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医生

每天,当我坐在这里,
等待着太阳从百叶窗一格一格升起,
也等着我的下一位客人,
坐上对面那张略显陈旧的沙发椅。

他们有时倾诉,有时沉默,
有人忧心忡忡,有人满腔怒火。
每个人都有一个不想认的错,
也各有各的不快乐。

他们有时哭泣,有时忏悔,
有时候突然打开心扉,
讲一个藏了很久的动人故事,
但以后永远不会再提起。

有人第一次坐下就热情无比,
就好像已和你演过几十年的老友记;
也有人来了很多次,
却始终学不会要从哪里开始。

有时候他说要把所有都放下,
却还是说着言不由衷的谎话;
有时候他说了很多,噼里啪啦,
只为证明你是不是他想象的那种傻瓜。

他要走了握手告辞,失望而归的自然也很多。
还有人直到最后,却依然什么都没说破。
而他为什么要坐在那里,
你总是不知不觉就知道了。
心理医生,赵执锐

01.

“设计师。”

穿着短款皮外套的冷酷女青年梁小夜窝在沙发椅子里,架着二郎腿,漫不经心地回答着医生的问题。

“做设计的。”她斜倚着椅背,吸了口烟,吐出一个大号烟圈,慢悠悠地转动着椅子,把这个房间打量了一番,然后又重复了一句。

“难怪觉得你特别,设计师都喜欢风格不一样,对吧?”心理医生身体微微前倾,想把双方的距离盡可能拉近一点。

“可能是吧。”梁小夜的目光转向窗外,她的眼神透着一丝疲惫,黑色的眼影画得有点重。她就那么直直地望着,即便窗外并没有什么风景,灰蒙蒙的雾霾笼罩着这个城市,就像有一种要把城市压垮的重量。

“听说设计师加班都特别多,你觉得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

“不,不可能。”她弹了弹烟头,白色的烟灰纷扬而下,还有一些掉在她腿上,但她似乎没有察觉。

“我的工作不会有问题,没什么我解决不了的。”

她的语气坚定中带着不屑,毫无疑问,她不喜欢医生怀疑自己的工作能力,甚至问出这样的问题就已经很不礼貌。

医生只好试着换个方向,“如果不是工作,那你还能想到其他的什么原因呢?”

“我哪知道?”梁小夜皱了皱眉,她的语气变得烦躁起来,“要不我找医生干嘛?”

医生微微笑了笑。

“我和我男朋友吵架了。大概要完了,我和他。”

过了半晌,梁小夜才阴恻恻地补了这么一句。

02.

大门咣一声关上了。

龙一其实还醒着,但他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保持原样,朝着里边的墙,继续躺着。

身后传来背包扔在沙发上的声音,接着钥匙被放在桌上,接着水龙头开了,哗啦啦啦,大概是她在洗手吧?然后冰箱门被打开了,然后又关上了,然后听见有什么东西被扔在垃圾桶里————当然,龙一是知道的,那一定是她刚喝完的益力多空瓶子。

然后是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大概是外套被丢在沙发上,然后砰的一声,什么重物砸进沙发里。

————接下来就只有良久的寂静。

龙一就那样躺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忍不住轉了個身。抬头看了下墙上的挂钟,室内的光线很暗,借着微弱的霓虹灯余光,他勉强看清楚时针的指向,大概是三点十几分。龙一小心地掀開被子,翻身起床。

梁小夜就那样歪在沙发里睡着了,深色的外套收成一束,搭在一边。她美丽的脸庞带着疲惫,黑色的眼影都有些花了,弯弯的眉浅浅地拢在眉心。龙一突然起了些怜惜之意,他叹了口气,把一旁的外套轻轻捡起来,给她盖好。

“干嘛啊,你妈B的。”

梁小夜居然一下子弹了起来,就好像一只被突然踩到尾巴的愤怒的猫。

“不就是怕你着凉吗?”龙一的满腔温柔就像被戳破的泡影,怒气轰地窜起。

“你别吵我睡觉。”梁小夜可能意识到了对方本来想做什么,但她仍然被意外吵醒后的坏情绪控制着,她一边说着,一边又躺了下去,蜷着腿搂着个抱枕朝里睡了。

“谁吵谁啊?”

