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二見酬即用原韻答之

少年豪興問如何?絕似滄江月弄波。江上洄瀾空激蕩,波心皓魄自磨跎。鴻歸木落歲將逝,夜迥樓危光更多。儻對嬋娟共心契,莫辭風露發高歌。

歲暮霜風欲奈何,無為摧拆更隨波。脫韁逸足將焉適,負重遐征各自跎。人生如負重致遠,此德川家康之言也。新夢漸疑靈境閟,壯懷尤悔擲虛多。摩肩擊轂瑤城路,小立樓陰獨詠歌。

別來乍見亦云何,堪笑依然醉淥波。某夜聚于異人之十二樓,君後至,醉且婆娑矣。忽見僕,乃排眾相謂曰:“子尚在此世邪?甚好。”吾父歸天纔五十,此生彈指半蹉跎。先父享壽五十二,僕明年亦二十五矣。慣經喪亂哀娛淡,無益昇平感愧多。己卯岁,吾伯以腹疾死。越明年,祖母卒。又越明年,吾父亦以腹疾死。丙戌,吾祖復棄世,不孝方羈旅春申,竟不得趨歸而送之。去歲六月,外祖亦捐館。十年間,長輩所親愛者零落殆盡矣。握手盤桓更相惜,肯當歧路作悲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