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得卵痛的抄表员杨大根

今日我要讲的后生,叫做杨大根,说后生也都三十多岁了。小时间里就死了爸爸,娘又是个不落屋的郎当货。他就这样从小没人管没人教,读书又操不进去,反倒是学堂里三打两日见不到人,老师都晓得他屋里没家长的,时间一长,也都懒得去管他。这样子稀里糊涂,书哪里读得成呢?

杨大根高中一毕业,要路子没路子,要本事没本事,说起来人满老实,正事是找不到了,只能随便寻个地方吃口饭,偏偏又散漫惯了,没一个地方做得长的。好在这人从小没胆,没惹过什么乱七八糟的朋友,没沾过什么坏事,也就是闲时间里装装样子,看几本有用没用的闲书。让他自己讲,还讲得满像回事,叫什么卵侦探文学爱好者。

到了二十五岁的时间,杨大根还是一事无成,女仔也没找过一个,看上去硬要打一辈子的光棍。你看咯,上半年又一直坐在屋里,靠老娘给几个零用钱,也没少挨她嚼。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他这个不落屋的老娘,不晓得怎样撞到了狗屎运,五十多岁,打麻将勾上了一个刚退休的局长,还正打八气结了婚。局长好啊,帮他在供电局谋了个差做。做什么呢?抄表员。

抄表员的工资没多少,不过单位好,工作稳定,供电局福利又是出了名的好,事也不重,又不要日日去单位上打卡报到。抄表员杨大根骑着电动车,家家户户去敲门,抄个字。抄完了,鬼晓得他去了哪里,不就是满世界乱跑。

没过两三年,不晓得怎样搞的,他那个娘又蓦时间跟一个上海人跑了,本来这个儿子就一辈子没操过心,这下好,彻底没人管了。那个局长也是个忠厚人,没因为这个去找杨大根的麻烦。他就这样一个人住在单位宿舍里,又不愁吃住零用,又不记挂买屋娶老婆,一点点子工资,大部分买了侦探小说。

没想到这样混了好几年,还真让他找到了几个伴。他工作闲,事做完了,就钻到佑民寺那边一家破破烂烂的咖啡店里,叫什么旺角休闲咖啡。也不晓得哪里来这么多跟杨大根一样的后生,男的也有女的也有,读了几本没卵用的侦探小说,就坐到一起唆泡打屁,想想都是屋里爷娘没教好。

就这样,杨大根的侦探业务又上了好几个台阶。跟咖啡店里别的人不一样,那些人日里都要上班上课,得闲才读几本书,连出来坐坐的时间都金贵得不得了,有个伴讲几句更加高兴得要死。杨大根每日里做的工作就是满世界跑,时间用不完,有条件,日子一长就动了心思,做起了大侦探的美梦,时时琢磨着把书里的东西运用到身边的事头上来。

从那时间开始,他负责抄表的那片街道就多了好多讲不清的所谓事件。以前杨大根抄完表就看不到人影子,现在好,谁屋里少了什么啊,哪家的后生几日没回家啊,都是些屁大的事,别说民警不管,街办都懒得问,但凡是这样的风吹草动,杨大根就来了,有时间就转进转出,问短问长。大家都晓得这个抄表的后生有点怪有点孱,加上他脾气好,人也长得和善,也就不当成什么正经事,有什么都跟他讲一讲。

不过更年轻一点的后生仔和细伢子就不一样了,看到他这个神经卵壳的样子,背地里都把他当笑话讲。
“那个抄表的大侦探杨大根今日又来啦。”
“最近出了什么事呀?”
“我哪里晓得,总不是闲得卵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