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防旅游体验师套路

4月中旬,我和老婆大人去四川玩了一趟,详见前几日写的四川游记

此次旅行全因一个名为“旅游体验师”的免费体验活动,除了机票和个人消费之外,理论上无需支付任何费用,但事后要交一篇游记。字面上好理解,近似什么值得买上的免费评测。

在人人都是自媒体的当下,一篇详尽客观的用户免费评测,相比传统广告,亲和力强,可信度高,带货效果也更好。广告主看似无偿赠与,实则比传统渠道的广告预算便宜多了。这种模式,我并不陌生也无抵触。虽然也有过些许怀疑,但想的也就是:呵,不过是旅行社淡季的常规操作而已,预期别那么高就行。羊毛总要出在羊身上,要付出什么,当时抱定随机应变的心态,咱们走着瞧。

当然,现在基本可以下结论了:这玩意虽然名为“旅游体验师”,但其实就是零元购物团的老套路翻新

设套的人恐怕深谙人性,既要求抽签,事后又必须发表评测,最后,它投放的还是支付宝这样的大平台,如此种种,无不暗示“旅游体验师”多么幸运多么规范。如果它标榜毫无门槛完全免费,没准我们倒有所提防了。

除非您自信心理素质强大,精力充沛智商碾压,把和导游旅行社斗智斗勇当成乐事一桩,否则还是提高警惕,看到此类活动敬而远之。稍有不慎,浪费精力损耗尊严不说,没准钱包还要大出血,岂不追悔莫及?


抽中“旅游体验师”资格以后,所谓的“高级旅游定制师”会主动联系你,还会很贴心地提供多个不同路线以备选择。如果你马虎一点,这些旅游行程表恐怕看不出什么问题。其实里面有很多语焉不详之处,比如伪装成“黄龙玉工艺博物馆”这样的参观(强制购物)点,以及一笔带过的参观(强制购物)时间。如果你对此类细节有疑问,请一定追问到底,别像我们一样,等事后才明白过来这里面有多大的猫腻。

短短三天,大巴往返单程七小时,每个购物点强制两小时——据我观察,不到两小时绝对不让走,黄龙酒店更达到了两个半小时——而这样的购物点有四个。掐指一算,三天能玩的时间,极限一点,姑且每天算上12个小时吧,往返成都就花去14个小时,购物点8.5小时,加上各个景点、购物点之间来回消耗的时间,满打满算,我们就在黄龙玩了4小时,九寨沟6小时。

和最低标准的穷游比起来,住宿条件可能稍好,但团餐之劣,未必比得上猪食,加上被强制购物严重挤压的游玩时间,体验可谓相当糟糕。

我们4月11日傍晚到成都。12日一早起来,到车上导游一开口,我们就发现情况和预想的不一样。在和旅行社紧急沟通,问题没有解决,但拖着拖着车已经开进了岷江河谷,旅行只能继续,当天下午游黄龙。

4月13日游九寨,但去九寨之前参观了一个藏寨,几乎耗费了一上午的时间,到九寨就11点了。名为藏寨,其实差不多就是个购物点,主营藏医藏药藏族银器,但导游并未过分强制,想来旅行社和每个购物店签订的合作协议并不一样。

但到了第四天,4月14日,按照旅行社之前给的行程表,这天确实有诸如黄龙玉工艺博物馆之类的地方要参观,但也写了甘海子、风情藏寨之类的景点。没想到一大早开始,一整天下来,除了他妈的购物,还是他妈的购物!

自始至终,旅行社一直在强调,自己绝对不会强制购物。但什么才叫强制购物?把你拉到购物点,不管你买不买东西,不满两小时绝对不能出门不能上车,算不算强制?导游直接撂话,今天就是我创收的日子,你们不购物就犹如断我钱财杀我父母,对没有购物的游客各种明里暗里奚落嘲讽斥骂威胁,算不算强制?朗朗乾坤,煌煌盛世,难道非得把手直接伸进游客的钱包里把钱掏出来,你们旅行社才肯承认是强制?

