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身边绝不可能藏着什么可怕的变态杀手

1.

恐惧,此刻充溢着米克面部的每一个毛孔。

他的下唇正剧烈颤抖,连鼻翼都一齐震动着,
他的表情都扭曲了,冷汗从额头顺着鼻梁两侧直流而下,浸湿了下巴周围精心修剪的胡须。

巨大的黑洞洞的枪口正指向他的眉心。

——幕落,枪响,
——主题曲响起,片名出现。

——主题曲继续
一阵嗡嗡嗡嗡的响声渐渐响起,一个金色的圆形扫地机器人出现在玄关附近的地板上,
镜头随着扫地机器人的运行轨迹,缓慢地扫过公寓内部:

玄关正对面是个小小的厨房,右转是餐厅,餐厅中间摆着一张椭圆形的黑色餐桌,
餐桌上放在几瓶洋酒,两个酒杯,还有个6英寸左右的小蛋糕,蛋糕上面用奶油写了一段甜蜜的花体英文:
“Forever Love – Miker & Jacky”,
餐桌对面的电视机上,正播放着嘎巴影帝夏志海代言的“这酸爽,还有谁”飞机杯广告。
一个长款钱夹掉在卧室门口,几个硬币散落在旁,夹层内有张男女合照,两个人俏皮的姿态与笑容,看上去非常幸福。

床头柜上摆着一个极简风格的原木小闹钟,黑色的时针恰好指向晚上九点,
闹钟后面堆放着几个精致小巧的礼盒,从礼盒的颜色和包装风格推断,这些礼物应该来自不同的女性,
礼盒下面压着一个蓝紫色的长方形盒子,主人似乎并不想让它过于招摇,
但露出来的那一小部分已经能够认出来,那正是嘎巴影帝代言的近期爆款产品:至嗨酸爽飞机杯。

米克面朝下倒在床上,他的背后插着一支水果刀,尚未凝固的鲜血染红了他的白衬衫,
若把镜头拉近,还能看到白衬衫领口一个浅浅的玫红唇印,
床边不远处,手机还在手边嘟嘟作响,屏幕上显示着来电者的姓名:高台铭,
地板上散落着一沓A4纸,封面页写着“踢鸡大创意 —— 2017年度重点项目企划书”,底部署名米克 & 王小波。

外面偶尔传来汽车驶过时的喇叭声和引擎加速的轰鸣声,却让这夜晚显得更加荒芜寂静,
阳台上的亚麻布浅色窗纱随着晚风轻轻摆动,
这沉寂的公寓里,只有嗡嗡嗡的扫地机器人依然在不知疲倦地运行。

2.

夜幕,城市。
酒吧,音乐,灯光。
玻璃杯碰撞叮当交响,琥珀色的液体闪烁摇晃,
场内的男女嬉笑着,或醒,或醉,或已沉酣,旖旎光影正荡漾。

这是一场华丽盛大的派对。

米克又一次成为全场女性的焦点,就好像往常的每一场派对一样,
他的神采风度即便是男人也难以抵挡,你说不可能不可能,但你可以看看Jacky Su神魂颠倒的模样,
他的表情早已呆滞,但两眼却闪着奇异的光芒。

“米克有什么帅的,我就不懂为什么有那么多女生喜欢他?”
——镜头往外拉,两个男人的背影出现在入口处的吧台前。

米克的同事高台铭,正悻悻地跟身边的同事抱怨着。
“就是,我觉得高总你比他帅多了。”
“那倒没有,”面对恭维,高台铭意外地沉着冷静。

“但摸着良心来讲,至少我也能跟他半斤八两。”
高台铭摸了摸自己的鬓发,自信的光辉在每一根头发的发梢闪耀着。

——镜头转到正面,给了他一个脸部特写。

“那还不是?他半斤,你八两。”
高台铭的同事谀词滚滚,马屁如潮。

“哼,还好,哪里有出类拔萃的型男,哪里就有超凡脱俗的美女。”
“哪里有美女?”
“那边啊,看到没?”

顺着高台铭手指的方向,只见酒吧另一侧的角落里,一位女士并腿端坐,脚边的圆几上摆着一杯鸡尾酒,
她偶尔会观察一下米克那边的热闹景象,然后皱皱眉。

“瞧这个妹子,优雅,冷艳,知性,她跟米克身边那些肤浅的女人完全不一样。你等着,我去跟她聊一聊。”
高台铭整了整自己的领结,抖了抖肩,端着酒杯走向那个女生。

俯身,抬手,面带笑容,高台铭展示着自己的百分百绅士风度:
“Good night, my lady.”
那个女生抬头看了眼高台铭,点头微微一笑,“Hi~”

“My name is 高台铭,目前在公司任职副部长。”
“你好,我是阿飞。”

“很多同事都觉得我马上就能换个Title,变成高部长。”高台铭得意地补充道。
阿飞看了一眼米克那边,笑了起来:
“看起来,您的同事也希望我能马上换个Title,变成米克的前女友。”

“哦呵呵……原来是嫂夫人,失敬失敬。”
高台铭的面部温度陡然上升。

“今天来,玩得可还尽兴?”
“挺好玩的,你们的聚会。”阿飞称赞道。
“喜欢就好。啊,那边有同事在招呼我,不好意思嫂夫人,我先去一下。”
高台铭站着聊了两句,打个招呼匆匆走开了。

“好的,您请便。”阿飞自始至终非常客气。

大概没想好怎么跟自己的同事解释,高台铭没有原路返回,而是换了个方向,迎面正撞见同公司的长腿美女梁志玲。
“嘿,这么巧啊志玲妹子,有空不?一起喝几杯?”

