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下草


卷一乙酉以前少作

橋邊鳥

暮自野橋過,有鳥棲枯木。波光動毛翎,日影射瞳目。

早起疏窗悶坐,拋書信筆,竟成五截句

十二闌干曲曲行,春歸無處不傷情。雙飛燕子分飛去,簷下將雛竟日鳴。

園林寂寂濕苔生,小徑深深屟響輕。歸去自垂簾幕睡,困人天氣是清明。

杏花疏雨過清明,曉掛銀鉤日已晴。掩卷應知心事少,靜聽簾外小黃鶯。

黃鸝竟曉隔窗啼,抱枕慵慵欲起遲。送得春歸無一事,應容詩筆有閒時。

閒情何意即詩情,白雪箋柔信筆行。小草行雲宗大令,前窗對柳憶先生

青禽

輾轉清宵夢欲迴,寒砧斷續每相催。应知碧海迢迢隔,未許青禽緩緩來。

贈别公德

木落寒波雁亦回,憐茲遠別久徘徊。江南自有秋深柳,不待凋零寄汝來。

送別

楊花舞雪橫江白,荷葉抽簪接岸青。又是春歸人送客,夕陽低按晚潮平。

擬寄一小照與,既誤,因題此於巧新詩後為解

星槎幾日到雲津?若見霓裳夢亦真。莫攬玉菱深自惜,如今憔悴恐愁人。

秋柳

紙傘寒衣踏短橋,當時輕別雨瀟瀟。年來總被秋風感,欲把飄零怨柳條。

秋草

靈根莫道不禁寒,野火嚴霜踐未殘。長是此心枯謝早,那時花落玉闌干。

秋竹

羅窗相望碧成雲,誰把春風寄與君?別有淒涼人不識,夜來零落亦紛紛。

偶題

少年不復少年愁,萬感淒涼奈此秋。我有前生懷古淚,只堪揮向夕陽樓。

雨中遇人無語而過

漠漠當時徑,如今無語看。獨從楓下過,相望雨中寒。葉落風仍亂,人歸淚未乾。秋聲不解意,遙夜自蕭珊。

書懷示草閣諸君子

另三首在七律部

攜劍獨登臺,英雄安在哉!蒼茫悲昔路,慷慨寄餘哀。大事歎而已,長歌歸去來。拂衣回首處,落日更徘徊。

憶昔清平日,抱琴登此樓。酣然一杯酒,談笑論風流。意興難消歇,淹留不自由。只今誰與記,但見記恩仇!

