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錄鄭孝胥海藏樓詩卷第二


神戶理事署樓中雨望 以下癸己
危峯鬱鬱浪蒼蒼,對此茫茫我亦忘。時命看天終濩落,雨風注面暫清涼。華民力屈愁微業,島市風移足老羌。海內故人應絕倒,便從窮髮問行藏。

七月七日官舍風雨中作
四圍山海一身藏,歷落嶔崎自笑狂。天際雲濤秋益壯,樓頭風雨晝初涼。操心稍悟安心訣,更事翻思忍事方。獨有韋郎言可念,俸錢虛愧對流亡。
校:「俸錢句」句下《日記》有注云:「華人來者,半皆流亡之戶也。」

寄酬秋樵贈別之作
秋風夕起憶秋樵,高館人稀暑漸消。誰解微言長耿耿,時吟清句便超超。等閒未悟歡難繼,他日方愁跡更遙。身世政須容度外,莫令相見減風標。

夢烏山因寄怡舅 外祖母在日所居屋在烏山下,地名山兜屋。
萬疊悲歡逐境空,烏山只在夢魂中。淚痕自共華年積,心事真看隔世同。此日諸甥多失母,新喪高氏從母。即今阿舅亦為翁。山兜老屋如重到,惘惘斜陽巷尾紅。

九日大阪登高
霜風連朝作重陽,蕭寥坐落無人鄉。端居秋氣最先感,起與蟲鳥爭號翔。樓頭山海自圍繞,於意不樂如覊繮。逝將去此更一縱,瞬息百里遙相望。未花蠻菊那足道,眼底正喜落日黃。登高聊欲去濁世,負手天際終旁皇。空中鳥跡我今是,底用著句留蒼蒼。故山歸隱有兄弟,倒海浣此功名腸。

懷人亭 並序
自余東遊日本,朋好暌隔,時有投荒居夷之嘆。子朋、子培、爽秋皆有詩見寄。子朋詩曰:「早日忘形歡太甚,如今舉目覺都非。」子培詩曰:「日下雲間虛想象,奇花秀竹澹淹留。」又曰:「秋半有懷憑海客,太虛明月近誰圓?」又曰:「久息朱絃遲嘆唱,為摭蠻語入詩篇。」神戶理事署中有茅亭,九月十三日清晨獨登之。雲濤既沒,曉日激映,其蒼茫之致,足以迴腸盪氣。憮然良久,乃名亭曰「懷人」,仍系以詩。
孤亭雲海渺相思,獨上惟吟憶我詩。從此故人感天末,不妨來此立移時。
海色微茫自入簷,亭中最好眺風煙。如今題作懷人地,白鳥滄波共惘然。

述菊
天涼意便好,秋高詩欲長。菊花為時出,見之輒神往。島人亦好事,闢地據高爽。斂錢乃縱覽,婦穉雜擾攘。連棚往復還,種色競題榜。輕寒媚海日,千本各俯仰。就中半束縛,佳卉失倜儻。誰令爾生茲,逸士墮塵網。來歸伴蕭齋,吾不汝抑枉。
離宮峙赤板,國主開秋會。殿香黃花前,池明丹楓外。群胡掉臂來,牛酒肆啖嘬。先生獨微嘆,霜英誰解穢。橫濱有民園,林谷頗映帶。花時不辭客,異種亦不賣。川和嘗一往,其盛又數倍。中途遇雷雨,當壚笑我輩。不如坐寒齋,一月可相對。從渠各爛漫,妍醜置弗怪。雖然不解飲,曠懷天所醉。人生何者難,難在同臭味。使我重懷人,斜街來夢寐。川和,村名,土地廟。斜街,京師花市所集。
校:「島人」《日記》作「夷人」。 「頗映帶」《日記》作「互映帶」。 「川和句」句下《日記》有注云:「村名。」