梁志玲抬起下巴,眼神朝下看着高台铭,似笑非笑道:“如果你姓郭,说不定我会考虑考虑,嘻嘻。”
一张照片插在他的西服口袋里,只留下梁志玲银铃般的笑声和没来得及反应的高台铭。

高台铭呆愣愣拿出照片,一脸不悦地盯着她的背影,
只见梁志玲径直走向米克,在他旁边坐下,两人马上便聊起来,气氛融洽。

高台铭转过身,看了看那张照片,竟然是和自己同名的台湾首富郭台铭,啐了一口,把它扔在一边。
“姓郭就了不起?”
他仰头把杯中酒一饮而尽,一股辛辣凛冽的酒精涌进他的喉咙,仿佛要在他的体内燃起火焰。

高台铭一走开,Jacky Su就在阿飞的身边一屁股坐了下来,
他瞟了一眼谈笑中的米克和梁志玲,恨恨地说道:“真是可恶的女人。”
“又怎么啦,小苏。”阿飞笑着跟Jacky打招呼。
“阿飞姐你看到没?那个女人就是我们公司人人敬而远之的大——哔——梁志玲,就喜欢勾引别人的男朋友和老公。”
阿飞笑了笑,不置可否:“别背后说别人坏话呢。就算我不知道她是个怎样的女人,但我知道米克是个怎样的男人嘛。”
“就是就是,米克是个好男人,好男人才不会上坏女人的当。”
Jacky Su连声附和。

“那你就错了,好男人才更容易上坏女人的当。”
阿飞拿起酒杯,轻轻啜了一口杯中的酒。

梁志玲满面春风,和Jacky Su擦肩而过。
Jacky Su低声骂道:“臭不要脸的狐狸精。
梁志玲并不回头,只是轻蔑地丢下一句:“娘娘腔永远赢不了真正的女人”。

在没人注意的角落里,王小波直勾勾地盯着步履摇曳生姿的梁志玲。

聚会散去,王小波一个人失落地走出了酒吧街,
晚风有点凉,他拉上外套的拉链,抱紧了双肩,打算找一辆空载的出租车。
不经意间,他发现米克那辆白色的奥迪A5就停在马路对面,
米克和阿飞都还没上车,两个人正在激烈争执着什么,然后阿飞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之后便不再理会米克,
几分钟后,一辆车停在了奥迪A5后面,阿飞上车扬长而去,米克站在原地愣了半天。

王小波的嘴角扬起微妙的笑意。

3.

“啊,真的?”
“肯定是真的,我听Mary亲口说的,她说前几天米克和他女朋友分手了。”
晚上八点多,两个准备下班回家的女生正在过道内窃窃私语。

“那你不是有机会了?”
“别装了你,偷偷喜欢米克的是你吧?”
“呸,放你的屁!嘘————别乱讲啊你,米克还在呢。”
两个女生说着说着,突然压低了声音。

只见过道旁米克座位的台灯还亮着,米克正埋头工作,他的手边还堆着好几个外卖盒。

那两个女生路过他的座位,一起向他招手:“米克,还不走啊?”
米克抬头示意,用略显疲惫的声音回道:“我再忙一会。”
女生们说了声拜拜,突然便嘻嘻哈哈笑起来,一前一后互相追赶着逃走了。

米克的视线回转到屏幕,这几天他忙着部门的年度企划方案,都快废寝忘食了,
————嘀嘀嘀,右下角的QQ图标闪了几下,聊天窗口弹出阿飞的消息:
“我的东西下午都搬走了。”
米克看着屏幕,一时竟呆住了。
阿飞的下一条消息马上又发了过来,
“你不必再来找我,我们就这样结束吧。”
“再见。”

当阿飞头像变灰的瞬间,米克注意到她的QQ签名也已经改过了,那是一句纳兰容若的决绝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那一刻米克已明了,这头像灰了以后,从此就封存在自己的好友列表里,永远看不到它再亮。以前的种种甜言蜜语,山盟海誓,娇嗔戏谑,悲欢离合,一齐涌上心头,乃至眼前的QQ聊天窗口内,那几百页聊天记录的平平淡淡,点点滴滴,全都化作亦真亦幻的漫长故事,一句再见,便是这故事嘎然终结的句点。

与她的故事,就此完结,而自己的一部分,一刹那已死去。

他喃喃反复念着,人生若只如初见……
每一个字,都像是一个大铁球在他胸口重重地撞了一下,他万分痛苦地抱起了自己的头。

过了许久,他终于稍微振作了一点。
米克用双手搓了搓脸,抬头喊道:“小波,新的方案改得怎么样了?”
没有人回答,他在想王小波是不是已经走了,只好站起来,对着那边的座位喊道:“小波?”