我现在倒是看清了,压根就没有什么“旅行体验师”的幸运儿,就是前几年零元购物团的重生变种借尸还魂。这种把戏居然还能在支付宝这样的平台上公然上线,招摇撞骗,欺骗懵懂无知喜欢尝鲜的年轻人,和那些性格单纯的文艺青年。支付宝的运营、审核人员责无旁贷,云贵川的旅游监管机构也是严重失职。

也难怪第一天上车,导游在车上放话:“报了纯玩团的请在汶川下车,我们这是高品质购物团。”我们紧急和旅行社的联络人员联系,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并且明白无误地声明:如果不是纯玩团,我们马上下车,和纯玩团有差价我们愿意补齐差价。这位顶着“旅游定制师”头衔的妹子则一边敷衍拖延,说绝对不不存在强制消费和隐形消费,尽可放心;一边保证会严惩导游,必要情况下会予以更换。

就这么七点拖到十点,车过汶川,都开进岷江河谷了,就算我们有心下车,荒山野岭,人生地不熟的,从哪里下车?到何处换车?

何况他们早准备了后手,合同里写着,想退团可以,先补缴离团费用,横竖不亏。问题是这份合同怎么签的?试想你风尘仆仆飞机刚落地,正是旅途劳顿的时候,司机接往酒店的车上,手机屏幕上一份密密麻麻的合同递过来,谁有那时间那心情逐字翻阅,认真看完?谁想的不是旅游行程表都看过了,常规条款而已,没什么大问题。他们利用的就是游客这种怕麻烦的心理,早就算准了你一拉到底签名了事的过程。

旅行社声称会严肃处理导游,实际上这位自称刘团长的导游全程没有被处理过的迹象。以他的脾气,倘若被人举报到相关机构,或者遭所属公司严厉处罚,那还不得在车上当场发飙暴跳如雷破口大骂?他可是连乘客打个盹都会严厉要求对方下车换团的强横人物。

至于说更换导游更是无稽之谈。这趟旅游的路线规划本就分作两部分,前段三天走九寨黄龙,后段两天走乐山峨眉。不同线路由不同导游负责乃是常识,旅行社把常规的导游轮替当作安抚游客不满的欺哄手段,莫不是习惯了把游客当猴耍?峨眉山的猴子都不如你们吃相难看!

说实话我甚至对刘团长并没有什么怨言,除了说话难听让人不舒服以外,他还算尽职尽责,也早就声明过这是“高品质购物团”。至于开大巴拖游客去购物,并且各种动员洗脑软硬兼施,那也只是他作为一个“高品质购物团”负责人的维生之道,低价报名参加该类旅行团的游客应当有相应的心理准备,以及与之相匹配的心理素质。

追本溯源,这个问题还得直指旅行社。经营此类业务的旅行社恐怕遍及云贵川,其他地区则有待验证——为什么云贵川概莫能外?因为这个“旅游体验师”的资格本来就是去云南的,但云南忽然查出新冠病例,然后旅行社马上拿出四川和贵州的备选路线,最后我们选了四川而已。

这些旅行社打着“旅游体验师”的流行幌子,却把游客安排进“高品质购物团”,实际上就是零元购物团的龌龊套路。在游客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骗人入局,在我们已经有所察觉的情况下仍然各种推诿拖延、敷衍塞责。这可比明码标价的购物团恶心多了,购物团你有心理预期,这个就是全程玩套路。

我不知道当地的旅游监管机构在整个过程中扮演的是怎样的角色,但刘团长口口声声说的是,购物点的设置是政府为了拉动当地的经济建设,赚的钱都归政府统一管理安排,主要用于地方扶贫。我相信这样的说法具备一定的现实基础和合理性,旅游也就是这十几年逐渐兴起的事情,大部分的游客钱包并不那么厚实,否则不会专门造出一个叫“穷游”的流行词汇来。很多游客来了,徒然消耗当地资源,影响居民正常生活,却不能拉动地方经济,也难怪政府着急,出此下策。

相关机构处心积虑想从游客的口袋里多抠出一点钱来,能理解,旅行社要赚钱,地方经济要发展,地方政府要政绩,但真的不必如此丑陋。云贵川我现在都去过了,这些地方山水绝佳各具特色,人口密度也不大,旅游条件可谓得天独厚,随着国内经济发展,旅游前景只会越来越好,何必杀鸡取卵图一时之利?购物团这种形式,伤害的不光是游客(想体面就得乖乖掏钱,想省钱就不免人格受辱),也同样会伤害地区的旅游形象,其流毒余波甚至为效更久。更何况“旅游体验师”这种新潮幌子,伤害的是那些本来有足够消费能力或潜力的年轻人。

