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了好多天


话说一回南昌没几天就开始感冒,难不成在南昌还能水土不服?就这么一边咳嗽一边流着鼻涕过完了一个乱七八糟的春节,好不容易熬到13号回上海,眼看快好了,只是还有点小流鼻涕而已,没想到这周一居然又开始恶化,至于到底是病情翻覆还是不幸受了同事的传染也搞不太清楚,反正到了昨天居然爬不起床了,浑身肌肉酸痛,一坐起来就头晕,没奈何请了天假在家睡觉-_-真是悲惨呀,而且没个人照顾一下,睡到11点以后,因为头天晚上胃口不好也没吃啥,只觉得肚子里空空如也甚是难受,只好勉力挣扎起来挨到楼下吃了点东西。捧着一杯热乎乎的甜豆浆站在初春的瑟瑟街头,却不知道走到哪里吃顿饭,想想某人烧的菜虽然色香味都不怎么样但至少也是不用俺动手就能吃得上的,一念至斯,不禁百种凄凉况味一时涌上心头呀。

某女人这几天一直跟俺抱怨在南昌家里的种种不自由,说要到上海来。俺的意见么,她不来倒也好,反正俺一个人在这里挺好的,虽然有些寂寞,倒也自由自在全没压力,俺挺喜欢这种感觉–虽然俺得承认时间一久难免受不了这种寂寞可能干出点这个坏事那个傻事来–唉,俺真就是那独狼呀,只要自己过得舒服,别人的好坏俺是不太上心的。某女人很喜欢倒苦水,这也是俺比较讨厌她的一个方面了,以前没事她就向别人哭诉俺的坏处害得俺的糗事儿到处传扬。现在她跑来跟俺说这说那的,俺当然不免厌烦了,那天听她说着说着不禁火上心头,兼之病中情绪不好就狠狠骂了她几句,凶巴巴地告诉俺要提前搬家跑到一个她找不着的地方从此跟她老死不相往来,然后她就伤心了愤怒了,然后这几天在线上就见不着她的影子了……事后想想,貌似俺做得有点过分了呀。不过要是她从此看清了俺的无情面目然后大彻大悟跟俺一刀两断,那也挺好。善哉善哉,南无阿弥陀佛。

那天很无聊去下载了一个QQ聊天室客户端,然后随便找了个聊天室进去厮混,然后又申请了个新号,准备痛痛快快轰轰烈烈地聊一回……结果过了两天,就厌烦了,好比一夜情过后,早上起来看身边那个女子,总是无缘无故觉得她面目可憎一样。很无聊,很无聊。周末两天去计划一点事情来做做吧。

以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