只见震荡着的隔板突然停了下来,王小波慌慌张张地从自己的卡位里伸出了头,
此时办公室里并没有第三个人在,一阵清脆的拉链声从他下半身传了出来————呲啦。

“你在干嘛?”
米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但他的判断毫无疑问是正确的。

“我……我……”
王小波面红耳赤张目结舌,半天答不上来。

4.

“我还以为早就没人了……”
深夜的办公室,王小波的座位仍在高频率地微微震动。

“其实我经常在公司……跟在家里完全不一样,那种感觉很特别。怎么说呢?反正只要体验过一次,你就会忍不住再试一次。然后你会想着,再试一次吧,再试一次,最后一次……然后你会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它了。”
王小波长舒了一口气,飞快地扯了几张纸巾,纸巾又很快变成了纸团。

“我老是加班加到很晚,那个点办公室里早没人了,我每次都收拾得很干净,所以……
不,可能还有一个人,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发现了我的秘密。”
王小波把纸团小心翼翼地全部抓起来,走到不远处的垃圾桶边,丢了进去。

“小王,又加班啊?”
王小波闻声吓了一跳,赶紧缩回手,转头看去,一张憨厚老实的笑脸出现在自己身后。那人拿着一套扫帚和撮箕,看打扮应该是物业公司的清洁工人。
王小波满脸通红,也不知道该怎么搭理他,只好支支吾吾地说了声:“是啊。”
便擦了擦手回到自己的座位,然后装模作样继续工作。

“年轻人就是拼呐。”
“不过也要注意身体啊。”
“要是每个人都像王先生你这么周全就好啦。”
那清洁工一笑就咧开嘴,他的牙齿特别白特别亮。

尽管他满脸笑意友善热情,但王小波每次看到这个清洁工,就觉得他友善过了火,热情过了头,出现的时机还总是不尴不尬的。王小波浑身不自在,就好像鸡皮疙瘩都要起到大脑皮层上去了。

当然,那也并没有比现在的状况更尴尬,在米克伤心欲绝抱头悔恨的时候,王小波误以为他已经走了。
“企划案改好了没?”米克并没有,当然也不会说破如此尴尬的一幕,但他的语气告诉了王小波他此列的情绪有多恶劣,不管那种情绪是因为失望、厌恶、震惊还是愤怒,也许连此前的伤心、悔恨也一齐包含在内。

5.

——总监办公室
王小波坐在椅子上,搓着手,一言不发。

“这么重要的项目,怎么可能给他那样的人做?”
高台铭指着王小波,满脸不屑的质问着。
“做项目还得看人?你有看过这份企划书吗?这份企划书写得很有创意啊。”
米克拿着王小波写的年度项目企划书,据理力争。

“总之,这件事必须找一个可靠的骨干员工来做,像他那样的废柴,我绝对不会同意!”
“不要戴有色眼镜看人,而且你现在的态度,我怎么觉得不像是就事论事,反而像故意搞事?”
“我就搞事怎么了?我就是看不起他怎么了?”
米克和高台铭针锋相对,越说越激动,两人差点就拳脚相加了。

“好了好了,”

一直对着油画板涂涂抹抹的Lava转过身来,“这件事你们先别吵了。”
“不管怎么样,企划书必须按时交上来,至于谁来负责,”Lava看了看办公室里的三个人,
“你们这两天先讨论一下,意见统一了再来向我汇报。”

“好!”
米克和高台铭互相瞪了一眼,点头称是。

王小波在后面跟着站了起来,他攥紧了自己的拳头,不发一言。

6.

高台铭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满地都是纸团。
高台铭把企划书摔在桌面上,气冲冲地坐了下来,
他把企划书拿起来看了一眼,刚想打开,这时他看到上面的署名,又狠狠地把它扔了出去。
“一个是渣男!一个是废物!”他歇斯底里地喊道。
A4纸飞了一地。

这时清洁工来敲门:“高总,有你的快递。”
高台铭起身收过快递,
清洁工看了下乱七八糟的办公室,殷勤地问道:“高总,要我收拾一下吗?”

“不用了,你出去吧。”
高台铭小心翼翼关上门,把快递包裹放在桌上,
他兴奋地撕开纸盒,里面露出一把黑黝黝的手枪。

7.

事后,米克找王小波在咖啡店谈心,
“小波,你放心,这个项目我一定会努力争取,千万别气馁。”
米克放下咖啡杯,语重心长的说:
“但你呀,一定要集中心思在工作上,振作起来,为部门,为自己,一定要争口气。”
“知道吗?”
米克盯着王小波的眼睛,毫无疑问,他不希望得到肯定之外的其他任何回答。

“呃……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努力的。”王小波低着头,两手搓着大腿上的裤子。

“哎哟,米克,你真的在这里啊。”
王小波抬头一看,只见梁志玲身姿袅娜地出现在了米克的身后。

“哇,你怎么找到这里的啊?”米克转过头,笑盈盈地看着梁志玲。
“哼,你别管,总之今天你一定得陪陪我。”梁志玲摇着米克的肩开始撒娇。
“没看到我正在和小波谈工作吗?要不你晚上来我家?”
米克抓起她一只手,眨了下眼睛。

“真的哦?你可不能再放我鸽子了。”
梁志玲娇嗔了一声,抬头向王小波摆了摆手:“小波拜拜”
然后款款转身离开。

“志玲姐再见。”
王小波眼睛一直盯着梁志玲远去的倩影,魂都飞了。

米克干咳了两句,提醒他:“小波?”
王小波如梦方醒,慌忙扭头回应,“哦,哦。”

米克很严厉地盯着王小波,非常认真地说:“不要让我失望。”
王小波低下头,说,“是,是。”

8.

