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阁光明顶之什


此皆上网以后,天涯之前所作。看才子佳人之作看得多了,总是些风月闲愁,于诗律用韵,也在这时期慢慢入门。

獨酌
獨酌何須伴,青燈相對癡。夜寒知酒暖,沉醉解春衣。

西樓十二絕句
西樓公子抱琴吟,名劍風流兩無倫。借問此間誰相識?樓頭明月是故人。
西樓公子是何人?來似長風去似雲。拔劍了卻恩仇事,抱琴來為美人吟。
西樓公子笑橫琴,拜倒昆侖不敢吟。何以共君生平意,杯中酒與天外雲。
西樓公子黯銷魂,依舊相思到夜深。小院薔薇自零落,天涯明月相照人。
西樓公子也銷魂,攜取離愁向白雲。相送相逢月都滿,何人何日來對吟?
西樓公子枉多情,未拔青鋒世已驚。只是今生長沉醉,江湖誰去問不平?
西樓公子橫流淚,散盡千金未肯惜。忘卻當年驚世心,空餘今日如山氣。
西樓公子罷登臨,風月宜人只不真。了卻世間功名後,再攜琴酒謝詩魂。
西樓公子振長衣,何以別君酒一杯。刀劍紛紛何日已?願君與我斟酌之!
西樓公子恨幾重?花未凋零酒未空。忍向浮雲一揮手,獨回滄海禦長風。
西樓公子枉多情,未道別離已涕零。今後休提逍遙事,但餘清淚在北溟。
西樓公子一狂生,久負今生不羈名。誰道江東無人物,攜來書劍看橫行。


草色青青似怯寒,春來猶不渡前川。東君豈是無情客,已著煙花在後班。

絕句四首
醉把青萍示與人,江湖老盡少年心。再無縱橫癡絕氣,但得雙流淚向君。
年年雪月與風花,處處煙波即天涯。攜劍新登奇絕頂,題詩不管大方家。
平湖水暖泛微波,遠杵聲柔笑語和。驚動春風沙際去,分開柳絮見雛鵝。
聚散從來看不真,笑依征棹盡離尊。何勞君等頻追憶,已寄桃花是後身。

走筆短歌行五十韻寄西樓草閣諸故人
唱徹陽關曲,長嘯下西樓。江上一回首,襟間雙淚流。忍隨孤雁去,同向五湖遊。平生縱橫志,飄零空自羞。當年何磊落,寶馬短輕裘。豈入春申門,獨過大樑州。千里不辭遠,孤身報舊仇。殺人鬧市上,笑拂兩吳鉤。餘豎更不顧,振衣上樓頭。橫琴歌一闋。慷慨謝同儔。前度遊俠氣,翻為風月謀。賀蘭古士風,和我以箜篌。其氣雄且傑,謂若蛟龍遒。激蕩波濤間,風雨忽來投。曲罷四睥睨,胸中意未休。矯矯燕公子,風雅是為酋。梅愛林和靖,竹知王子猷。月圓分韻詠,花好共君謳。月落花殘後,香魂為君留。抱琴絕世姿,襟懷空穀幽。風輕雲渺渺,蕉綠雨颼颼。深溪隔松響,新柳煙外柔。驚鴻自來去,只得幾回眸。俊逸惟海月,清新讓方侯。慚愧不相識,傾慕未能酬。我自沉淪久,文事懶綢繆。每攜一壺酒,酣睡百花洲。亂紅插鬢滿,陶然忘盟鷗。瀟灑風塵裏,吾甯與蘭舟。翩翩紅樓下,落落諷雎鳩。但為佳人故,不辭更長愁。佳人隔秋水,相思亦無由。臨風一悵望,揮淚學楚囚。從此甘沉寂,彷徨幾度秋。朱顏都改盡,紅葉空流溝。故人或我憐,晝夜以心憂。奉我黃藤酒,複薦碧糯粥。涕泣以相諫,拳拳此情尤。人生得知己,斯世複何求?願為一長醉,頹思到此收。憤然張羽翼,便欲主沉浮。江東英氣在,誰更論曹劉!倚劍長天外,昂立何赳赳。滄海橫來渡,只手補殘甌。功成身亦退,倒騎函關牛。富貴原糞土,人世本蜉蝣。還隨赤松子,采藥到蓬丘。多謝諸舊友:聚散兩浮漚。試問百年後,天涯相憶否?惟有樓前月,若此心悠悠。

