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乡方言本字源流考

几年前,写过一篇小文吾乡方言,时间越久,便越觉得有必要全面整理一下。买了一本参考书,是张燕娣女士的《南昌方言研究》,获益良多,意见也不少。

之前也总结过几条经验,华南方言众多,包括南昌话在内,基本上就两种情况:其一曰有音无字,南方本是百越杂处,后来汉化,却总有一些古越语的残余留下来。其二是古音流变,讹为新字,却是我们能下功夫的地方。

江西方言纷繁芜杂,十里不同音。这里所谓的吾乡,自然不能覆盖整个南昌地区,而仅指我所生长的山村罢了。

继续阅读“吾乡方言本字源流考”

吾乡方言残片

其一

深圳的「圳」字,大家见惯了,一时间看到,可能会觉得极普通。但若问你,可曾在别处见过?恐怕你就反应过来,哦,这字原来是有些生僻的,继而便生出一种微妙的疏离感。以前有首歌叫做最熟悉的陌生人,这字怕也如是。不过我却另有一层亲切的意思,盖因我的故乡也是这般用法。

我的故乡在山里,虽说海拔也不过几百米,叫丘陵或者更合适。梅岭自东北迤逦而至,将本县与毗邻的安义隔绝开来。它的余脉从我们村背后横贯而过,复向西南去,连绵不绝几百里。这中间有一座名山,叫做梦山,山上的庵中供奉着一位娘娘,传言求梦甚灵,是以数百年香火不绝。梦山的名字,自然也是因此而得。

梦山脚下有一大一小两座水库,灌溉着方圆一带十几个村落。那西边较小的水库,从堤垱下引出一条水渠,顺山脚蜿蜒二三里,便到了我们村。傍水渠边筑了几条青麻石,平日里浣衣洗菜,都在那青石板上。倘有人问村里的细伢子:「恁娘在不?」若非农忙时节,那不在时大半会答:「在水圳上呢。」

水圳就是我们那里水渠的叫法,但细时间读书,并没有教过这个圳字,就算是天天说着它,却不晓得到底是怎生写法,或者连想也不曾想过这个问题。所以末后知道深圳这个地方,不禁豁然开悟,就好像在这天涯海角的岭南城市,忽然遇着了故人一般。

继续阅读“吾乡方言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