傍晚,梁志玲如约来到米克家门口,
敲门之后,大门打开,米克和Jacky Su态度亲密出现在她的眼前。

梁志玲一愣,她生气地质问米克:“哼,这个死娘娘腔在这里干嘛?”
Jacky Su看了看米克,然后撇起下巴得意地反问:“哼,你说呢,臭狐狸精?”
梁志玲死死盯着米克的脸,她预感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但如果真的发生那样的事情,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米克神态严肃地看着梁志玲,他说:“玲玲,我知道,这对你有点残酷,对我自己来说,这也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梁志玲的心在下沉。

她看见米克拉起Jacky Su的手,他的言辞异常恳切:“经历了这么多,我才知道,我爱的不是女人,而是Jacky。”
一句一顿,短短的四句话,每一句都好像一阵轰隆隆的雷声在她的耳膜内炸开了一样。
她的大脑已是一片空白。

Jacky Su扑上去,想亲一下米克的脸,米克轻轻扭了下头,这一口亲到了米克的脖子上。
“I love you!”
Jacky Su开心地说,然后搂着米克的脖子,以胜者的姿态挑衅的眼神看着梁志玲,洋洋得意。

梁志玲面容扭曲,泪水滚滚而下:“你们……你们……”
很明显,她已经被眼前发生的事情完全震惊了。
“对不起。”米克仍然很平静地道着歉。

“你们两个不会有好下场的!”
梁志玲丢下一句诅咒,哭着跑开了。

9.

“Jacky,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
米克关上门,对Jacky Su说。
“那……你要怎么报答我呢?”
Jacky Su直勾勾地盯着他,走前一步,他的眼神是如此灼热,他的欲望是那么赤裸裸。

这时米克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来一看,是高台铭。
“喂,高总。”米克把手指放在唇上,对Jacky Su做了个安静的手势,转过身去接电话。

“喂,米克啊。”电话那头的高台铭依然很不客气。
“关于年度项目的事情,明天就要跟Lava汇报了,我想了很多,我觉得咱们有必要再谈谈。”
“好啊。”米克睇了一眼Jacky Su,满口答应。
“我现在就有空,要不我们约个地方?”米克问道。
“随便啊,我哪里都行。”高台铭大大咧咧地说。
“要不就我家里吧,正好家里有几瓶不错的洋酒。”虽然Jacky Su已经面露不快,但米克假装没看见。
“好啊,蔡老师的厨艺公司里的妹子都说好,但我还没尝过呢。哈哈哈哈~”电话那头的高台铭有点浮夸地大笑起来。
“哪里哪里,那高总什么时候到。”
“我看一下,大概9点吧。”
“好的,那我等着高总。”

米克挂掉电话,看着Jacky Su,摊了摊手。
“不!我不走!”Jacky Su痛苦地摇着头,他早已知道米克要说什么。
“这是年底最重要的项目,对不起,Jacky,你知道的。”米克诚挚的眼神里充满歉意。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Jacky Su捂住耳朵,拼命地摆着头。“我不要你的道歉,我不要听!”

“真的很抱歉,Jacky,但这个项目真的太重要了,请你理解我。”
米克打开门,站在门边,看着Jacky Su。

“我那么爱你,”Jacky Su已经快要哭出来了。
“我早就知道,你只是想利用我甩掉那个狐狸精而已。”
“但就算是这样,我也还是爱你。”
“我不会放弃你的!”Jacky Su昂着头走出门,他很坚强,最后一刻也没有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谢谢你,Jacky,真的。”
米克看着他离去,轻轻合上房门,拿起手机,找到了王小波的名字。

10.

梁志玲掩面哭泣跑出了米克的小区,
她在便利店门口停了下来,点上一支烟,想了半天,掏出手机,一咬牙,打开微信,找到王小波,发送了一条消息:
“小波,今天晚上有空吗?”

叮咚————
旁边的便利店门口的提醒响了一声,有个人走了进去。

11.

王小波还在公司加班,一边看着屏幕上的梁志玲照片,一边撸管。
“志玲姐,志玲姐……”他不停念着梁志玲的名字。

这时候他的手机响起微信提醒,王小波低头一看,发现是梁志玲的消息:
“小波,今天晚上有空吗?”