望月懷沈子培
天風海色颯成圍,獨倚三更萬籟稀。不覺肺肝生白露,空憐河漢失流暉。東溟自竄誰還憶,北斗孤懸佢可依。今夕太虛便相見,屋梁留照夢中歸。

傷忍盦
彼蒼不足恨,人事實可哀。莫復傷忍盦,念之心膽摧。烈士盡奪氣,況我生平期。四海盡驚嘆,矧我夙昔懷。聚時不甚惜,皎皎心弗欺。別時不甚憶,落落意弗疑。如何無窮志,殉此七尺骸。交情日太短,天絕非人為。命也審如此,終古寧可追。
朝士重清流,此風亦久息。不隨薄俗移,通介見所植。抗言得棄外,天日無慚色。誰知活人手,未恨江湖窄。為民奮請命,有此二千石。世間污吾子,捐去誠上策。但縻老親淚,冤苦滯魂魄。當時殉名人,著望各藉藉。貪夫溷烈士,事定眾乃白。公等當期頤,王濟我恨惜。
校:「心膽」《日記》作「心骨」。 「生平」《日記》作「平生」,《石遺室詩話》同。

張綺季屬題小金井觀櫻圖
海山盡道是蓬萊,悵望群仙去不回。偶約尋春向江戶,又疑失路入天台。玉顏一隊連雲出,金井千株枕水開。應念此花太岑寂,長教我輩畫中來。

生女七日而殤
夫何而為人,骨肉亦已具。奄忽遂物化,掣電未嘗駐。微質倏去來,我意初不悟。兒曹何所失,灑涕向暗處。有無旋相生,常理自成數。久視或偶然,沈吟山色暮。

感舊示李君芝楣
浮生百事苦難就,所貴得意當我身。吾力能為未敢必,況乃假力於他人。皆云未至時有待,傷哉心膽幾沉淪。往年都城舊盟友,緘齋忍盦情相親。激揚掩抑性雖異,用意沈著不可言。倏如花落風雨過,置我惘惘銷精魂。向來緘忍竟何得,俯仰各已歸九原。寧當入海尚負氣,癡念志業空窮年。憶嘗吟詠戲相勸,檢視遺句餘悽酸。今者聊欲託此事,天道弗忌當長存。心知寥落誰與語,驚嘆李君下筆真。君儻感此可共作,精力足用毋逡巡。

決壁施窗豁然見海題之曰無悶
海天在我東,胡為伏暗室?容忍久不決,奇境真自失。庸流那辨此,此秘待余發。君看五尺地,概若收溟渤。閒來一據案,意氣與天逸。滔天自橫流,而我方抱膝。窗閒獨偃蹇,萬象繞詩筆。豎儒奮清狂,作事猶戰慄。前身疑幼安,遯世送日月。
校:「自失」《日記》作「坐失」。 「自橫流」《日記》作「極橫流」。

清友園探梅
海波淡對道人閒,勝日清遊一破顏。誰見春風甘寂寞,朱霞白鶴滿空山。
山園脈脈發霜枝,隴首無人夕照移。一段荒寒誰解賞,松梢遮莫揭春旗。
嫩蕊疏枝點碧苔,盈盈才得幾年栽。他時屈曲山中老,長記先生為汝來。
天空海闊須磨驛,山靜日長清友園。流落中年仍世外,梅花數點憶中原。

日人求為題關張畫像
關張非猛士,浩氣興百世。海外猶敬之,豈不以好義?畫師亦可人,胸無功名意。筆端小襃鄂,於此知见地。

樱花花下作
仙云昨夜墜庭柯,化作蹁躚萬玉娥。映日橫陳酣國色,倚風小舞蕩天魔。春來惆悵誰人見,醉後風懷奈汝何。坐對名花應笑我,陋邦流俗似東坡。
嫣然欲笑媚東牆,綽約終疑勝海棠。顏色不辭脂粉污,風神偏帶綺羅香。園林盡日開圖畫,絲管含情趁艷陽。怪底近來渾自醉,一尊難發少年狂。
脈脈輕陰壓軟塵,閒愁漸逐柳枝新。清明寒食初驚艷,穠李夭桃不當春。薄醉乍蘇沈宿夢,凝妝纔就寫全身。亭西棖觸年時事,錯認東華絕代人。
看到繁枝處處開,韶光駘蕩錦成堆。春歸滄海剛三月,骨醉東風又一年。花氣連雲收暮雨,濤聲催晝送輕雷。道人摩眼空吟望,無復當年側艷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