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乡方言本字源流考

几年前,写过一篇小文吾乡方言,时间越久,便越觉得有必要全面整理一下。买了一本参考书,是张燕娣女士的《南昌方言研究》,获益良多,意见也不少。

之前也总结过几条经验,华南方言众多,包括南昌话在内,基本上就两种情况:其一曰有音无字,南方本是百越杂处,后来汉化,却总有一些古越语的残余留下来。其二是古音流变,讹为新字,却是我们能下功夫的地方。

江西方言纷繁芜杂,十里不同音。这里所谓的吾乡,自然不能覆盖整个南昌地区,而仅指我所生长的山村罢了。

地理部

吾族吾村

我生长的村子,那实在不能再小了,也就是十几户人家,一百来人,其中一半又与我一绪同支。

从村口的大路进来,就算是性子最慢的老牛,三分钟也该走出了屋场。屋场中间有一条主干道,微微隆起,像农民用尽全力时手上暴起的青筋,实则是因为下面埋着水管。向上游走,不一会就能看到水管口,以及清浅的水圳。圳两旁砌着长条的青麻石,洗菜,洗衣裳,洗脚,洗农具,是极热闹的社交场。

从水管向左另有一条路,跨过界沟,再过去一户人家,几间茅屋,先是左手边一片菜园,菜园一角立着一丛绿竹,风过萧然,下面曾有先父搭的猪栏。然后再走几步,右手边也都是菜园了。一条水圳便从菜园之间迤逦而过,上面架着青麻石桥,桥那边就全是稻田了。

我们那的村庄叫做村盘,又多是聚族而居,率皆同姓,也常以姓代村,叫做姓下。古人下字用得极多,大至天下,小至乡下,到现在慢慢少了,而吾乡犹存古意,姓下指村,屋下指家,灶下指厨房。

据家谱载,吾人原籍河北,自唐高宗时迁居此地,到现在也一千多年了。我一直很疑惑,为何这么长时间了,仍旧宗族不蕃,以至于人丁零落如此?

故老相传,都是隔壁刘家人害的。

大路从东来,向西南去。路北为支,路南为刘,姓支的只有一百来人,而姓刘的却有一千多。

好在前些年颇有同姓前来寻根认亲,东至江浙,西迄云贵,其邻近者亦有临川进贤,悉以吾村为源。看来枝繁叶茂还是有的,只是本根不强罢了。

邻村

越刘家,沿水圳而南,地势平缓,悉皆稻田。田垄间小路直而狭,自行车会面尚须停车避让,汽车自然不得通行。二三里外,墟烟可睹,其村曰田家坊。坊者,方也,人所在之里为坊。细时间不知坊字,误以为田家荒。

村路向西,山多地少,路多迂曲,有村曰范家山。范亦大姓,去大姑家必经其村,而土语如万,故常谬误。

水圳,港。

垱,堤坝。

界沟。

屋。做屋。起屋。大屋。屋场。堂前。灶房。茅茨。屋檐下。

祠堂。门头。

猪栏。牛栏。竹山。前头,后头。禾场。秆堆。

围子里。榕树下。石坑里。齐头坪。北头庵。

背后山上,金贵疤子大槽里。

壑里。

管子口。

天文

闪电,霍闪。

下雨,落水。淋雨,濯水。

时间

小时候,细时间里。

中午,当昼,清昼,昼上。

白天,日上,日里。

傍晚,夜晚边子,断夜边子。

阳光,日头。

晚,晏。

后来,末后,昨日,定日。

正月,腊月。

人文

站,欹。

笨蛋,孱头。

高大,莽。

服伺,服侍。

誊。写对子。

信迷信,革命时代的痕迹,也许之前有更好听的名字。拜菩萨,烧香,修吓,烧纸。

伦理

我们,我人。

你,倷,恁,皆汝之转音。

他,佢,渠,皆其之转音。

小孩,细伢子。死崽哩。短命鬼,打短命个。

老庚,同年。

yiya,姆妈。

姑郎,郎。

姨爷,姑爷。

舅公,舅婆。

嫡亲。

饮食

羹。

饮汤。煎巴。

现饭,油现饭。随菜便饭。

巴锅,糟糕了。

去货,完蛋。

de米,淘米。

澄,澄清,澄一道泥巴,音如腾。

焯。

汆。

煨。

北瓜。

pie腥,形容腥。

馊。

淘溲,喂猪食。

器物

调羹。

把碗。把缸。洋瓷碗。热水瓶。

当龙,瓢水器也。

底。通。

梳,篦。

被袱,袱单。

画杈,晾衣杆。

坐火桶。

交椅。

竹床。

竹簟。草席。

褯片,尿布。

屎骚尿臭。

芒捶,捣干衣服之用,形如木棒。

竹篙,晒衣服用的竹竿。

脚盆。

农事

下种,扯秧。耕田,耙田,栽禾,挑担,碾禾,打谷,机米。轧,沯,轧田。

淄泥。

垩田,垩下肥料。

剁柴,烧火。

藻鉴

量,丈量。

好,suo。尖,万。

腌臜,yexie,肮脏。

好,平整,吃价。

龌龊。

黠,聪慧狡猾。

狼抗。

罗。

孱,懦善,懦孱。

呆,ai。

呱叫。

拗捩,桀骜不驯。

争气。

啬,吝啬,小气也。

大方,手松,大康。

an,迂腐顽固。

硬mi头子,冥顽不灵,吊油瓶的。

懵,亦作猛,当以懵懂之懵为准,冲动无知。

言语

知道,晓得。

谈tuo,比较正式的聊天。

jijizhezhe,花言巧语欺人。

ce,通做策,大言欺人。

打谎,骗人。

suo泡,吹牛。

古话,老话。

相骂,吵架。

绝人,失道寡助者。

多人,多余的人。

卖屄个崽。

天收的。

打短命个。

仪表

客气,标致,漂亮。

做 xi 子,xi 气,帅气。

身体结棍,扎实。

莽,高也。细,瘦小也。壮。

肯大,长得快。

动作

谈tuo,话事。

落,跌,丢。

宽窄,阔狭。

一点儿,一滴子。

搞,舞,舞文弄墨,舞枪弄棒。mi,nie。

看,觑。

盖,罓。

端,掇。

掐,搲。扯,戳。

zhan一跤,跌,打一跤。

掟,扔在地上,

a,shi,塞。

惹,she不得。

tuo,整理。

zha,zhe,挠痒。

zha 在身上,压也。

chen,往下按。

寻,找。

卧,困。

liu,酸疼。

斗把,唱反调。

斗,组装。

禁,经,忍,瘾。

服饰

,缝补也。绽衣服,绽扣子。

she薄,形容薄。

动物

吾人说养老养崽方说养,于禽畜之类但说。看鸡看鸭,看狗看猪,且是平声,音如普通话之康。看大概有看护之意,但真正需要看护的地方,比如放牛,却不说看,而说。放牛就是映牛,也有映鸭映猪。

蟑螂,吾乡呼曰「蚻帚婆子」。查了一圈,有「甴曱」:典出甲骨文,象形字,釋義「蟑螂」。音「甲早」,可能「蚻帚」由此变易而来。

然而「甴曱」也可能是另外一种虫子,跳蚤,吾乡曰「虼蚤」,与甲早的发音更接近一点。而「蚻帚婆子」,我后来知道那种虫子叫灶马。

蝉曰 gieloli。

蚯蚓曰寒癥。《广韵》上声隐韵:“癥,蚯蚓也,吴楚呼为寒癥。

蚱蜢,zhenban。

菢鸡。

牛牯。

植物

杪,梢也。

dou,根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