王小波赶紧扯了几张纸巾,擦了擦手,颤抖着输入:
“我在公司加班,有什么事吗?”
王小波手指停在发送按钮上,想了一会,又把这条消息删除了,改成了“有空。”

“我想让你陪陪我,可以吗?”
梁志玲的消息马上回复了过来。
“好啊。”王小波以最快的速度打字,因为手在发抖,中途还打错了好几次。

“那我在老树盘根咖啡馆等你。”
“好的。”王小波打完字,赶紧又擦了擦手,拉上裤链,整了整裤腰带。

这时候电话又响了,是米克。
王小波犹豫了一下,选择了拒接。

王小波以最快的速度清理好现场,拿起包就跑,结果不小心转弯的时候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啊。”
“没关系,没关系。”原来是那个清洁工。

清洁工经过王小波的座位,发现他的手机还在桌面上。
清洁工拿起王小波的手机,追了出去,“小王,你的手机。”

12.

高台铭正在前往米克家的出租车上。
不经意间,他发现路边出现了一男一女两个熟悉的身影,
女的赫然就是最近正和米克打得火热的梁志玲,
男的挡住了半边脸看不太清,但一看就不是米克,直觉告诉他他肯定认识这个男人,但他一时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高台铭回头一直盯着那两个人,
那两个人一路走在一起,不知在说些什么,而前面出现了一个酒店,酒店上方立着硕大的霓虹店招:
天使之恋——精品情侣酒店。

高台铭回过头,张大了嘴,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What the——哔——?”

13.

米克一个人坐在家里,Jacky刚走,家里有点乱,
一会高台铭就要过来,他打开扫地机器人,打扫一下卫生。

而且,他也很纳闷,为什么王小波不接他的电话。
翻了几页企划书,他忍不住发了一条消息给王小波:“小波,等下高台铭要过来谈下年度项目,你先过来吧。”
然后又追加了一条:“速回。”
过了一会,手机震动了,是王小波给他回的消息:“我马上就到。”
米克回了个“好”。

米克一边喝水,一边翻看着企划书,这时他听见有人在外边敲门。
米克放下企划书,走向大门。

他一边扭着门把手,一边问道:
“是小波吗?”

14.

高台铭敲了半天门,没有人回应,也没有人开门,甚至打电话都没有人接。
“什么鬼?明明约好了的。”高台铭踹了一脚门,收起手机,转身要走。

隔壁的一对情侣刚回家,男生正在找钥匙,那女生看见高台铭踢门,愣了一下,两人进去之后便立即关上了门。
“没素质。”
高台铭听见门里头的女生悄声抱怨。

15.

警笛声响过。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你们也都知道了。”
警官两手撑在桌面上,趾高气扬地说道,他身后的幻灯片放着凶杀案的现场照片。

“相信大家都很难过,但如果能让真相早点揭露出来,抓住凶手,逝者也能早日安息。”
一个女警站在警官旁边,她环视全场,目光在Jacky Su身上停顿了一下,然后用严厉的嗓音说道。

“目前我们已经掌握了相当可靠的证据,可以断言,凶手就在这里!”
警官看着台下的四个人,一拍桌子,声色俱厉。
台下的四个人面面相觑,神态紧张,他们很想知道其他人的反应,但是又不敢仔细观察,表现得过于明显。

“如果凶手能主动坦白,投案自首,不管是谁,我们都会从宽处理。”身后的女警补充道。
台下的Jacky Su突然呜咽着哭了起来。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好后悔,我好后悔!”
Jacky Su越哭越厉害,最后竟然嚎啕大哭,不能自已。
其他三个人一起看着他,虽然他们的眼神里都充满怜悯与同情,但看得出来,他们其实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警官盯着Jacky Su,没有说话。

“我好后悔没有留下来,”Jacky Su哽咽着继续说道,“如果我留下来,就算我不能保护他,我也宁可死的是我自己。”
其他三人几乎同时轻轻地嘘了出来,仿佛光从脸上就能听见他们心里鄙夷的声音:

“矫情!”
“装吧你。”
“这个死娘娘腔。”

女警微笑着点了点头,但警官还是没说话。

“但我知道,我走的时候,有一个人要来。”Jacky Su猛地站起来,指着旁边的一个人。
“就是你,高台铭,就是你杀了他!”
他的眼中充满了怒火,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高台铭恐怕已经死了千百次。

“你这个变态死——哔——妖,别血口喷人。”高台铭非常易怒,见Jacky Su突然指证他,一下就火了。
“我昨天是去了米克家,但我没进门啊。我敲了门,没有人开门,然后我就走了。”
高台铭霍地站起身,他辩解起来振振有词,保持着一贯的自信。
“米克隔壁的一对情侣可以为我作证,我没有进门。”

警官一招手,“传唤证人。”

16.

那对情侣出现在台上,看了看高台铭,点了点头。
“他确实没进门就走了。”
那个女生看了一眼警官,好像从警官身上得到了莫大的勇气,
“但这个人他很没有素质!”
她提高音调,勇敢揭露着危害社会的丑陋行为。
现场爆发出一阵压抑的笑声,高台铭有点尴尬有点怒。

“不管怎么样,至少我没杀过人,我是清白的。”高台铭哼了一声,满不服气地坐了下去。

Jacky Su有些失望地坐了下去。
“那还有谁要说什么吗?”女警看了看Jacky Su,又看了看其他人。

“我知道是谁了。”
警官和女警抬头看去,只见Jacky Su又喃喃着站了起来。
“如果凶手就在我们这里,而且高台铭又不是凶手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他的手指指向旁边的一个人。
“就是你,王小波,就是你杀了他!”
他的眼中充满了怒火,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王小波恐怕已经死了千万次。

“我……我没有!”王小波突然就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辩解道。
“就是你,就是你杀了他!”
Jacky Su泪如雨下,几乎不能站立。

“你……你污蔑好人!”王小波仍然坐在座位上,但他也奋力回击。
“如果不是高台铭,为什么不可能是别人?难道……难道……”
王小波说着说着,似乎灵光一闪,突然悟到了案情的关键,猛地站了起来。
“难道最后见到米克的人,不就是你吗?”