没想到龙一的怒气上来以后就收不住了。

“每天都凌晨两三点以后才回家,你以为我都睡着了吗?”

龙一越说越激动,“每天我上班的时候你还在睡,下班的时候家里都一个人,一个人吃,一个人玩,一个人上床睡觉,你他妈谁受得了啊?”

“受不了你滚啊。”

一个抱枕砸在了龙一的脸上。

03.

“后来我就打了他一顿。”

梁小夜狠狠地吸了口烟,鼻子哼出两道白雾,又恢复了冷淡的语气,“然后他就走了,到今天都还没回来。”

心理医生没有任何吃惊的表情,他问:“你们有电话联系过吗?”

“没。”梁小夜还是盯着窗外。

“有想过打给他吗?”

“为什么我要主动打给他?”梁小夜有些不耐烦。

“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是说如果。”梁小夜是个坏脾气的冷酷女青年,医生并不想冒犯她,“如果你们就这样分手了,对你会有什么影响吗?”

梁小夜有几秒钟没说话。

“能有什么影响?日子该过还得过,工作该做还得做。”

04.

“很久以前,我刚入行的时候,我的导师告诉过我:设计的本质就是解决问题。为客户解决问题,那就是我的工作。”

冷酷女青年梁小夜穿着短款皮外套戴着棒球帽走在夜晚的大街上,她的团队簇拥在她的周围。

“在这个城市里,每个设计师都必须找到自己的团队才能生存下去,那些没有团队的设计师,甭管多厉害,过几年就再也没动静了。”

“梁哥。” 一個黑影從路邊的小巷子裡窜了出來, 加入了他們的隊伍,同时向梁小夜打了个招呼。

梁小夜继续往前走着,并没有停下来或者回头。

“问题解决了吗?”她问刚到的那位马克。

“解决了。”马克一边用手拢着头发,一边回答,他精心打理过的发型有一些凌乱。

“那家伙好难搞,但他的事情梁哥以后不用再操心了。”

“好。”梁小夜的语气没有丝毫波动,她接着问旁边的人,“师傅,今天要做的都沟通好了吗?”

“放心吧梁哥,早谈妥了。”一个戴着眼镜的瘦高个充满自信地回应。

“牛B。”

“搞清楚客户的需求,问题就解决了一半。问题是很多时候,客户自己都搞不懂他自己真正的需求。”

“一定要给老子搞个爆款回来!”

他们红着脖子拍着桌子,得意洋洋地嚷嚷着,桌面上成捆成堆的现金都要震得飞上天花板了。

05.

“咋办啊,梁哥?”

“就是他吗?”梁小夜一边问着,一边从烟盒里不紧不慢抽出一支烟,马克把打火机抢先打着了,用手护住火苗凑过来,让梁小夜把烟点上。

“错不了,梁哥,肯定是他。”师傅手里拿着一张名片,他嗓门洪亮,让人觉得他的自信套餐永远不会欠费。

梁小夜吸了口烟,只见不远处的冷清街角站着个男人,穿着白衬衫,看起来是个普通上班族。

“梁哥。”梁小夜的几个同伴和那个男人站在一起,看见她,赶紧挥手示意。

那个男人神情倨傲,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主动打招呼。他的裤脚上蹭了一点泥土,衬衫最上面的扣子没扣,看起来是扣子掉了。他的眼镜架或许是歪了,从鼻梁上松松垮垮耷拉下来,嘴角有点红肿。

“我和他谈谈。”

冷酷女青年梁小夜慢慢走近那个男人,她的身影藏在街灯刺眼的光线里,只有香烟的那一粒微光忽暗忽明,她的表情在那一团呼吸跳荡的红色光晕里闪烁不定。

“越是不好合作的客户,越是要注重沟通。”

十一月的深秋夜晚有些冷,街角梧桐树的落叶在脚边扑腾翻滚,那位上班族的呼吸声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重,重得仿佛连他砰砰作响的心跳声都清晰可闻。然而在这个广袤无边的城市森林里,这个角落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06.