吳鉤曲戲贈小平點兄
我本逍遙客,長嘯獨登樓。要與座中英,談笑論風流。憑欄每懷古,日暮一回眸。此地周旋久,何事忍淹留?刀劍渾如夢,江山只是秋。取酒澆離恨,把盞看吳鉤。那知遠遊意,都成去國憂!小晴便霏雨,故山天盡頭。平生不流淚,今宵淚不收。點點飛鴻過,閨中應共愁。人倚桃花瘦,寄語到滄州:頭白莫空待,早日著歸舟。

行路難 周君夜行,跌傷一足,因戲贈
深巷燈昏樹影闌,新晴泥軟路初幹。遙聞犬吠風聲裏,公子歸來酒半酣。笑攬柳腰君醉否?柳羞不答自蹣跚。柳更回首人不見,倒在溝邊積水間。可憐欲起渾無力,今日方知行路難!

十六字令 愁
愁,縷縷相思鬢邊秋。人不見,酒盡淚空流。

江南春
千里夢,一樓煙。簾開新月冷,花落水雲閑。梅花吹徹西風裏,獨倚闌幹人未眠。

相見歡 駒形由美
今生誰與相從,死生同,可惜天荒地老亦匆匆! 胭脂淚,風雲氣,盡成空,總是當時成敗誤英雄!

相見歡
飛花落絮江頭,送蘭舟。此去卿卿珍重,淚雙流。 征人遠,離懷亂,怕回眸。試倩水雲遮斷,這多愁。

武陵春 踏春
二月春風寒更暖,拂水柳分斜。病久懨懨不慣車,得得履平沙。 湖畔桃紅曾記早,忘了那人家。正惱家家有籬笆,轉角處、一枝花。

效放翁書懷二章
早歲豪情勒萬牛,如今都作稻粱謀。虛名盡可遺才子,大業何時付我儔?投筆每於花下歎,傾杯常有淚先流。三年染就雙襟雪,一嘯來登百尺樓。
羈旅窮愁又一年,家山回望各淒然。縱橫刀劍平生志,落拓詩書此世緣。好夢無情來枕上,舊遊多故別尊前。江南合是傷春地,三月飛花未捲簾。

別情
悵然揮手送蘭橈,隔水衣襟帶雨飄。天海從今知渺遠,煙花如舊惜清寥。獨憑瘦影憐青鬢,誰為離魂咽碧簫。自有相思遮不斷,隨流東去暮還朝。

戲題自行車
車似通神號自行,自行也倩自調停。咿呀總怪人無力,蹉跌都因路不平。但管面顏嫌破舊,誰憐鏽跡問陰晴。從來樓下積塵物,總是前春新造型。

臨屏二首
多情自古傷別離,忍折江頭未綠枝。開盡名花難遍寄,流幹清淚已如癡。年來蹤跡詩多少,此去重歸更幾時!多謝春風舊相識,行舟回顧草依依。
功名余事何足論?鬢上浮煙襟上塵。卷得風雲堪養氣,推開世俗已驚人。今生抱玉何難售?此處題詩亦可存。多謝薛公殷切語,且聽廬外葉紛紛。