“不,不是我,我不可能是凶手。”
Jacky Su痛苦的摇了摇头。
“因为……”他几乎难以支撑下去了。

17.

“因为,”
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的梁志玲突然开口了。
“因为,昨天晚上案发时,他和我在一起。”

王小波看着梁志玲,目瞪口呆。

“原来是你这个死——哔——妖!”高台铭突然一拍大腿,恍然大悟。
“我就说是谁,我昨天在路上看见你们俩了,只是我怎么也想不到会是他。”

全场的目光也齐刷刷集中在梁志玲和Jacky Su身上。

“你们……是在约炮吗?”高台铭露出猥琐的笑容,嘿嘿问道。
他说话一向无所顾忌,但不怎么说假话,旁边的观众顿时开始窃窃议论起来。

“静一静,静一静。”女警不得不控制一下场面。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梁志玲?”警官盯着梁志玲,问道。

“我怎么可能和这种娘娘腔约……”
梁志玲神态萎靡,全不见平日飞扬跋扈的风采和媚态,仿佛受了很大的打击,但说到最后一个词,她突然警醒,硬生生把那个炮字给咽住了。
“可是我明明看到你们去天使之恋精品情侣酒店。”高台铭不依不饶,他对这种话题充满了天然的热情。

“哦——”梁志玲恍然大悟,终于明白高台铭为什么一直纠缠着这个话题。
“那只是因为我们先后从米克家出来,然后又碰巧在那附近遇见了而已。”
梁志玲面容憔悴,声线疲惫。
“虽然我跟他互相瞧不起,但那时候我们同病相怜,一边走一边聊,我们聊了很多很多,后来我终于意识到,原来……原来他只是一个不值得去爱的渣男而已。”
梁志玲一直坐着,说着说着,把头埋了下去,终于哭了起来。

“就算他是个渣男,我也还是爱着他……”一旁的Jacky Su也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

18.

“怪不得……”
王小波面如死灰地低下了头,
“怪不得我去了老树盘根咖啡馆,却没有找到你。”

梁志玲却仍然抱着头啜泣着,没有吭声。

但机灵的女警却没有放过这个线索,
“王小波,你说你去老树盘根咖啡馆找谁?”她问。

“志玲姐……梁志玲……”
王小波脸都红到了脑后跟,指了指梁志玲,声若蚊呐。

“你为什么去那里找她?”女警继续追问。
“她发消息给我,说想要我陪陪她。”王小波低着头答道。

梁志玲依然没有抬起头回应。

“你没有找到她,那之后去哪里了?”台上的警官严厉地问道。
“我……我……我回公司拿手机了,我的手机忘在办公室里。”面对警官的严厉质询,王小波回答得有些结结巴巴。
“有人能证明吗?”
“没……我回公司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办公司里已经没人了。”

“如果没有人可以证明当时你在公司,那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警官突然一拍桌子,声色俱厉地问道。
“我……我……我……”
王小波似乎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猛地抬头摇手,喊道:“不,不,不,我没有杀人!我真的回公司拿手机了,我没有杀米克!”

“哼,还嘴硬?”警官突然掏出一个手机,拿在手中。
“这是受害人的手机,受害人的微信明明显示,受害人被杀之前发了消息给你,让你去他家里。”
警官把手机上的微信画面投影到身后的幻灯片上,只见上面的聊天记录赫然显示着4条消息:

米克:“小波,等下高台铭要过来谈下年度项目,你先过来吧。”
米克:“速回。”
王小波:“我马上就到。”
米克:“好”

台下轰然响动起来。

“真的是你,真的是你杀了他!”Jacky Su又站了起来,指着王小波。
他的眼泪本已应该哭干了,这时竟然又有大串的泪珠滚落而下。

王小波看着大屏幕,一时哑口无言。

“把嫌疑人给我铐起来!”
警察一招手,女警过来把王小波给铐上了。

19.

