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西自由行

又一次部门的团建。

路线众多,而我却没有太多地方可以选。设计组的同事商量着去肯尼亚,爱摄影的增哥想去东欧,甚至有人去北美组团自驾横跨东西海岸线。他们来找我,说小七,我们一起去吧!我摇摇头,默默选择了日本。

家境清贫,不免难以启齿,毕竟在所有路线中,日本是为数不多团费万元以内的目的地了。

继续阅读“关西自由行”

呼伦贝尔行记

六月七日,早起,自宝安飞抵哈尔滨太平机场,与俊俊等一行四人会合。

飞机徐徐将下,俯瞰大地,悉皆平原,略无起伏。田畴罗布,阡陌纵横,此时正当新苗方濯,诸绿未生,偶尔有孤根独树,孑立于无边大地中,令人顿生微渺苍莽之感。太平机场,太平太平,如此念诵几遍,忽然便咀嚼出一种当地人自嘲的幽默意味来。

继续阅读“呼伦贝尔行记”

灶马

早上朋友在群里发了个虫子的照片,似蟋蟀,而身短,而体胖,四肢触须都长,后腿尤粗。大家争论这是什么虫子,喋喋不休,转而又为了蛐蛐蝈蝈的分别吵闹半天。后来有人上线,说这不是个灶马吗?一查果然。吾乡呼之为灶鸡婆子,或讹为扎帚婆子,我印象里一直以为那是蟑螂呢,原来却是蟋蟀和螽斯的近亲。

继续阅读“灶马”

斐济游记

大海,沙滩,海鲜,游船。赤道以南的悠然假期,热情友善的斐济民众,个性各异又同样可爱的同伴,以及和岛国天气一般晴雨无常、难以排遣的淡淡的孤独。

名为游记,实为日记。

一个人随团,总不免有些落落难合。又兼高度近视,一直都怯于下水,然则斐济这样的岛国,不下水就没什么其他选择了。闲极无聊,每天行程结束,大家都自由活动去了,一个人要不回房间,要不就在海边找个躺椅,一杯啤酒,一台手机,打开记事本,拉杂成篇,九天下来也积累了数千字。回到家里整理照片,随图配文,聊以记游。

十一月一日识。

继续阅读“斐济游记”

买车记

五月中的某一天,科目三通过。

小心翼翼停好车。驾考专用的捷达破烂不堪,不知遭过多少学员的摧残,进入怠速状态以后,在盛夏的炙热空气中剧烈震动,噪音惊人。副驾驶的监考官操着一口标准的广式普通话,在震动与噪音的干扰下音波时远时近,犹如信号不好的外星广播,以至于我谨慎地确认了好几次,我是不是过了?问到最后监考官颇不耐烦,连连摆手示意,就差一脚踹我下车,我才恭谨地说了声谢谢,推门出车,轻轻合上车门,然后转身狠狠挥了下拳头。

YEAH!

毕竟这意味着我持续数年漫长而屈辱的驾考生涯,终于结束了。

继续阅读“买车记”

儿时大雨

犹记小儿时,其夏龙卷风骤至,庭中双梧桐树,亭亭数丈,一时并为摧折。季父奉吾祖居水圳边,大水漫灌,一屋皆满。檐外雨下如注,雷响訇隆,虽数步之间交语不复可闻。予与兄弟三四人,大者不满十,小者可三四岁,短绔赤足,立堂内水中,深可半膝。各持盆甕当门,泼水相呼,其乐竟胜于平日嬉游甚矣。

今乃遽尔三十年,予兄弟皆长大分散,叔家旧屋亦易为华堂矣,而当日雀跃欢腾之状犹在目前。盖儿童烂漫,不省其险,但觉平生未尝见雨势如此者,踊之蹈之,如得至乐。

自顾中年黯黯,哀乐相寻,此境不复可得。惟家中小儿七岁,痴而慧,黠而顽,其不驯有过于此者。吾常嗔之斥之,追怀往事,忽释然而笑。

太白敬亭山诗

下班后课小儿读诗,至太白独坐敬亭山诗,审其题,则一独字而已矣。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众鸟孤云,平平写来,似无可道,然收之以相看两不厌,则回味便深。相看而我厌彼,高飞之众鸟是也;相看而彼厌我,独去之孤云是也。前句见孤高愤世之心,后句寓自伤见弃之意,个中情愫,又非苕龄童子所能解,昔年读诗,我亦未然也。

太白此诗,貌似恬然独坐,与摩诘辋川诗相类,然则上下俯仰两不相厌者,惟眼前青山而已,其中孤独绝望之感,不动声色间已自足动魄惊心,诚非寻常语文老师所能道也。虽然,吾持之以教小儿者,亦但说孤独而已。

随手记之,异日小子长大,或可期与汝重论此诗也。

故乡童谣

小时间,夏夜饭毕,桌子厨房收拾齐了,便开始洒扫庭院。

农家的庭院多是要晾晒的,兼着打谷场的用途。尤其是农忙时节,几乎每天晾谷晒稻,待日头落山,天光断夜,便收谷入箩,堆秆成垛。剩下的稻屑草叶和灰尘扫做一堆,引火点着了,红炎黯黯,轻烟袅袅。然后洒水除尘,把家里的竹床矮凳通通搬出屋外,左右排开,坐卧随人,便是农家乘凉闲话的时节了。

井中汲水,刚抹完的竹床,男孩子赤了膊便扑上去,一打滚占住了,清凉沁体,高兴得哇哇直叫。南风从村口屋巷中飘摇而至,萧爽中时时带着地面蒸腾的暑气。梧桐树上的蝉叫是慢慢歇了,墙脚的草虫又此起彼伏嘶鸣起来。翻身仰望,夜空明澈,银河贯地,繁星万点,令人无限神往。幼时的我便如此枕在母亲膝上,听她轻轻摇着蒲扇,或讲故事,或哼唱一些乡谣俚曲。记得有一首特别应景的,歌词大抵如此:

烟烟烟,不烟我,只烟天上的梅花朵,
猪砍柴,狗烧火,猫子弄饭笑死我。
阳鸡子挑水咯咯咯,鸡婆哩扫地请客坐。
客不坐,跳上坡槛骂叔婆。
骂得叔婆着了气,敲锣打鼓唱大戏。

现在想来,天上哪有什么梅花朵?可小孩子只知道小鸡小狗,七手八脚的,忙上忙下,做饭请客,那场面多好笑,客人也真是的,怎么就骂起人了呢?

或者骂人也没什么,热热闹闹,一场大戏,多好。

厦门

第一次去厦门,从厦门站搭车去曾厝垵,途经植物园。绕行于山谷之间,山光树色,绿意葱茏,从没在城市中心见过这样的去处,一路叹赏不已。

老婆曾经在厦门生活过半年,对鼓浪屿就如初恋一般,念念不忘。这次在厦门呆了六天,三度上岛,挺好的,但不如她向我形容过的那般美好。三丘田码头附近游客攒集,熙熙攘攘,如入闹市。倒是往里去一些横街小巷,游人稀少,日光慵懒,树影摇曳,携手漫行,异常舒服。

继续阅读“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