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西自由行

又一次部门的团建。

路线众多,而我却没有太多地方可以选。设计组的同事商量着去肯尼亚,爱摄影的增哥想去东欧,甚至有人去北美组团自驾横跨东西海岸线。他们来找我,说小七,我们一起去吧!我摇摇头,默默选择了日本。

家境清贫,不免难以启齿,毕竟在所有路线中,日本是为数不多团费万元以内的目的地了。

继续阅读“关西自由行”

呼伦贝尔行记

六月七日,早起,自宝安飞抵哈尔滨太平机场,与俊俊等一行四人会合。

飞机徐徐将下,俯瞰大地,悉皆平原,略无起伏。田畴罗布,阡陌纵横,此时正当新苗方濯,诸绿未生,偶尔有孤根独树,孑立于无边大地中,令人顿生微渺苍莽之感。太平机场,太平太平,如此念诵几遍,忽然便咀嚼出一种当地人自嘲的幽默意味来。

继续阅读“呼伦贝尔行记”

斐济游记

大海,沙滩,海鲜,游船。赤道以南的悠然假期,热情友善的斐济民众,个性各异又同样可爱的同伴,以及和岛国天气一般晴雨无常、难以排遣的淡淡的孤独。

名为游记,实为日记。

一个人随团,总不免有些落落难合。又兼高度近视,一直都怯于下水,然则斐济这样的岛国,不下水就没什么其他选择了。闲极无聊,每天行程结束,大家都自由活动去了,一个人要不回房间,要不就在海边找个躺椅,一杯啤酒,一台手机,打开记事本,拉杂成篇,九天下来也积累了数千字。回到家里整理照片,随图配文,聊以记游。

十一月一日识。

继续阅读“斐济游记”

厦门

第一次去厦门,从厦门站搭车去曾厝垵,途经植物园。绕行于山谷之间,山光树色,绿意葱茏,从没在城市中心见过这样的去处,一路叹赏不已。

老婆曾经在厦门生活过半年,对鼓浪屿就如初恋一般,念念不忘。这次在厦门呆了六天,三度上岛,挺好的,但不如她向我形容过的那般美好。三丘田码头附近游客攒集,熙熙攘攘,如入闹市。倒是往里去一些横街小巷,游人稀少,日光慵懒,树影摇曳,携手漫行,异常舒服。

继续阅读“厦门”

从东涌到西涌

出发以前,不止一位朋友警告过我:从东涌到西涌是一段艰难的跋涉,要有心理准备。但在我的想象里,它仍然只是一段漫长的海岸线漫步而已——也许时间会久一点,五六个小时嘛,大家都这样说。

不过当我们翻越婚纱基地的防护栏,站在东涌的海边,不禁露出了自信的微笑。不远处,海岸线上的小山头高低起伏,它们看上去并不像先驱们形容的那样难以征服,我们更在意的是此时的天气,灰白的云层遮盖了天空,但穿过弥漫于空气中的雾霾,强烈的紫外线还是让我们觉得燥郁难耐,海面上灰蒙蒙一片,这样的天气既不适合徒步,显然也不是拍照的好时机。

海岸线上的小山头高低起伏。

继续阅读“从东涌到西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