“不,不!”
王小波的手接触到冰冷的手铐,忽然就跳了起来,“那条消息不是我发的,我也没有看到过米克的消息!”
“你杀人之后,还会保留聊天记录吗?”
“…………”王小波顿时答不上来。

“想不到我们身边居然藏着这么可怕的变态杀手……”
台下已经开始议论起来。
“太可怕了……”
“听说他还经常在公司那个呢……”
“真变态……”
“好恶心……”

“不不不!我有证据,我有证据!”
被女警押着起身的王小波突然又跳了起来,
“在影片的开始,米克被手枪杀了,我知道,那把枪是高台铭的!”
“是高台铭杀了米克!”
王小波就像一头受伤的野兽,不停挣扎吼叫。

“你这是疯了吗?”
警官不可思议地盯着王小波,
“杀死受害人的凶器明明是一把水果刀,你连照片都没看到吗?”
警官指了指墙上投影的现场照片,米克的背上赫然插着一把短短的水果刀柄。

“丧心病狂!”高台铭从裤兜里掏出一把黑色的手枪。
“你说的就是这把枪吧?”
黑黝黝的枪口对准了王小波,众人一阵惊呼,
高台铭猛地按动扳机。

“呯——!”一声枪响,王小波吓了一跳,但并没有倒下
只见枪口内弹出来一面红色的小旗。
“大家看清楚了,这明明是我为公司年会准备的惊喜道具,大家看看上面写了什么?”
高台铭把那面小旗拉直了,转了一圈,给所有人看了一遍旗上的字。

“新年快乐!”
所有人一齐哄笑着,大声念了起来。

“哼,”高台铭转过身,面向已经目瞪口呆的王小波。
“还说什么影片的开头,你这是已经失心疯了吧?”
“你做了这么可怕的事情,还以为我们是生活在电影里头吗?”
高台铭大声叱责道,
“我们失去了一位可敬的同事,也失去了一位富有魅力的好人。”
“这样的事情竟然发生我们身边,我恨不得把杀人凶手亲手正法!”

他说得慷慨激昂,大家纷纷鼓掌喝彩。

“我要杀了他!”Jacky Su高声喊道,他的声音已经嘶哑,却仍然充满了爱与正义的力量。

“杀了他!杀了他!”
“大家放心,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众人的呐喊声中,警官向观众挥手致意,和女警一起把踉踉跄跄的王小波带出了大门。

20.

偌大的会场,人都已经走光了,只剩下清洁工一人在默默打扫着,
他抬头看了看墙上投影的现场照片,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然后继续打扫。
“太可怕了。”
他手里的大型工业吸尘器嗡嗡嗡地震荡着。

————几个月后

Lava 坐在办公室里,看着一张《深圳特区报》,只见上面用大号字体登着一则消息:
科兴杀人案凶手王某波
今日已被执行死刑

“唉,太可怕了。”
Lava 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他端起马克杯,想喝口水,结果马克杯里没什么水了。
他想站起身去装一杯水,但屁股刚离开座位,忽然身子一直,向前栽倒在桌上,扭动了几下,就一动也不动了。

马克杯倒在桌面上,里面所剩不多的水慢慢流了出来,在桌面上肆意流淌着。
一支水果刀插在Lava的背上,鲜血在Lava的白衬衫上浸染着,红色的面积越来越大。

——幕落

21.片尾曲内容


——片尾曲响起
相貌忠厚、工作勤奋的清洁工人正在清理着Lava桌上的水渍,
他每天都努力打扫着办公室的每一个角落。

米克的座位上堆满了快餐盒,被清洁工清理掉了,然而上面还粘了不少汤汁,清洁工低着头用抹布仔细擦拭。
高台铭的办公室总是丢满了各种纸团,有的是作废的计划书,有的是涂抹得乱七八糟的草稿,还有些小黄图,
清洁工一个一个拆开看完,又转手丢在可移动垃圾桶里。
Lava喜欢在办公室里画水彩和油画,各种颜料粘在地毯上,怎么也处理不干净,清洁工摇了摇头。

王小波经常在座位上打飞机,但他事后会小心翼翼地把所有纸团丢到垃圾桶里,
清洁工在暗中观察,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米克失恋后,每天拼命工作转移注意力纾解情伤,座位上的快餐盒剧增,
清洁工清理着他的座位,用手扇了扇难闻的气味,皱了皱眉头。

清洁工打扫卫生,王小波从他身边匆匆跑过,撞到了他的肩膀,
清洁工和王小波打招呼,但王小波很着急,直接就跑了。
清洁工往前走,来到王小波的座位旁边,发现他的手机还在桌面上,
清洁工拿着王小波的手机追到电梯间,但是电梯早已下楼。

清洁工有点惆怅,这时王小波的手机屏幕亮起,弹出米克的消息:
“小波,等下高台铭要过来谈下年度项目,你先过来吧。”
“速回。”

清洁工嘴角突然浮现出诡异的笑容,他输入了那条消息:“我马上就到。”
然后点击了发送。
不久之后便收到米克的回复:“好”

清洁工以最快的速度跑到高台铭的办公室,打开他的抽屉,把那支枪上膛之后,揣在口袋里。
然后路过茶水间的时候,又拿了一把水果刀,
便匆匆出门按下了电梯下行按钮。

清洁工用枪指着米克的脑门,米克不停摇手后退,
清洁工按下扳机,弹出来小旗,清洁工和米克一起哈哈大笑。

清洁工拔出水果刀,米克往卧室逃跑,
清洁工追上去,一刀插在米克的背上,米克倒在床上。

清洁工回到高台铭的办公室,把手枪放在抽屉原位。
清洁工回到王小波的座位,把手机放回原位,清洁工忽然听到什么,快速躲进暗处,
只见王小波满头大汗跑回来,拿起手机,憨厚笑了笑就走了。