夜理書櫥得去年小照並故人尺素數紙悵然為賦

開卷生平趣,藏書歲月多。不眠聽夜雨,剪燭倚床哦。慚愧疏君久,塵灰怨若何?偶抽碧櫥上,百感一摩挲。

海上飛鴻絕,長江猶自流。相隨月萬里,回顧幾多愁?別久難成夢,秋來可白頭?人生寥落事,此意竟誰酬。

有寄

昨日非今日,君心異我心。舊盟紙還薄,前事夢猶頻。可奈恩終絕,無端淚不禁。書成誰與寄,豈是有情人。

端午

夜雨蕭蕭冷,高樓寂寂寒。有書原不讀,無緒卻來看。取卷塵都滿,誰人肯細觀?仍知湘水上,鼓棹競波瀾。

夜坐懷周大

夜雨孤聽寂,春寒暗逼深。尊前念狂客,別後斷浮音。漸覺情相失,猶傳恨不禁。明朝燕歸處,應惜舊時心。

早春見葉落

碧重彌昏靄,紅輕亂夕曛。流連終此樹,枯槁竟誰群?花柳曾相識,冰霜舊亦聞。應無恨零落,風起自紛紛。

放翁書懷二章

早歲豪情勒萬牛,如今都作稻粱謀。虛名盡可遺才子,大業何時付我儔?投筆每於花下歎,傾杯常有淚先流。三年染就雙襟雪,一嘯來登百尺樓。

羈旅窮愁又一年,家山回望各淒然。縱橫刀劍平生志,落拓詩書此世緣。好夢無情來枕上,舊遊多故別尊前。江南合是傷春地,三月飛花未捲簾。

別情

悵然揮手送蘭橈,隔水衣襟帶雨飄。天海從今知渺遠,煙花如舊惜清寥。獨憑瘦影憐青鬢,誰為離魂咽碧簫。自有相思遮不斷,隨流東去暮還朝。

琥珀

琥珀無情似有情,秋瞳脈脈淚盈盈。青松搖落曾回首,碧壑沉淪且未驚。深愧精魂凝恨死,獨憐幽怨訴誰聽。誤因流水披塵出,寄與佳人已自輕。

飲酒

夜來風雨過西樓,樓下薔薇料已休。對酒須拼千日醉,為誰甘系一生愁?花飛梁苑詞人老,雁去京華客夢柔。寄與多情應有意,天涯此際共回眸。

多病年來酒漸疏,故人萍散已何如?未忘杯盞沉酣後,正是平生笑論初。雨打紅樓聲尤苦,梅辭青帝意轉孤。一尊別緒聊相憶,暫擬盟期遍寄書。

書懷示草閣諸君子

多病年來謝酒期,每依芳草帶柴扉。人間情重如何負?天下事無不可為。食客三千終自散,遺民五百又誰歸?彷徨此劍羞懸墓,慚愧當年笑采薇。

落魄天涯載酒行,春歸能不感飄零。煙花盡老傷前夢,書劍殘存系舊情。誰會微吟憐楚客,羞將大勢哭秦庭。去留總是東君意,難與薔薇訂永盟。

憔悴如今已倦遊,淒風冷雨更淹留。舊時亭閣誰家燕,別樣情懷兩度秋。恩怨可能遺醉客,征誅畢竟屬名流。最憐花月無人問,盡與少年虛賦愁!