“他们后来和你谈了些什么?”

“他们竟然给我提了三个方案。”李一凡哼了一声,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他的屈辱感不禁又一次泛上心头,那种感觉让他非常讨厌自己。

“什么样的方案呢?”医生的眼神和语气都透着关切。

“他们的第一个方案是,把我们之前的源文件给她,他们拿回去直接用就行了。”

“那你给了吗?”

“我这里哪有源文件?那个是我们找外包公司做的。”

“那你找外包公司要一个不就好了吗?”

“外包公司都倒闭了啊,你知道的,现在经济形势不好。”

“呃……”医生觉得有些尴尬,只好再问:“那第二个方案是什么呢?”

“她让我重新做一个差不多的。”

“哦,重新做?那你有答应吗?”

“我答不答应都没用,要我做……我不会。”李一凡把视线扭向别处,停顿了许久才回答了这个问题,最后一句还突然降低了音调。

“啊?”医生有些惊讶,“我记得李先生的职位不是设计总监吗?”

“这个谁都知道,他们也知道。”

“……”

“哪有总监做设计的啊,总监只要告诉别人怎么设计就行了。”李一凡恨恨道。

医生笑了笑,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那不是就剩最后一个方案了?”

“是啊,最后一个了。”李一凡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她准备问的时候我都绝望了,但没想到最后一个是最简单的。”

“哦?那是怎么回事呢?”剧情的转变让医生始料未及。

“他们问我认不认识能做这个的设计师,如果认识就帮忙介绍几个。”李一凡的表情又恢复了自信,“我们总监最有优势的是什么?不就是人脉广见识多嘛,我就随便说了几个。那个女人的态度倒是不错,千恩万谢,叫人把设计师的名字都抄好了,就让我走了。”

07.

“那你有想过报警吗?”整理了一下刚刚记录的笔记,医生抬头问李一凡。

“没,毕竟我只挨了几拳。”李一凡摸了摸自己的嘴角,虽然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但只要想到那个场面,就好像风湿患者碰到下雨天一样,那种痛感就回来了。

“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件,警察哪会搭理你?”

“那你会担心这些人再来找你吗?”

“这个……我真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我的。”李一凡摇了摇头。

“那你猜测他们为什么要找你呢?”

“大概是因为我们上半年搞的爆款吧?”

“树大招风啊。”

“是啊。”李一凡一阵苦笑,也不知道是得意还是自嘲,“但其实爆款这种东西,很难复制啊,我们后来如法炮制了好几款,没有一款能像之前那样火起来。”

“如果那些人能意识到这一点,说不定他们就再也不会来找你了。”

“也许吧。”李一凡的表情并没有因此放松。

“但当我自己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突然泄了气。

“那天晚上,当我回到家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我竟然一夜都没睡。”

08.

“那天晚上我没睡。我跟同事说,你们先回去吧,这个问题我来解决,但那天晚上我没有睡着。”

“那个人说他不懂怎么才能搞出爆款,我也不懂。”梁小夜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然后仰面靠在椅背上,缓缓地,缓缓地吐了出来。

医生看着她,并没有说话。

“我后来问了很多人,他们都说不懂,我的同事也不懂,但我不能让他们觉得我不懂。”隔着氤氲缭绕的白色烟雾,医生看到梁小夜眉头深锁。

”也许你可以和他们商量一下。“

但梁小夜的回答不留任何余地。

”不,那不可能。“

09.

科兴无双。

10.

医生看了看手表,差不多九点半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了电话。

“你好,我是心理科的赵医生,我想确认一下,有一位梁小姐,她预约了今天上午九点到十点的时段。”

“对,对,就叫梁小夜,请问她有打过电话来取消预约吗?”

“哦,哦,没有打过是吧?”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医生放下话筒,看了看窗外的天空,整个城市摇曳在秋日清晨的明丽阳光中,今天的天气分外晴朗。

“说不定已经不用再来了吧?”

医生这样想着。

E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