清洁工回到自己家里,脱下清洁工的制服,褪掉手套,扔在垃圾桶里。
清洁工拿起红色签字笔,嘴角狞笑,在墙上的一张照片上打了个大大的X,
只见墙上并排贴着三张照片,左边米克的照片早已打X,中间Lava刚刚被打上X,右边高台铭还没有打X。

清洁工放下签字笔,拿出桌板上的一张照片,用手温柔地揩拭着,脸上露出了温暖的笑意。
那张照片上的人,竟然是已被执行死刑的杀人凶手王小波,
照片里的王小波,笑容灿烂天真无邪。

22.结尾彩蛋

丢满纸团的办公室里,一个工业吸尘器正在嗡嗡嗡地工作着。

“其实,我早就注意到你了。”
高台铭放在手中的企划书,望着清洁工人的背影,眼神锐利如刀。
清洁工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他说的话,此刻他僵立在原地,就像一座雕塑,或者正表演时间静止的行为艺术家。

“你打扫卫生很仔细,我很欣赏你。”高台铭露出赞许的微笑。
“你叫什么名字?”

“呵呵,打扫卫生是我应该做的。高总,我叫王宝强。”
清洁工转过身,满脸堆笑地回答。
“大家一般就叫我宝强。”

“你做得很好,宝强。”

“谢谢高总。”
清洁工点了点头致意,推着吸尘器出了办公室。

办公室门关上,门上赫然贴着门牌:

总监办公室
高台铭

——幕落,剧终。


Cast 演出
Lava Lava
米克 米克
飞飞 米克的前女友阿飞
凉哥 梁志玲
龙哥 Jacky Su
高露洁 高台铭
Box 王小波
宝强 清洁工
肥牛 警官
AX 女警
哈瓦伊 嘎巴影帝夏志海
恭维高台铭的同事
泽森 / 兔子 米克隔壁情侣
Yafei / 佩娟 / 璇子 …… 公司派对上,米克身边的妞们
Scenes 场景
场景 剧情 演出者
米克家 1 案发现场 米克
8 梁志玲赴约,米克和她分手 凉哥 / 米克 / 龙哥
9 米克接电话,借机支走Jacky Su 米克 / 龙哥
13 米克等待王小波 米克
14 高台铭敲门 高露洁 / 泽森 / 兔子
21 清洁工行凶 米克 / 宝强
酒吧或KTV 2 一场华丽的派对 米克 / 龙哥 / 高露洁 / 飞飞 / 凉哥 / Box / 七 / 妞们
办公区 3 米克加班,发现小波打飞机 米克 / Box / 下班同事
4 小波打飞机,引出清洁工出场 Box / 宝强
11 小波匆匆赴约,丢下手机 Box / 宝强
21 清洁工的日常工作,以及偷拿手机并归还 Box / 宝强
独立办公室或摄影棚 5 米克和高台铭争论 Lava / 米克 / 高露洁 / Box
6 高台铭收快递 高露洁 / 宝强
20 Lava遇刺 Lava
21 清洁工偷拿手枪,之后归还 宝强
22 结局 高露洁 / 宝强
咖啡馆 7 米克和小波谈工作,梁志玲来找米克 米克 / Box / 凉哥
路边 10 梁志玲给王小波发消息 凉哥
12 高台铭在车上发现两个人出现在情侣酒店 凉哥 / 龙哥 / 高露洁
培训教室 15 审判 肥牛 / AX / Box / 凉哥 / 龙哥 / 高露洁
16 审判,隔壁情侣为高台铭作证 肥牛 / AX / Box / 凉哥 / 龙哥 / 高露洁 / 泽森 / 兔子
17 审判 肥牛 / AX / Box / 凉哥 / 龙哥 / 高露洁
18 审判 肥牛 / AX / Box / 凉哥 / 龙哥 / 高露洁
19 审判结束 肥牛 / AX / Box / 凉哥 / 龙哥 / 高露洁
Properties 道具
警察制服1套 肥牛用
女警制服1套 AX用
清洁工制服&手套 宝强用
绘画器材1套 Lava用,至少要有画架,画笔与颜料若干,部分颜料需晒干之后洒在地板上
蛋糕1份 “Forever Love – Miker & Jacky”
水果刀2把 一把备用,一把只留刀柄,粘在白衬衫上
白衬衫1件 涂上番茄酱,粘上水果刀柄
玩具手枪1把 黑色,别太假。
小红旗1面 打印好“新年快乐”字样,配备小旗杆,小旗杆必须能塞进玩具枪内
征用汽车2次 一次载走飞飞,一次用来拍摄高台铭车内戏
标准照片5张 Lava / 米克 / 高露洁 / Box / 郭台铭(或与林志玲合影)各一张
1寸照片1张 飞飞,塞在案发现场米克钱夹内
企划书封面1张 A4纸即可
扫地机器人 米克家已有
工业吸尘器 物业借用
飞机杯包装盒1个 放在米克床头柜上
女性风格礼盒若干 放在米克床头柜上
其他道具请自备 如狗富贵海报、字体故事海报之类,可贴在办公室墙上出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