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雪


下楼时,忽然注意到空气中似乎有些极细小的东西在飞,起初也不以为意,以为是飞尘罢了。等走了一阵,终于停下脚步仔细去看,却发现是雪。

下雪了呀。去年在宁波呆了几个月,大概也是元旦前后下的雪吧。我对雪始终抱有一种莫名的爱赏,或许是因为雪落时神秘而静穆的气氛。陶诗说:倾耳无希声,在目皓已洁。行于雪际,路上就算稍有行人,只要不是在闹市便好,亦觉世界清净,此心安和。

就自今日起,自号雪庵。Blog 也改用此名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