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春一束


采桑子 地鐵記事
車輪輾破天風湧,疾電流光,暗裏微茫,隔座時聞一縷香。輕歌自短愁深結,還續歌長,驀地魂傷,煢煢孤影觸昏窗。

與巧
幾時不相見,行看又一春。年年三月雨,知我負君深。

二絕句
予早晚乘地鐵出入,每得斷句,輒記之於手機。今乃足成二絕。
萬人如海茫然立,百念成灰久自囚。被發狂歌便歸去,亦應無地著扁舟。
甚矣年來衰朽態,齒牙搖動發飄蕭。獨憐此日清華減,才命相妨讖易消。

復改成一首
坐看一歲去堂堂,兩鬂蕭疏亦自傷。此日清華應減盡,從今與命不相妨。

感懷
少年一何狂,萬事輕毫芒。蕩蕩臨歧路,四野皆茫茫。去就雖渺漠,意態正飛揚。下不惜故土,上不憐高堂。登車慨然嘯,結髮辭斯鄉。中懷抱奇志,東望淩滄江。豈意維孤旅,竟乃似窮航。一歲困甬城,飛雪聽敲窗。不寐纏重衾,寒射肌膚涼。二年客春申,蹶跌數倉皇。窮愁累家室,接濟愧周行。形容苦憔悴,氣格鬱凋傷。出門頻搔首,鬢髮紛飄颺。平生獨何事,歎息沸肝腸。行豈虧於德?自省惟矜剛。才止中人姿,與命弗相妨。天道苟如此,人意實難量。兀然坐孤館,城市籠微光。車聲流不息,耿耿春夜長。

海桐街口占
運甓殷勤意未闌,單衣立看市燈繁。平生枉自矜肝膽,驟覺春風生晚寒。

早起懷王剛王時北上求職未有消息
東風何事遣春寒,天末孤鴻恐未安。此日窗前忽相憶,琉璃微泫曉霜繁。

車中又作
還家行色苦匆匆,一歲應憐一度逢。複恐蹉跎致人老,一生能共幾東風。余自甲申歲出南昌,每歲止春節還家一晤矣。
縱酒狂歌記昔遊,輕豪憐汝故無儔。平生笑我為詩累,敢寫春寒寄別愁。

讀海藏樓詩
天步方夷尤,志士求猛銳。夜讀海藏詩,吞吐氣淩厲。

病中
小坐疏窗怯嫩涼,欲垂羅幕惜初陽。人前莫道傷春早,已為東風病一場。

早班地鐵呈捌樓諸君
自我學詩凡幾年,苦吟每恨思茫然。初憐少日情懷淺,欲摹春愁意態纖。間爾登樓舒困眼,忽焉幽興迸寒泉。群賢畢至近寒食,零雨疏花帶曉煙。

捌樓記問餘言戲贈寤堂並長沙諸君
湖山殊自好,慎莫住長沙。君如不信時,寤堂即前車。

二月二十八日夜聚捌樓眾屬無過賦詩三得其二書此催之
壇中春草寂,樓頭春夜閑。微吟對微雨,二月三月間。

煙少贈風千二字卻書二首
矯矯雲中龍,升騰勢莫當。時風自和惠,從虎遂飛揚。
此字究何字,筆劃由天然。千愁萬慮間,使我思童年。

呈落花兄並謝其罪
春事凋零看欲空,況是愁雨複愁風。夢中恍惚為青帝,鎖住西園一樹紅。

呈阿紫並深謝其罪
負氣則近狂,此理非不悟。中夜制心魔,敢求尊者恕?

