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鲁迅日记

始读于5月5日,参以鲁迅书信全编,王锡荣日记的鲁迅,叶君鲁迅与萧红

闽客闽菜

1912年8月12日记,半夜后邻客以闽音高谈,狺狺如犬相啮,不得安睡。

9月18日又记,夜邻室有闽客大哗。

9月20日又记,夜雨不已。邻室又来闽客,至夜半犹大嗥如野犬,出而叱之,少戢。

10月7日又记,晚邻闽又嗥。

此翁苦闽客久矣,不惟鸟语不通,且常作嗥嗥犬吠。牛公大碗者,闽人也,自云胡建人喜喝酒行令,一上酒桌大多化为哮天犬矣。

未久,11月23日记:夜风。院中南向二小舍,旧为闽客所居者,已虚,拟移居之,因令工糊壁,一日而竣,予工资三元五角。

盖此屋空置,鲁迅即迁入以镇厌之。

9月27日,时正为闽客所苦,记之曰:晚饮于劝业场上之小有天,董恂士、钱稻孙、许季黻在坐,肴皆闽式,不甚适口,有所谓红糟者亦不美也。

闽客闽菜,并可厌也!后来去厦门大学不欢而散者,读此数章,事皆前定。

继续阅读“读鲁迅日记”

烧烤摊的风味人间

跟儿子一起看风味人间。

这集讲夜市江湖,于他都是新鲜体验。小朋友平日就是家里学校辅导班,周末商场公园,远一点也不过节假日去趟海边。老人护着,怕出事,就不放他独自出门。这阵子看着大了,我连哄带赶,让他去楼下自己买冰淇淋。想必是一路小跑回家,刚出电梯就听见动静,一溜烟哇哇大叫冲进门来,好比刚从什么刺激冒险中逃出生天,既兴奋又后怕。后来让他跨越马路到街对面麦当劳购回儿童套餐,更堪比游戏里菜鸟开荒,到家时一手捧着冰可乐吸得叽咂有声,一手把装着儿童套餐的食袋咣一下砸在餐桌上,倒像是赏金猎人交了大人头回来,真真神气到不行。

继续阅读“烧烤摊的风味人间”

吾乡方言本字源流考

几年前,写过一篇小文吾乡方言,时间越久,便越觉得有必要全面整理一下。买了一本参考书,是张燕娣女士的《南昌方言研究》,获益良多,意见也不少。

之前也总结过几条经验,华南方言众多,包括南昌话在内,基本上就两种情况:其一曰有音无字,南方本是百越杂处,后来汉化,却总有一些古越语的残余留下来。其二是古音流变,讹为新字,却是我们能下功夫的地方。

江西方言纷繁芜杂,十里不同音。这里所谓的吾乡,自然不能覆盖整个南昌地区,而仅指我所生长的山村罢了。

继续阅读“吾乡方言本字源流考”

肥猫传

新飂史儒林传:干宏,字幸长,辽东人,或曰于姓,肥猫其号也。其先鲜卑纥干氏,从魏孝文南迁,遂冒干姓。宏总角聪明,好红领巾周报,过目成诵,下笔数十言。与乡里周晓锋相友爱,晓锋颇不便于臂,而轻豪放荡,时引马刀斫人,众皆走避,肥猫独无伤。

及长,耽百度百科,凡天文地理人文妇科无所不读。性好辩,援引荒怪,言辞诙诡,岭南大儒陈天台不能难,斥之曰“滚!”遂知名。又慕东瀛文豪三岛氏,易名由纪夫,寻悔,复以肥猫之名行于世。

逢钱子□结社余杭,号□社,一时英俊并游门下。子□妻曹□□复张一军,应起于帝都,肥猫往谒,投所译万叶集数百首,一社惊骇,咸谓太白复生。子□僭钱王位,以肥猫能得曹氏欢,立为储贰,亦见爱焉。后秦□奚□屡谗于子□,肥猫怒而与之争,众皆哗然。五佬共推,以肥猫狂悖无礼,褫诗人证,废逐辽东。

肥猫既废,倡言反智,实折节为儒也。发旧儒之末学,兼西哲之鸿辞,书空呓语,谓之洋仁洋义,又称肥猫文化,与帝豪儒之议相表里。后与损友游长白山,遂不知所踪,或曰晓峰犹存,即肥猫也。有肥猫大全集二百五十卷,并不传。

附新飂史潮南王世家:潮南王困,讳定彦,又名定俊,帝之族弟也。少有贤名,雅好诗骚,兼通音律,凡自度数曲莫不风行天下。帝豪儒元年封,二年就国,仁惠爱民,尝微服出行,旬日不归,盖与贩沽小人耽麻将之戏也。年九十九薨,谥曰 BRA。

关西自由行

又一次部门的团建。

路线众多,而我却没有太多地方可以选。设计组的同事商量着去肯尼亚,爱摄影的增哥想去东欧,甚至有人去北美组团自驾横跨东西海岸线。他们来找我,说小七,我们一起去吧!我摇摇头,默默选择了日本。

家境清贫,不免难以启齿,毕竟在所有路线中,日本是为数不多团费万元以内的目的地了。

继续阅读“关西自由行”

呼伦贝尔行记

六月七日,早起,自宝安飞抵哈尔滨太平机场,与俊俊等一行四人会合。

飞机徐徐将下,俯瞰大地,悉皆平原,略无起伏。田畴罗布,阡陌纵横,此时正当新苗方濯,诸绿未生,偶尔有孤根独树,孑立于无边大地中,令人顿生微渺苍莽之感。太平机场,太平太平,如此念诵几遍,忽然便咀嚼出一种当地人自嘲的幽默意味来。

继续阅读“呼伦贝尔行记”

灶马

早上朋友在群里发了个虫子的照片,似蟋蟀,而身短,而体胖,四肢触须都长,后腿尤粗。大家争论这是什么虫子,喋喋不休,转而又为了蛐蛐蝈蝈的分别吵闹半天。后来有人上线,说这不是个灶马吗?一查果然。吾乡呼之为灶鸡婆子,或讹为扎帚婆子,我印象里一直以为那是蟑螂呢,原来却是蟋蟀和螽斯的近亲。

继续阅读“灶马”

斐济游记

大海,沙滩,海鲜,游船。赤道以南的悠然假期,热情友善的斐济民众,个性各异又同样可爱的同伴,以及和岛国天气一般晴雨无常、难以排遣的淡淡的孤独。

名为游记,实为日记。

一个人随团,总不免有些落落难合。又兼高度近视,一直都怯于下水,然则斐济这样的岛国,不下水就没什么其他选择了。闲极无聊,每天行程结束,大家都自由活动去了,一个人要不回房间,要不就在海边找个躺椅,一杯啤酒,一台手机,打开记事本,拉杂成篇,九天下来也积累了数千字。回到家里整理照片,随图配文,聊以记游。

十一月一日识。

继续阅读“斐济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