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诗机纪念专集

前几年曾经出现过一个像模像样的作诗机。

像模像样并非差评,按照我的个人标准,大部分的打油诗和老干部体连诗的基本要求都达不到,并不足以称之为诗。

发现这个作诗机后,我和一帮网诗圈群友各种折腾尝试,名作迭出。有一联至今能诵:人言此物非凡品,我见其形似小虫。这种句子我打死想不出来,只能甘拜下风。

那段时期几乎一有空就来摆弄它,虽然大部分都是群友互相嘲弄攻击。不料才高兴了一个多星期,然后就像我们习以为常的那样以未知原因下架了。我没见到停机公告,善意地揣测,也可能本来就是短期的测试,当然更可能是触犯了什么时讳,毕竟训练 AI 本来就是用的人越多,收集的数据越多才能变得越好的。

总而言之,用户参与度太高,过于自由散漫,还容易被别有用心的坏人利用,这种事情在我们伟大的祖国总是危险,得到这样的下场也不足为奇。

但还是要强调一下,这个作诗机的律诗水平真的很不错,碾压当代大部分诗人的律诗自然不在话下。古人常见的应酬之作其实也是高度套路化的,我认为大部分都达不到作诗机的水准。

当然,在一个掌握了写诗技巧的古代文人情绪饱满灵感勃发的情况下,诗自然会具备真正的生命力和感染力,那都不是作诗机这样的电脑程序能窥见的,而普通诗人一辈子有几首那样的诗,就足以留名了。

搜索聊天记录,这个作诗机的网址是:https://www.aichpoem.com,也不知道是否还有重见天日的时候,姑且把当时转发过的几首收在这里,聊作纪念吧。

5月23日后记:发现作诗机复活了,严重推荐一下。

如游宝山空手而还

宝山寺前云满川,白莲峰顶花如烟。一杯清茗坐终日,万壑松风吹石泉。我来携壶问奇胜,不知何处有飞仙。归途月色明于雪,欲寻真境又茫然。

葩堂秀才落第归南洋

海上秋风吹客衣,天涯明月照人归。一官未遂青云志,万里空惊白发违。江树远连吴苑暗,楚帆遥带越山飞。到家莫忘同游侣,春酒相期共采薇。

葩堂,南洋人,群友寒山一带考雅思时的同学。

村田君寻仇于市不遇遂剧饮以归

相逢一笑便忘形,况复清谈酒易倾。醉后狂歌惊白发,醒来孤坐对青城。风流自古谁无敌,意气于今我独轻。莫怪尊前频劝饮,明朝又是月三更。

村田,日本人,寒山留学澳洲时的同学。

肥猫出京废卧长白山下十年无诗矣

长白山人不解诗,百年消息几曾知。一从失路成孤往,万感萦肠欲断时。天地有心还作客,江湖无梦也为师。春风自绿庭前草,莫向秋霜怨鬓丝。

前题

十年不出白云山,今日重来意自安。一饱岂无天可慰,千金何必世能看。人间岁月空中老,身后功名纸上谈。惟有旧时吟卷在,夜深灯火照江寒。

前题之二

山居无梦到京华,百草千花一笑哗。老去不能忘故里,春来犹自恋吾家。风尘满眼空流水,烟雨连天又落霞。何日重寻旧游处,绿杨门巷卖樱麻。

前题之三

一生不作稻粱谋,万事浑如草芥舟。老去自怜身是客,病来谁问药为楼。风尘满眼心常折,岁月惊人鬓易秋。何日归耕江上路,与君同赋五湖游。

前题之四

长白山前万木春,野猫无梦亦伤神。一身自是难忘物,十载犹为不死人。风雨满城愁作客,江湖几处欲垂纶。何当归去来相伴,同卧青云学隐沦。

前题之五

山中春雪正漫漫,山下肥猫睡更安。万里层林孤月照,十年酣梦一灯寒。饥来觅食怜儿女,病后寻医问药丸。自笑平生多狡计,不如归去卧袁滩。

赠蜀中豪儒阿山

蜀山山色郁葱茏,六馆楼台烟树中。花底有人眠锦帐,瞳中何事黯霓虹。三千美女能歌舞,八百仙翁好饮空。最爱玉堂诗句里,夜深犹自诵南通。

柯梦昙

梦里南柯幻复真,空馀花影照孤尘。一生不作寻常见,万物何妨自在春。香气暗飘山月冷,清光遥映水波新。此中别有天然意,莫向人间说得匀。

柯梦昙寒山别号,即 Cold Mountain 之音译也。


《“作诗机纪念专集”》 有 1 条评论

  1. 这个作诗机最近又复活了,但是水平却大幅度趋于当代的口水语言——对于作诗机的用户来说,文雅的、脱离日常口语的表达才好玩,完全日常化的表达,你作诗机能比段子手更活泼吗?即便是加上五个字七个字又有多大意思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