周旋將四載,行亦偶乖違。此心實癡絕,知者應勿疑。

昔我離群日,歸夢每逡巡。盟鷗幸不棄,微衷益自珍。會當攜一醉,高吟動好春。

邀人打牌
病裏呼盧興欲狂,前宵秉燭味猶長。黃金萬兩真何益,隨我屏前鬥一場。

打牌又作
何妨此地鬥清狂,豈欲其中較短長。最是清宵難自遣,且就迷局作歡場。

子言小眉聚而打牌吾不能預書此示之
擲帽驕人昨亦狂,入春清晝恨偏長。登臨莫作窮途哭,廣武當年舊戰場。

擬呈
乘桴滄海未稍安,探手深憐死水寒。皎皎逢君君似月,一時相照湧微瀾。

賀新郎·上元記事
猶記元宵夜。正彌空、煙花疊起,彩光頻射。孤館銀屏空踞坐,檻外繁華幕謝。漫乘興,鷗盟燕社。斯世風塵汙莫避,到其間,憂樂紛紛卸。誰念汝,立簷下。 應知竟日班初罷,看歸來、風鬟霧鬂,可人憐也。一語偶然逢我怒,咄咄起身將吒。背我立,淚珠盈把。海內故人勞問訊,但回他、推倒葡萄架。眾因笑,我微詫。

玉樓春·觀海
人間暮氣灰成霧,海上寒濤聽正苦。獨愁望眼怯驚飆,時見孤帆來遠渡。 胸中萬緒茫難吐,仰嘯狂歌恣喜怒。此心真似腳邊潮,漫拍長堤無去處。

記三月十一日夜語
與子幽居各一城,語餘清夢入三更。辭哀易感詩為讖,骨立真憐意未平。客裏襟懷空俯仰,人前語笑漸逢迎。當時一瓣梅花雪,守到東風樹樹青。

絕句
別後飄蓬忽四年,能知天命七年前:縱橫刀劍平生志,落拓詩書此世緣。
淡墨猶存一紙黃,為誰深惜少年狂。當時告我尋常語,每到傷心細思量。告予囊中常夾一紙,已泛黃矣。曰縱橫刀劍平生志,落拓詩書此世緣,署庚辰虛白字,此予當時手書相贈,今乃遽爾七年。
惘然今亦似臨歧,但惜無人致一辭。珍重初心藏片羽,已然相失別家時。高三在理科,文科班老師詢以轉班事,予故負氣而未決,得琦書勉之者。事雖不果,此書猶藏之。甲申共女友離昌抵滬,留此書於故居,後竟不知所在。
赧耳低頭語囁嚅,猶能記與子逢初。百年心事如看淡,重寫當年未寄書。
輾轉人間已有妻,攜看笑約倘逢時。故人醉後偶狂語,不似多愁愛斂眉。告之有女友三年矣,則笑曰異日相逢,當攜與看之。竟不似,竟不似,此周君酒後之言也
別後孤蹤豈不知,臨屏欲語意難持。於今海角茫然立,默看東風淡淡吹。

感衰
甚矣吾之衰,持之足可哀。皆言命可畏,善趨無咎災。平生負奇氣,戮力逞微才。榆枋易決搶,溟海故摧頹。臨歧一返顧,萬念揚飛灰。來者將曷追,往者不可迴。默感君子言,紛紜立晚梅。

困哉時相謔:汝衰一何甚。初聞賽不平,再省絕如讖。薄海生淳風,餘寒發春蔭。萬物猶深蟄,百恨入幽吟。秉燭耽呼盧,病酒戀恣飲。持此遣吾生,譬如渴求鴆。天命誠難猜,塵想遂可寝。殘夢起遙夜,流光蕩孤枕。

天臺謂我詩,每自感衰颯。芳菲當青春,蕪然暮氣雜。念之真可傷,愧且不能答。三年客春申,意靡貌邋遢。中心既沉淪,下筆空馺遝。捫膺仰嘆息,玄雲正四合。苟得潤枯槁,時雨聲趿趿。苟得驚蟄伏,新雷光霅霅。

春夕
吹盡東風欲奈何,漸成層碧怯紅多。浮天花氣迷春夢,並指哀弦破睡魔。過午思睡,則以壯聲激之南陌芳塵偏索漠,江頭疏柳又婆娑。催歸莫恨斜陽促,衹合勞生懵懂過。
蕭蕭幾樹夕陽邊,陌路相看一泫然。合與東風共零落,此生何意乞人憐。碧波路植櫻花數株,不一旬已落將盡矣


《“去春一束”》 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