜,塵想遂可寝。殘夢起遙夜,流光蕩孤枕。

天臺謂我詩,每自感衰颯。芳菲當青春,蕪然暮氣雜。念之真可傷,愧且不能答。三年客春申,意靡貌邋遢。中心既沉淪,下筆空馺遝。捫膺仰嘆息,玄雲正四合。苟得潤枯槁,時雨聲趿趿。苟得驚蟄伏,新雷光霅霅。

少年
少年意落落,負笈在邑庠。晝寢等朽木,夜游如饿狼。屢遭師長罵,每致爺娘傷。所之不自已,所求不自量。城市張華幕,悄然側其旁。路人偶睥睨,幽獨如鬼殤。萬籟且俱寂,一身欲焉藏。行行時反顧,去去復彷徨。星霜遽五更,此心猶茫茫。地鐵奔流電,街燈持微芒。言在還家路,春深夕風涼。惟影躡其踵,步履聲逄逄。如出烏有境,欲歸無何鄉。

十二月八日夜不寐
相從將五載,生計良亦苦。往來雜風霜,奔走間甬滬。今年事稍定,寒餓免幾庶。辛苦亦云何,命性殆天賦。弱質勉操持,居家稱勤淑。菟絲托寸根,女蘿焉可附。偶然異趨求,率爾生牴牾。面呵誠已暴,冷對亦深辱。好勝能強詞,吞聲已背哭。匪石不可移,汝痴真自誤。此情有生滅,分合豈殊路。分既入輪迴,合亦葬墳墓。竄身避海隅,斯理實先悟。所哀志不堅,破繭還自縛。裂鏡惜重圓,捫膺忍再負?一心雖有別,百歲希共處。遇事但姑息,掩抑藏其怒。匱土累高丘,微瀾集廣藪。睚眥久鬱積,肝膽盡含毒。精魄既潛蝕,夢魂復遠阻。中夜相交煎,錐心一何酷。昨得故園書,多病報慈母。母老何所憂?子未立門戶。事親傷遠遊,抱孫畏敦促。失怙仍不孝,飲泣淚如雨。子遊復何為?行吟滯江渚。鬢侵歇浦潮,衣涴春申土。淄衣未足論,素志恐被污。萬類正酣眠,孤悶更誰吐?寒衾頻反側,疏窗忽已曙。披衣望朝暉,層城蕩曉霧。神思墮渺莽,顧汝夢方熟。

歲暮
歲暮悲回風,芳菲跡如掃。徘徊倚庭樹,搖落潛相悼。籬棘委荒薉,流波逐幽渺。生託連理枝,別作無根草。之子何苦辛,追從不可撓。執手與我言,欲與我偕老。呴濡逾五秋,朱顏見枯槁。猶恐一朝變,倉皇棄中道。顧我冥且頑,感此淚淋潦。愧我拙生計,奔趋徒踸踔。何殊树杪葉,衔霜不自保。物候警碧雞,時命仰玄昊。佳節闃然值,虔心默為禱:何當致豐豫,使子夢安好。绕膝嬉兒女,撫顛笑翁媼。百年零落際,歸於子懷抱。

采桑子 地鐵記事
車輪輾破天風湧,疾電流光,暗裏微茫,隔座時聞一縷香。    輕歌自短愁深結,還續歌長,驀地魂傷,煢煢孤影觸昏窗。

玉樓春 觀海
人間暮氣灰成霧,海上寒濤聽正苦。獨愁望眼怯驚飆,時見孤帆來遠渡。    胸中萬緒茫難吐,仰嘯狂歌恣喜怒。此心真似腳邊潮,漫拍長堤無去處。

臨江仙 H君生日
夢里飛光太迅,夢餘秋館深寒。芳菲和夢各凋殘。冥鴻翔嶺外,衰柳帶江干。    衹此逡巡筆下,還如邂逅樓邊。怕將幽思結狂言。臨封刪別語,但祝此朝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