注重旅游体验的地区,一定能吸引游客一去再去,让游客花钱花得心甘情愿,走上可持续发展的光明大道。此类良性模式,国内国外都有诸多案例可供遵循。衷心奉劝当地的旅游从业者、监管机构,以及将旅游定位地方支柱产业的政府官员们,目光且放长远,切莫昧着良心沉迷套路。


说了这么多,其实当时的沟通并没有收到什么效果,最后还是愿赌服输,乖乖缴了离团费用,回到成都之后脱团自行活动。但经过和旅行社方面的交涉,至少保留了将此事公之于众的权利。

当天一共去了三家耗费两小时以上的大购物点:第一家卖黄龙玉,第二家卖藏药以及当地土特产,这两家可能还算正规,虽然关上门不够时间也不让走,绝对是强制购物。导游也非常重视,各种介绍动员,软的硬的十八般武器估计全用上了,他应该是能从中拿到提成的。我们为了避免受到言辞侮辱,也勉强消费了六千左右,实际上一个去黄龙九寨的纯玩团可能2000就够了,而且体验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但第三家就不一样了,中午仅安排了20分钟的午饭时间,就把我们匆匆拉到黄龙酒店。里面明面上卖的是珠宝,实际上卖的是如假包换的诈骗套路,只要在搜索引擎上查一查,就能找到大量揭露这种骗局的报道与文章。

我引用一段在此:

孙女士告诉记者,她从网上订了10月10-12日九寨黄龙三日游的团,团费近1300元/位,并不是低价团。旅行最后一天返回成都的路上,旅游大巴停在茂县县城附近的一个院坝子里,导游说这家“鸿福翠宝店”可以看一看。结果等待他们的是一场“花式”销售骗局。

“商家把氛围调动得特别好,我们不知不觉就被洗脑了。”孙女士说,自称“富二代”的店老板先大方送点小物件,在“礼尚往来”的心理下,游客都认为自己也应该展示善意和慷慨;接着老板搬出父母和孝道,说自己之前如何不肖,让父亲伤心,如今他想证明给父亲看他能有所成就,需要游客们支持,在不知不觉中对游客进行情感绑架;看到游客稍有犹豫,老板又号称“半卖半送”,不断降价卖东西。一环接一环的诱导下,孙女士买了一个玉坠,同行的另一对老俩口花999元买了一对墨玉佩。店里面有一些隔间,临走时孙女士观察到,还有一堆游客涌入其它隔间,也有一个疑似“富二代”的年轻人在说着类似的话。

新浪四川 2020年11月4日报道

类似的骗局 2018 年央视就报道披露过,为什么到今天还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云贵川的各个地区?甚至还迭代进化出了各种新版本,那可不是路边打游击战的流动商贩,而是包下了整整一栋楼的大卖场,何以如此明目张胆公然行骗?实在是叫人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也不敢多想细想。

从黄龙酒店出来,回到车上。导游这回倒没有积极动员,他的指标可能在上午已经完成了,或者这里他拿不到提成,我们也没有在这里买任何东西。前排一位贵州的阿姨满面春风满载归来,隔壁大叔小声问她花了多少,她说七万二。我心头一震,没好意思当面拆穿。

刘团长确实非常敬业,一直拖到四点半,我们才从黄龙酒店出发,返回成都。结果到了七点左右,他叫醒全车的游客,甚至没顾得上改台词,说现在我们走了四个小时,司机不能疲劳驾驶,按规定休息20分钟。大家不妨下车活动一下,该拉屎拉屎,该撒尿撒尿。

司机不能疲劳驾驶我们当然支持,问题是我们才走了两个半小时,离四小时的规定时间还差得远呢!然后你猜怎么着?他直接把我们领到了格桑花牛角梳的生产基地里面。不用说,这里有洗手间,但最主要的还是个购物点。

这种见缝插针的功夫,真的佩服!


4月25日后记:事后我们在各种渠道投诉了该旅行社,几天后旅行社联系到我们,返还了1000元的离团费用——理论上我们买的黄龙玉也可以退货,但想想算了,就当是花钱买个教训。

但可以想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这种套路都难以杜绝,甚至可能还会以更新潮的面目出现在大众视野内,这篇博文并不会因为我们的故事完结就失去意义。就算只帮到了一个人,何尝不是无上功德。

免费的午餐最贵。希望大家能提高警惕,享受旅行,享受生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