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游记

从熙熙春晚的成都,穿越崎岖险峻的岷江河谷,一路上溯,来到大雪纷飞的九寨黄龙。尽管有一些不愉快,但川西的风景确实让人着迷,以后得趁着秋天自驾重游一趟,方可无憾。

背包和设备

将发,前夜整理行李。准备很充分,甚至是过于充分了:

  • A7R3,1635GM 作为挂机主力,Batis 40 和 Batis 85 两支定焦备用;
  • 产生了会拍点视频的错觉,所以还带了收音设备:森海塞尔 MKE 440;
  • 同样为了拍视频,有时候难免要补光,所以又带了一个小号补光灯,Aputure AL-MX。非常小巧,但全功率输出足以亮瞎狗眼;
  • 一支备用闪光灯,神牛 TT350。现在的相机高 ISO 一点不虚,应对弱光环境绰绰有余,主要还是想着拍大逆光的时候,兴许要补一下面光;
  • 大疆 Mavic Air 2 畅飞套;
  • XPS 9575,路上处理一些应急工作应该足够;

以上设备加上电池线材充电器,装包之后的重量简直酸爽无比。

前后试了三个包,还是蒲公英的 Onemo 更合适,空间够大,定制性强,差不多能全部塞得下,而 Kolon Sports 的和神秘牧场的包都小了。

Kolon 的包,户外摄影定位,预留了很多插挂位和绑带,扩展性非常不错。底舱还能装点衣物,应付一趟周末出游刚刚好。可惜主舱并不大,勉强可以塞得下一机一镜加上无人机,而且满载之后还是太重,超过背负上限了?

神秘牧场才 16L,配一个内胆包,一机两镜勉强可以安排,但无人机就不好处理了,感觉很容易压坏……况且定位是都市通勤包,内置支架都没有,传说中绝佳的背负系统无从体现。

实际上最重的还是笔记本,将其转移至登机箱以后,Onemo 的背负性能足够了,甚至比较轻松。等过完这几天再看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4月24日后记:背包的背负性再强,也架不住自己贪多务得。

这一趟下来,真正用到的设备其实很少,就 A7R3 和挂机的 1635GM,以及 Mavic Air 2——就这样还有盈余,畅飞套装三块电池,两块用不上。

导游安排的节奏太紧凑了。举个例子,九寨沟这么大一个景区,说是一整天,其实掐头去尾就只有六小时的游览时间,中间还要在景区里吃一顿饭,怎么够?你每飞一次,那都是忙里偷闲和时间赛跑。晚上回酒店一看,嚯,第一块电池的电量还没下半呢。

视频其实也拍了,但除了无人机全都是手机记录……

所以器材尽量精简就好,别给自己增加无谓的负担。自驾游自然好,要玩要走,玩多长时间,都可以随心所欲任意安排。跟团还是轻装好,走马观花别想那么多,几点来几点走早有定数,并没有多少驻足赏玩的操作空间。万一耽误了集合,上车的时候导游代表全车游客问候一下您,十分尴尬。

自驾千般好,跟团万事愁。下次出去耍,一定自驾游。


下面进入正文。

4月11日

3点出门,乘地铁至宝安机场。4点半登机,5点10分起飞。6点50开始降落。云层之上夕阳正好,我一度误以为四月的日照便已如许悠长。随后飞机下降,还是缓缓落入暮色中,到地面就几乎是晚上了。

宝安机场

落脚的地方叫万象城曼雅酒店,听名字挺高级,毕竟挂着万象城的名头。从二环高架下来,果然远远望见万象城的大 logo,还有熟悉的 Ole 超市标,夜幕中闪闪发光。不料司机大哥稳操方向盘,缓缓驶近万象城,再毫无表情地擦肩绕过,转到后面一条偏僻小巷里。站在简陋的酒店大堂中,我不由哑然失笑,仿佛从丽晶酒店转战丽晶大宾馆的国产凌凌漆。

这次旅行源于一个名为“旅游体验师”的免费体验活动,除了机票和个人消费之外,理论上无需支付任何费用,但事后要交一篇游记。字面上好理解,模式近似什么值得买上的免费评测。陶小婧获得资格之后兴高采烈,但我怀疑就是旅行社淡季的常规操作。羊毛总要出在羊身上,要付出什么,咱们走着瞧。