早春

東風隔雨似迢迢,草色依依欲渡橋。接樹啼鶯侵曉夢,抱廬春水泛初潮。閒情未改詩千首,故友時來酒一瓢。不必梅花透消息,西園已綻數枝桃。

後山

棄世高賢不可求,此間煙樹漫清幽。閑聽宿鳥呼歸侶,坐對殘暉下廢丘。黃葉遍時應已去,白雲深處不曾遊。他年若是傷流落,記取漁歌與釣舟。

昇平

朱樓弦管動層霄,一片昇平報聖朝。獻賦已多唐供奉,靖邊自有漢嫖姚。流鶯度柳嬌音囀,舞女如花彩袖招。明日陶朱公去也,黃金載取事漁樵。

惆悵

惆悵如今兩鬢絲,前賢已矣可誰師?湖山冷落空餘恨,翰墨風流未入時。斜照當樓江去疾,荒墟吊古我來遲。漫吟老杜飄零句,卻望家山未有期。

詠懷

筆墨爭持病不宜,文壇處處樹旌旗。平生得失惟詩句,歲月侵尋奈鬢絲。豈有微名堪避俗,況於野性不循時。當壚一笑容酣醉,總為佳人夢未遲。

簾影染笛周年追用遺韻

泉下深愁翻齧骨,世間長怪每銷魂。青山此際悲詩鬼,白骨他年傍野墳。萬劫煙灰存異數,半生辛苦屬旁門。如今已慣零丁否?岑寂寒宵薦玉尊。

蝠王舊韻同賦

泛槎滄海覓蓬洲,已隔人間絕可愁。北極天遙難渡雁,南溟水闊未容鷗。其將老矣月相照,子且歸兮雲不流。悵望帝妃不可見,瀟湘萬里送行舟。

東海一梟

天垂四野暮煙平,我欲依之獨易傾。敗壁興雲空祈雨,寒蟬抱木各噤聲。世於狷介真能重?人在江湖更不名。掘得酆城雙劍去,龍光猶向鬥牛橫。

端午

江山湧浪入重樓,風雨垂天黯似秋。豈有哀辭招怨魄,謾余愁夢滿滄州。蕙纕蘭佩凋青渚,逐客行人泣白頭。悵望佳人不可見,肯隨漁父此盟鷗。

無題

淒然何處問遊蹤?暮色愁雲幾萬重。可惜風情今漸老,不如煙雨舊相逢。飄零且憶春前柳,寂寞應憐雪後松。十二峰前盟在否?怨人清夢未從容。

蒼茫暮色欲何之?零落酴蘼亂自吹。已恨煙花催我老,更愁風雨憶君時。京華舊夢終成夢,故國前期未可期!獨抱瑤琴來吊此,莫憑哀賦話相思。

憶昔天涯漂泊初,向人彈鋏說無車。才情落魄今依舊,肝膽凝冰已不如。眼外煙花非屬我,尊前風物莫愁予。倩誰為把新詞唱,是我生平懺禮書。

雁影徘徊亦斷魂,可堪寒渚度黃昏。蘆花吹雪棲難穩,流水涵煙夢未溫。望處瀟湘多暮景,來時伴侶失前恩。飄零更怕西風急,叫得離人拭涕痕。

秋興

大野西風吹樹林,高城雲氣結重陰。可憐壯士因秋老,到處斜陽感恨深。病酒奈何疏歲月,看山強作此登臨。楚天望斷蒼茫裏,難問冥鴻寄此心。

贈人

問誰秋夜悲歌發,起看空庭月乍升。似有怒潮思竭海,翻驚大黑忽燃燈。此間恐汝同幽鬼,塵外隨吾作野僧。自有滄浪容濯足,世如穢土我如冰。

歐陽如陵兄韻即天涯比興事

吳鉤照月淬霜輕,四壁龍吟徹夜明。蹈海獨慚恩未報,采薇長慟若為情?新亭涕泗何曾計?豎子籌謀故不成!我欲揮戈挽殘日,漫天風雨盡悲聲。

感法蘭西隊出局

東瀛水湧碧濤翻,北顧蒼茫竟斷魂。成敗時乎肯相責,英雄老矣複何言?空余暮照臨荒野,莫為悲歌拭涕痕。風卷殘旗蕭瑟去,此身爭入凱旋門?

無題 仄韻七律

渺渺煙波隔千里,碧天盡處浮雲起。飄零楚魄夜吟詩,寂寞湘妃空下淚。按玉箏兮飛葉秋,酌金尊已擁衣醉。霜華無語照孤舟,此際思君若流水。

長安城外長亭道,向晚西風凋碧草。胡雁征南萬里遙,秦娥別後一年老。停簫挑燭夜無眠,冷砌空庭塵不掃。簷下寒鴉抱露啼,君豈又誤歸期早?

西絲

廢詩應笑欲逃秦,餘韻溫存記不真。長恐大聲驚夢寐,可憐中夜易沉淪。將春雨雪妨新柳,漸老風情怯故人。又踏西園舊蹤跡,最流連處莫因循。

此夕

明日即西人瓦侖丁之節,俗所謂情人節也。時雪霽,微雨,予獨持傘過曲巷中,昏燈暗樹,瑟縮搖亂,感愴中懷,欲用黃仲則綺懷十六首韻為敘,而久廢詩筆,恐不能矣,因自寫之。

曲巷幽光隔樹深,暗愁如雨浸章門。經年縱酒今多病,至暮吹寒欲斷魂。 漸覺前歡消似夢,相望背影哽無言。孤城此夕容傷感,未許明朝有淚痕。

雜感用江南柳五

或如飄忽之雲煙,竟爾凋殘者萬千。油壁幾回人錯袂?水湄依舊柳吹綿。欲招芳渚二三子,為拂殘春五十弦。莫道無情遺褋去,東風百草俱酣眠。

故園

高樓匝地接寒雲,卻上蒼茫望夕曛。萬里一聲歸斷雁,五年孤旅度秋分。蹉跎故老仍相見,闃絕林泉漸不聞。昨日驅車過縣境,那堪歧路想荒墳!予高中後絕少回鄉矣,自先父歿,更只于年節時隨母兄一返。前日同殊熠游厚田,正與歸途小合,臨歧顧望,不免感愴。

