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粉

初六晚上,在贵强家里办了一顿迟到的年夜饭。

预席者,我家五口,贵强家四口,志勇小丁两口。我炒了两盘米粉,一盘放了辣椒大人吃,一盘放了蘑菇,没有辣椒,小朋友吃。满座品尝过后无不叹赏,表示平生未尝吃过如此美味的炒粉,没多久一扫而空。后来志勇看小朋友们只顾看电视,又去把他们那盘蘑菇炒粉也端上大桌,很快也吃个干净。

继续阅读“米粉”

最近常用的一个表情是一头小猪,通体粉红色,细长的吻,憨憨地躺着,睡得正好,仿佛嘴角都带了笑意。这时从画面上方伸出一只手,并拢五指,恰似如来神掌一般凌空拍下,临拍到的瞬间又明显收了力气,落在猪身上,那小猪便头脚一震,似乎弹性极佳,但它并不起来,只想继续躺。

微信最近上线了拍了拍的新功能,我这个拍小猪的起手式可谓是此功能的具象化,并且得其先声了。时间一长,肥猫便说这是我的宠物猪。我说哪来的宠物猪,小时候家里倒是养过猪。

继续阅读“猪”

鲁迅与绍兴陶氏

周作人在《鲁迅的故家》书中写道:

且说这百草园是在什么地方?因为我们所说的是民国以前的事,所以这应当说是浙江的会稽县城内东陶坊,通称东昌坊口,门牌大概是三十四号吧,但在那时原是没有门牌的。

则周家故宅,原来又叫东陶坊,或曾有人于此制陶?抑贩陶?或曾有姓陶的名人或大族居之?或者竟不得而知了。

继续阅读“鲁迅与绍兴陶氏”

由鲁迅而至郁达夫

郁达夫在《回忆鲁迅》里面写到:

凡是认识鲁迅,认识启明及他的夫人的人,都晓得他们三个人,完全是好人。鲁迅虽则也痛骂过正人君子,但据我所知的他们三人来说,则只有他们才是真正的正人君子。现在颇有些人,说周作人已做了汉奸,但我却始终仍是怀疑。所以,全国文艺作者协会致周作人的那一封公开信,最后的决定,也是由我改削过的,我总以为周作人先生,与那些甘心卖国的人,是不能作一样的看法。

周作人且勿论,毕竟于郁达夫有知遇之恩,且与文坛晚辈来往,向来是风度极佳而口碑极好的。不过对其夫人羽太信子评价如此之高,至与周氏兄弟等量齐观者,倒叫人很意外。须知信子的脾气不好,甚至有狂躁症的嫌疑,记录繁多,几于确凿无疑,周作人晚年也常有抱怨,亦是明证。

继续阅读“由鲁迅而至郁达夫”

读鲁迅日记

闽客闽菜

1912年8月12日记,半夜后邻客以闽音高谈,狺狺如犬相啮,不得安睡。

9月18日又记,夜邻室有闽客大哗。

9月20日又记,夜雨不已。邻室又来闽客,至夜半犹大嗥如野犬,出而叱之,少戢。

10月7日又记,晚邻闽又嗥。

此翁苦闽客久矣,不惟鸟语不通,且常作嗥嗥犬吠。牛公大碗者,闽人也,自云胡建人喜喝酒行令,一上酒桌大多化为哮天犬矣。

未久,11月23日记:夜风。院中南向二小舍,旧为闽客所居者,已虚,拟移居之,因令工糊壁,一日而竣,予工资三元五角。

盖此屋空置,鲁迅即迁入以镇厌之。

9月27日,时正为闽客所苦,记之曰:晚饮于劝业场上之小有天,董恂士、钱稻孙、许季黻在坐,肴皆闽式,不甚适口,有所谓红糟者亦不美也。

闽客闽菜,并可厌也!后来去厦门大学不欢而散者,读此数章,事皆前定。

继续阅读“读鲁迅日记”

烧烤摊的风味人间

跟儿子一起看风味人间。

这集讲夜市江湖,于他都是新鲜体验。小朋友平日就是家里学校辅导班,周末商场公园,远一点也不过节假日去趟海边。老人护着,怕出事,就不放他独自出门。这阵子看着大了,我连哄带赶,让他去楼下自己买冰淇淋。想必是一路小跑回家,刚出电梯就听见动静,一溜烟哇哇大叫冲进门来,好比刚从什么刺激冒险中逃出生天,既兴奋又后怕。后来让他跨越马路到街对面麦当劳购回儿童套餐,更堪比游戏里菜鸟开荒,到家时一手捧着冰可乐吸得叽咂有声,一手把装着儿童套餐的食袋咣一下砸在餐桌上,倒像是赏金猎人交了大人头回来,真真神气到不行。

继续阅读“烧烤摊的风味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