放下行李,肚中饥饿,遂出外觅食。

才九点钟,外边的街道却已是行人寥落。两旁的沿街食肆一半都是串串店,但食客两三而已,更显冷清。以我的经验,入夏之后才是夜宵排挡的全盛之时,现在才四月,自然还早。

成都人似乎很爱坐竹凳,桌子和茶几一般高,竹凳也比一般的椅子要矮,但椅背高高支起,直抵后脑勺,颇显浮夸。小时候家里也有竹凳,但椅背只到腰部,貌似比例更协调些。

找了家店坐下,老板娘利落中带着一丝疲惫,我原本觉得四川口音并不陌生,结果她说话连珠炮一样,听上去节奏明快甚是带感,但就是听不太懂。

成都街头到处都有的串串

回到酒店,大堂里一群老头老太正在办入住,我怀疑那就是我们此行的团友。上楼略做收拾,草草睡了。旅行社打电话来预约,第二天五点就要启程,吓得我一晚上没睡好。

4月12日,黄龙

4点半起床,5点下楼。

一队游客迟迟未至,司机连番催促,越拖越久,最终吵了起来。约莫吵了有半小时,一对母女姗姗来迟,还在继续抱怨,说旅行社跟她们约的明明是五点半。司机早不耐烦了,大声问道:那你们走还是不走?女儿还在试图证明自己并不理亏,那妈妈却有骨气,一把拉住女儿,说不走就不走,我们要去投诉你!

司机冷笑一声,放下行李,一脚油门,九座商务车的发动机颤抖着发出怒吼疾驰而去。经过一个减速带,整车人都从座位上蹦了起来,我们坐在最后一排,脑袋都撞着车顶棚了。

到大巴车停车点,集合完毕,约6点出发。

导游是个剃着板寸的中年人,一上来就严正声明:生平最讨厌别人喊自己刘导,请叫我刘团长。你叫我刘导,导儿导儿的,别怪我叫你抠儿。其后又强势要求,在他讲话的时候请务必正脸看他,好让他认脸,要是没给记住,下了车再问他什么事,那就不好意思了,团长大人不管。

嚯,这谱摆的,感情您不是来服务的,倒是来管理的?

果不其然,车没走一会,就闹起来了。一位阿姨在聆听李冰如何修建都江堰的时候打了个盹,刘团长干咳几声,重重一顿,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他这么认真讲解,阿姨眼都不睁,那就是不尊重他,也不尊重自己的生命。

不料阿姨并不领情,当众回怼,说她4点就起床,你们旅行社拖到6点才发车,她年纪大了需要休息,而且闭着眼睛不代表她没在听讲。她的理由并没有获得团长的认可,甚至一度被要求下车。阿姨的三个朋友同仇敌忾,纷纷站起来为她说话,双拳难敌四手,何况是1V4,团长无奈翻篇,说出来旅游就是要开开心心,不要起无谓之争,呼吁大家冷静。

我并非完全不能理解导游为何如此激动,川西海拔高,在高度不断攀升的路段睡着非常危险,一定要坚持到平缓或者下行路段再休息,否则有概率缺氧昏迷——可惜的是,这位团长虽然很警觉,但既不懂尊重,也不会沟通。

大巴沿着岷江河谷一路上溯,两岸山岭崎岖,悬崖耸峙,不时穿过长长短短的隧道。为了防止山体滑坡和落石,崖面大都覆着钢丝网,这样的地形,难以想象古代的行客是如何克服的。

十点左右,在一个河谷小镇停了车。已经在国道上跑了四小时,严禁疲劳驾驶,司机必须休息20分钟,所以全体下车,该方便的方便,该拍照的拍照。

团长提醒,黄龙之上此时可能正是大雪纷飞,没带够衣服的赶紧在这里买个羽绒服,否则扛不住。特殊时期,一人感冒发烧,全团都得隔离观察——我就短袖T恤外面套了件软壳外套,吓得一哆嗦,赶紧去买了一件羽绒服。水蓝色的,颜色很漂亮,就像九寨沟的海子一样,每次脱下来,就有细细的白色绒毛像雪一样周身飘扬。

眼看到了中午,在缓慢地爬上数重层层叠叠的Z字形弯道以后,大巴车在一个竖着“蚕丛故里”大招牌的小镇上停了下来,在这里吃午饭。蚕丛与鱼凫,开国何茫然,真不知道这个故里是怎么考证出来的。团餐非常简陋,缺盐少油,难以下咽。然而我们没有想过,这并非此行之中最糟糕的团餐,细细回想,没准倒是最有料的一餐。