琥珀
琥珀無情似有情,秋瞳脈脈淚盈盈。青松搖落曾回首,碧壑沉淪且未驚。深愧精魂凝恨死,獨憐幽怨訴誰聽。誤因流水披塵出,寄與佳人已自輕。

花落
半傷花落半傷春,衣上啼痕雜酒痕。香雪依人還不語,清塵埋豔已消魂。芳心流落歸何處?春意飄零剩幾分?不管明朝風雨起,今朝先已罷金尊。

漫興
浩蕩神州又一年,春光獨不到西園。搴帷草色侵愁亂,掩卷風聲和夢眠。粗了今生催命債,尚賒前月買書錢。爭如花落人猶戀,小別紅塵總淡然。

光明頂與蝠王、風雨樓主同作轆轤體五首
疏影年年雪半闌,浮香脈脈侵幕寒。奇書亂疊連青嶂,陳墨閑調破凍灘。掩卷猶存千古想,推窗還對一盆蘭。飄零楚魄離騷怨,今日空傳切雲冠。
荒村潦倒負儒冠,疏影年年雪半闌。對酒飛霜侵句冷,拋書暮氣入簾寒。誰憐素鬢慚妻子,獨慣淄塵謝釣灘。稍喜如今蕭瑟態,籬門猶解種幽蘭。
行愛浮雲靜愛蘭,輕狂偏喜芰荷冠。春風處處花千樹,疏影年年雪半闌。倦倚古人心有意,醉憑陳酒夢應寒。明朝若是晴明日,便解孤舟過釣灘。
浮雲千古繞嚴灘,寄與清波共渚蘭。傲世獨能藏大澤,厭名誰肯掛高冠?紅塵滾滾花皆舞,疏影年年雪半闌。故友何須頻顧我,書生自已慣清寒。
草樹凝煙日凝寒,悠悠江水過長灘。英雄意氣雲依嶺,名士風流菊共蘭。懷古應求新字句,尋蹤已改舊衣冠。傷心樓下蒼梅樹,疏影年年雪半闌。

和西陵散人軸轤體選三首
一日思君十二時,沉酣折盡舊梅枝。倚鋤人去花猶落,涴淚書成意自癡。醉裏春風曾有意,夢中秋水豈無知。尋芳莫向長亭路,怕見行人說別離。
此意當年恨不知,奈何知後已輕離。連宵夢遠三千里,一日思君十二時。未減苦心蓮結子,漸多愁節竹抽枝。憑欄無數春山障,不盡長江不盡癡。
此生能有幾多癡?題遍春風不自知。燕子簾櫳空憶舊,桃花津渡幾輕離。三生顧我尋常負,一日思君十二時。又是江南春綠遍,長亭幾處折楊枝。

飲酒六首
送得流年未送癡,東風新上綠楊枝。酒如情好須頻過,病為愁多不肯醫。燈上西樓初醉後,人分南浦晚歸時。寄書莫問梅青未,但說桃花是舊衣。
醒是輕狂醉是顛,半醒半醉笑人前。他生意氣今生淚,一世悲歡幾世緣。紫陌離塵渾欲斷,青衫舊跡已如煙。再能幾日花開盡,病裏春風過酒邊。
款款春風未盡寒,閒時踏雨到城南。當壚翠袖兼紅袖,點酒春衫勝舊衫。弦管臨台聽倍軟,佳人隔座笑相看。可能只是三分醉,記得歸來夜正闌。
夜來風雨過西樓,樓下薔薇料已休。對酒須拼千日醉,為誰甘系一生愁?花飛梁苑詞人老,雁去京華客夢柔。寄與多情應有意,天涯此際共回眸。
多病年來酒漸疏,故人萍散已何如?未忘杯盞沉酣後,正是平生笑論初。雨打紅樓聲尤苦,梅辭青帝意轉孤。一尊別緒聊相憶,暫擬盟期遍寄書。
尋春意興久蕭疏,苦我情才已不如。憔悴煙花消幾度,輕狂裘馬憶當初。春風草樹凝眸冷,明月闌幹照影孤。辜負尊前青鬢好,一行清淚一行書。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