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里飛光太迅,夢餘秋館深寒。芳菲和夢各凋殘。冥鴻翔嶺外,衰柳帶江干。

衹此逡巡筆下,還如邂逅樓邊。怕將幽思結狂言。臨封刪別語,但祝此朝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