用餐点外面的景观

餐厅旁边有个厕所,门口贴着A4打印纸:农民自建厕所,自愿使用,收费一元。一位老大爷站在门口收钱,如果你告诉他没有现金,他也不说话,只是憨厚地笑笑,手指抬起,墙面上贴着一张微信二维码。白色的墙面早已斑驳泛黄,配上绿色的微信二维码,倒显得分外精神。

吃完继续上路,前往黄龙。算起来清早六点出发,下午两点才到景区门口,足足花了八个小时。

黄龙雪山

黄龙景区看着挺大,实际上内容非常少,核心景观只有五彩池,让我想起那种地图非常大但互动内容非常少的开放世界游戏。

从景区门口排队坐缆车上去,收费80元,行程5分钟左右。外面景色不错,但玻璃看上去好几个月没洗,让人刚掏起手机又不得不颓然放下。灰尘水渍,大好风光也架不住这样的重工业滤镜。

从缆车下来,一路步行,满山都是原始森林,残雪皑皑,草间树下随处可见。视野开阔处设置了观景台,苍山雪顶,遥遥在目。清冷的空气掠过皮肤,吸入鼻腔堪比薄荷糖,令人精神一振。可惜走了大半个小时之后,仍是如此重复的景象,未免就只剩长途跋涉的劳累了。

走了许久,到一个三岔路口,看路牌,得继续往上走五百米,才是黄龙最著名的五彩池。陶小婧已经走不动了,中途还租了氧气包补氧。我看了下时间,离预定集合还有一个半小时多点。五百米的坡而已,自度尚堪一试,于是便让陶小婧先行下山,我往上,回头再去追她。

遥望雪山
越过黄龙观,就是五彩池

顺着栈道一路攀援而上,其实并不远,越过黄龙观就到了。路上人不多,但池边依然游客攒集,各种搔首弄姿拍照留影。现在是枯水期,水位低浅,站在水边看得太明白,湛蓝黝碧的效果反而不太明显,心里觉得并无可观,排队到前面拍了几张照了事。绕路下山,登高回望,某些角度倒是不错。

可能是黄龙的标准打卡角度
其实就是小小几泓池水,矿物质晕染成五色。
个人更偏爱这种萧瑟冷寂的画面

下山开始下雨,也有可能是雨夹雪。我除了背负满载的设备之外,还帮陶小婧背了一个包,捆在背包顶部,下雨之后有些湿了,更增其重。下山 3.6 公里,刘团长约定的集合时间是五点,徒步配速四公里,一小时应该差不多。

岔路口一个藏族大哥倚栏斜立,手持领队小红旗,头戴兜帽,满脸络腮胡须,高原红的腮帮子,外貌粗犷,举止雄豪。我问他下山一小时可够?他说一个半小时。我又追问,像我这样的小伙子一个小时都不成?他呵呵一笑,说看个人情况。

不料全力走下来,后果很严重。黄龙最高海拔接近 4000 米,我原本只有一点高原反应,耳膜有时嗡嗡作响,并不严重。但走完之后,体力见底,到松潘县酒店之后头痛欲裂,一晚上没睡好。

晚上在一个叫做雪域卓玛的藏族村寨用餐,食品粗劣,不堪食用,青稞酒和酥油茶也寡淡无味,募捐套路倒是层出不穷。

4月13日,九寨沟

这天的计划是去九寨,一早醒来,头疼欲裂,早餐都没下去吃。本来托陶小婧去向团长请假,然而被他强行劝上了车——事后证明,资深导游的某些意见确实值得尊重。

上车并不是直接开往九寨,而是先绕到松潘县城外面的一个藏族村寨参观,免不了推销各种藏医藏药,还有藏民钟爱的银饰品,真能耽误时间。

接待的女向导名叫卓玛丹珠,普通话流利,体型颀长,举止干练,带着团友们去参观,陶小婧则陪我找了个地方坐下歇息,等他们逛完出来。以我的观察,导游带我们去此类购物点都是有时间要求的,这个寨子虽然不大,但也足足消磨了两小时才让我们离开。

陶小婧镜头下委顿虚弱的我

大巴越过一个山口,后面的海拔便一路往下,可以放心睡觉了。我早已支撑不住,随即昏昏睡去,醒来之后精神奕奕,恍若新生。高原反应还真是神奇,海拔一低 Debuff 立马解除。

九寨沟的水。既然叫沟,自然看的是水。

九寨沟呈丫字形,从沟口乘大巴直上,经过诺日郎瀑布,随之转入右岔口。原本这条路线的终点是原始森林,沿途还有天鹅海等景点,但2018年8月8日地震以后,此区域尚未开放,最远只到五花海。按照刘团长在车上为我们准备的快速攻略,五花海是他心目中九寨最美的地方。

