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与作诗机

肥猫少年时,才气横溢,不可一世,好歌行乐府,众目之为当世李白。中年后改弦易辙,尝作七律,牛教授见而疑之曰:无乃作诗机乎?适逢作诗机重新上线,因赠肥猫。

手捉柴刀尺许长,童年锈蚀杂阳光。斩平野外青蒿地,误入中年黑墓场。嘎嘎智能人复活,徐徐记忆体消亡。残余片段重输入,代码生成第几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