因为在藏寨耽误了不少时间,我们到九寨沟已经十一点,从停车点步行到检票口,再排队乘车二十多公里到五花海,时间已是十二点。我们就在五花海岸边简单吃了一下午餐。

绕行一周,山林水木,不同的角度看去自有不同的美感。湖水郁郁如翡翠,水波湛然,水中多沉木,其枝干或粗或细,重叠交错,不腐不坏,如同长幼有序的树木组成的浮世,既凌乱嘈杂又深邃沉静,就那么神奇地陈列在水波下时光里。

藏族姑娘陶小婧

我们在五花海边盘桓了一个多小时,陶小婧还租了一套藏族服饰,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才出来。掐指一算,景点尚有很多,五点半集合,那后面的景点就不能再花这么多时间了。越想越气,为什么要去藏寨浪费时间?

随后乘观光车到第二个景点珍珠滩。滩尽头是一个瀑布,据说是八六版《西游记》拍摄片尾曲的取景地,所以瀑布下方有不少孙悟空猪八戒,专供游客合影。去年游贵州,小七孔瀑布也如此宣传。我只能善意地理解,可能两地都取过景入过镜?

珍珠滩瀑布,感觉不如小七孔水量充沛。两相比较,倒觉得小七孔更符合记忆中的画面。
据说是 2018 年八八地震从山头滚落的巨石,如今漆上了红字,俨然一处小景点。
路边的森林

下一个景点是镜湖。九寨黄龙的气候都变幻无常,刚到湖边,风雨渐作,只能把雨衣披起来。镜湖看起来比五花海宽广得多,估摸着走完要很长时间,其他景点就没时间玩了,于是在湖边拍了几张照就走。

风乍起,镜湖遂不成镜。

从镜湖乘观光车到诺日朗,然后转向丫形路线的左岔路,观光车走了半小时直抵这条线的终点长海。长海的海拔最高,下车居然飘起了霰雪,同时温度骤降,我和陶小婧都赶紧把备用的衣服添上了。

霰雪纷飞
转山仪式留下的痕迹?

准备妥当,下台阶到湖边,此处风景更胜镜湖。正打算瞅空放个无人机,不料旁边的工作人员说四点已到,开始清场,让我们赶紧乘车离开。WTF?这未免太早了一点,只能匆匆按几下快门离开。

长海
可以想象九月十月秋冬之际,红叶满山,白雪裹顶,那是何等美妙的景象。
长海一隅
很爱路边这些赤桦

离集合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后面几个景点又只能走马观花,一笔带过。不由得仰天长叹,时不我与,跟团游真是太不爽啦!

传说中的九寨沟之眼,五彩池(拜托你们取名字有点创意好不好……)
诺日朗瀑布,比珍珠滩瀑布更壮观些,但覆盖面积不如。

匆匆经过五彩池和诺日朗瀑布,想直接坐观光车到出口,看了看时间才四点半,又觉得太可惜了,于是又从老虎沟下车,打算再游玩一段。

老虎沟堰塞湖
沿着树正沟往下游走,一路水流湍急,更胜珍珠滩。
溪水争流,纵横成瀑。

我们沿栈道步行了大约八百米,看时间不早,已过五点,便找到台阶上了主路。上面正好是一个观光车站点,一班观光车正徐徐驶入,登车坐定,才知道这是末班车。放下背包,防水面料上的雨水交流泻落,瞬间浸透了我的裤脚,而我却游兴正酣,浑然无视。真的是意犹未尽,意犹未尽啊!


从九寨沟返回松潘的途中,因为海拔一直在攀升,所以刘团长一路滔滔不绝,为玩了一整天走了两万多步的我们炒热氛围,驱赶睡意。

虽然此君情商堪忧,涵养甚劣,并且非常自恋,特别爱提他三十多万的车子,成都市中心的几套房子,他和高官巨贾的交往以及得到的各种赏识提携,为后人留下的几百万资产以及精神遗产等等,每每叫人窃笑不已。但确实也算得上博闻强识:说起汶川本地名人大禹,他说大禹治水始于岷江,便甩出一句尚书“岷山导江,东别为沱”,浅陋如我,偷偷用手机查过才知道具体怎么写;亨廷顿的文化冲突论随口征引,王明珂的羌在汉藏之间信手拈来,还能以极快的速度即兴背诵心经全文,虽然我没法指出是否有错漏,但也不得不为之叹服。

凡此种种,虽然也未免有荒诞不经之说,但平心而论,即使不以导游的标准来衡量,也堪称渊博,某些方面也很负责,绝对是一个进取心很强的男人——但还是要吐槽,说话太难听了,不定时冒犯一下听众他可能不舒服。

刘团长就这么从藏传佛教开始讲起,从信仰讲到天葬,再讲到证明灵魂重21克的神奇实验,从苯教讲到文成公主入藏,再讲到如今的藏医藏药。不知不觉,天色渐暗,窗外下起了鹅毛大雪。黄龙和九寨都遇过雪,但都是霏霏霰雪,远不能和这样的大雪相提并论。雪片迎着车头纷然披落,眼看着在路旁越堆越厚,一时山林尽白。

一时山林尽白

要是自驾游就好了,脑中不自觉又蹦出这样的念头。要是自驾游就能临时停车,拍拍照,放个无人机,打几个滚,堆个雪人,岂不美哉?

因为下雪,沿途的车辆都放慢了速度,等我们到松潘县酒店下车,天色早已黑了。走出车门踩在地面,却发现松潘县的雪远不如路上那么大,连积雪都只有薄薄一层,兴致骤减,十分失望!

趁着团餐上菜的功夫,还是在院子里飞了一下无人机。弱光成像有些勉强,但雪后的山间小镇,稀疏的灯火沿着山道两侧亮起,连绵的屋顶一片素白,还是有些兴奋。

雪后的山间小镇

另外还有个好消息,鉴于昨天体力透支,把包里没用到的设备全放下了,今天游九寨虽然步数更多,但状态却保持得更好。吃完饭收拾一下就寝,身体并无异样,一觉睡到了天亮,甚觉宽慰。可见高原反应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运动过量体力透支。

4月14日,购物购物购物!

按照旅行社之前给的行程表,今天确实有诸如黄龙玉工艺博物馆之类的地方要参观,但也写了甘海子、风情藏寨之类的景点。没想到一大早开始,一整天下来,除了他妈的购物,还是他妈的购物!关于这件事的看法,为了避免在游记内发泄太多负面情绪,我另外写了一篇谨防旅游体验师套路专门揭露此事。

当天一共去了三家耗费两小时以上的大购物点:第一家卖黄龙玉,第二家卖藏药以及当地土特产,这两家可能还算正规,虽然关上门不够时间也不让走,绝对是强制购物。导游也非常重视,各种介绍动员,软的硬的十八般武器估计全用上了,他应该是能从中拿到提成的。

但第三家就不一样了,中午仅安排了20分钟的午饭时间,就把我们匆匆拉到黄龙酒店。里面明面上卖的是珠宝,实际上卖的是实打实的诈骗套路,只要在搜索引擎上查一查,就能找到大量揭露这种骗局的报道与文章。

从黄龙酒店出来,回到车上。导游这回倒没有积极动员,他的指标可能在上午已经完成了,或者这里他拿不到提成,我和陶小婧也没有买任何东西。前排一位贵州的阿姨满面春风满载归来,隔壁大叔小声问她花了多少,她说七万二。我心头一震,没好意思当面拆穿。

刘团长确实非常敬业,一直拖到四点半,我们才从黄龙酒店出发,返回成都。结果到了七点左右,他叫醒全车的游客,甚至没顾得上改台词,说现在我们走了四个小时,司机不能疲劳驾驶,按规定休息20分钟。大家不妨下车活动一下,该拉屎拉屎,该撒尿撒尿。

司机不能疲劳驾驶我们当然支持,问题是我们才走了两个半小时,离四小时的规定时间还差得远呢!然后你猜怎么着?他直接把我们领到了格桑花牛角梳的生产基地里面。不用说,这里有洗手间,但最主要的还是个购物点。

这种见缝插针式的购物引导,真的佩服!

4月15日,青城山

今天本来要去峨眉的,但已经退团了,连日又舟车劳顿,疲惫不看,上午就在酒店休息。

研究了一下接下来的游玩路线。成都周边可玩的地方非常多,在车上就听了一句,叫做“天府三九大,安逸游四川”。这广告词虽然不妙,但直白,三九大就是四川旅游的三块招牌:三星堆、九寨沟、大熊猫。九寨沟我们刚去,三星堆在广汉,成都开车过去个把小时,大熊猫基地则更近。如果能租个车,接下来还有两天半的时间,不但绰绰有余,还能再考虑一下其他景点,果然安逸。

七点钟下单租了车,租车公司约定十点之前送车到酒店。不料晴天霹雳,提前接到工作人员的电话,说车子即将送到,让我准备好身份证、驾照办手续。我一听懵了,这次原本是跟团的,没把驾照带身上,就问他驾照的照片行不行,再不济还有12123官方平台的电子档驾照。师傅冷静地一一否决,说他们只看原件,否则只能取消订单。

……

事到如今,只能重新规划路线,陶小婧喜欢道教,于是便改道去青城山。

青城天下幽

青城山分前山后山,前山多道教宫观,后山宜徒步赏景,一天游玩似乎不太够,于是便在携程上预订了山下的民宿。从城区打车到民宿,放下行李,先寻了一个小饭馆解决了午饭。我们按照深圳的标准,点了三个菜,不料上菜之后发现每盘分量都很足,虽然很美味,却剩了不少。

步行到青城山景区,大门一带营造得非常雅致,也很整洁,完全不同于一般国内景区脏乱差的印象,令人颇感意外。大门的形状和传统中国建筑其实并不太一样,倒像是川西少数民族的帽子,设计感很强。

青城山大门
门内外一大片园区,营造简单但雅致,像是传统园林与西洋样式的结合。

从门口不远的观光车站点上车,一路林木幽深,凄恻生寒。观光车速度并不快,但风吹过来就不得不抱紧衣襟,入夏当可避暑。

观光车在售票处下客,步行上山。经建福宫,赭墙碧瓦,重檐叠甕,望之亦颇佳,不入。

建福宫

过建福宫即青城山门,排队人也不多。检票入门,回首望去,青城天下幽牌匾正悬在大门背面。后面去天师洞,党国要员留下的题字真不少,按照其中一块碑记,这句话可能是党国大佬吴稚晖最先发明的。

山门

登阶而上,上面居然有一泓湖水,名叫月城湖。半山有湖,已甚奇,惟乘船可渡,又更奇。武侠小说里,青城山亦常设之名门大派,如此险要奇特的地势,为何就偏偏没人写过呢?或许是我看过的武侠小说太少?

月城湖摆渡船

渡过月城湖,就是登山索道了。乘缆车上去,至长生殿。自长生殿上去,就是上清宫了。

路旁花
长生殿

上清宫平平无奇,并无可观。题匾额者蒋中正,听山下的出租车司机讲,文革期间,上清宫的老道士在匾上涂了泥巴,才幸免于劫灰。

上清宫

自上清宫步行到老君阁。途中遇民工驱骡马四五匹下山,山路崎岖,负竹篓甚重,骡蹄蹴于青石板上,咔哒作响,从行人身侧过,有如雷鸣。山中潮湿,石阶多苔藓,时或跌滑,鼻孔喷息如有不堪,甚可怜悯。

老君阁立于青城绝顶,旧传是张大千闭关修习画技之处。古塔隳于地震,一九九二年在故址上重建新塔,高六层,规模甚大。塔中设有客房,可惜并未开放。绕塔周行远眺,西望则见川西群山,亦颇壮观。

老君阁远眺
老君阁远眺

自老君阁下山,另有山路可至天师洞,不欲原路坐缆车下山,即与陶小婧前后偕行。山路悠长,林木苍郁,偶闻语笑之声,邈然出于林谷中,倍觉其清幽。因念古人修道山中,不知几日方得下山一趟?仙凡两隔,此或近之。

深山之中也有人种菜,油菜花可喜。
这些石阶恐怕年岁悠长,不知凡几百年矣。

天师洞极好,在山谷最深处,清净深窈,游人绝少,甫入山门,道心自生,胜上清宫多矣。洞中高树深叶,颇植佳卉,正可谓禅房花木深。有客房可以借宿,其价低于我们在山下订的民宿,早知如此,于此过夜,岂不更妙?

五洞天。道教有洞天福地,分为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第五洞天即青城山,号“宝仙九室天”。
天师洞,相传即初代天师张道陵结庐修道之所。
常道通幽。
青城山中湿气甚重,屋宇之上、台阶之下苔藓滋生,看上去比实际的年代更久远。
山中不雨,亦带湿意,所谓“空翠湿人衣”者也。
庭中的菊花
茶室账房前悬挂的住宿价格表
吴稚晖所题青城天下幽

自天师洞下山,步行一小时到山下,当夜宿民宿。

4月16日,成都市内

4月17日,大熊猫

《四川游记》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