中宵驚覺更無言,此夢誰令久不溫?先父彌留際,執予手令好好讀書,今乃落魄至此。此後秋來真易感,去年花落故難論。西山暮照寒生樹,南浦孤雲瘦斷魂。垂涕幾時相吊望,只今風雨住章門。

夜坐用綺韻韶光

秋江杜若接蘭町,何事飄搖逐亂萍?今日行由悲阮籍,當時海岱許徐寧。夜中感激蒼涼氣,天北橫斜黯淡星。欲結商弦為君拂,莫辭多淚一回聽。

夜坐用月出

深宵魅氣欲傾人,百感紛馳類轉輪。已委霜葩從曉露,能支花骨到明春?四廂月色寒于水,一霎秋風及此身。吹熄殘燈難遽冷,禪床相對碧鱗鱗。

殊熠

僕久疏此道,意緒枯竭,欲辭則不敢不作,乃勉力成之,自覺陋甚,且為芹曝之獻,後日自當一醉謝兄也。

九月秋風兼白雨,半鉤簾幙久蝸居。夜深不寐人孤語,醉後相期夢自虛。每駐夕陽傷馬齒,欲從雲水膾鱸魚。他年煙艇蓮塘下,波光一嘯漸舒徐。

遣懷二首

何事平生愛素衣,坐看今日化為緇。少年且樂花間酒,老大難堪醉後嗤。縱得文章期不朽,誰能鄉黨證先知?高樓悵望兼懷遠,漸覺微寒欲暮時。第六句用新約意:先知惟獨在家鄉是不被尊敬的。

壯懷此日欲成灰,對酒微吟未肯哀。暮色漸從天際滿,寒花爭向雨中開。南溟路有雲遮斷,北渚舟無水寄來。偶檢舊詩餘感歎,當時高詠是奇才。

白蛇

寒泉幽壑昔棲身,飲露紉蘭恍若神。嗟爾竟拋千載道,翩然來探五湖春。青衫不悟懷仙佩,紫陌相逢是路人。煙雨斷橋波十里,流鶯媚柳各相親。

感伊戰作

蚩尤昔者作凶兵,聖代翻驚沸若烹。四海至今流血戰,重洋觀火徹天明。鄰夷戮力修秦法,故國承平好鄭聲。欲鑄金人堪十二,上邦禮樂孰應輕?

排悶用前韻

安得靈魂一相值,我心若死若煎烹。此心既不門前悟,抉眼猶期死後明。大野蒼茫歸有定,長歌斷續泣無聲。夜深漸覺如冰釋,軀體恍如言語輕。

秋水用前韻見酬因複和之

逍遙八表昔曾遊,俯仰九州如蜃樓。吾道渺然於俗世,彼蒼錫爾以閒愁。狂歌仰嘯空青眼,芳酒佳人助白頭。帝遣長星偶沉墮,巫陽何事竟相留。

擊劍狂歌記昔游,元龍猶醉臥高樓。且聽啼鴂芳時盡,肯為浮生竟日愁?欲與佳人期水涘,蒼然夜氣壓雲頭。我來抱瑟為相吊,未必殘陽不少留。

惆悵春纖捧玉卮,芙蓉羽帳欲寒時。礙簾霜月收殘雨,接席雲鬟唱舊詞。淥酒不堪人易醉,畫屏猶覺夢相遺。從今漸惜如冰淚,留與他年怨別離。

試劍

昔者金精與鐵英,古來埋沒淄泥輕。良工一旦鑿山得,飛焰三年淬血成。封以玉函牛鬥決,投于幽水蛟龍鳴。陸離之佩今何益,拂拭神鋒傷我情。

大熱喜雨

長街十裏路,炎氣不可敵。石脈熔欲流,碧樹葉為白。街北至街南,那堪著行跡。汗如秋潮湧,豈謂涓涓滴?我趣樓陰走,樓亦疲不立。我避深巷去,彼迫如緝賊。趣避兩不得,還家苟喘息。展肢虛庭臥,汗出猶難抑。輕播同霰雪,墜地聽如隔。忽疑雨聲來,飛向簾前識。薄霧遮層城,淡煙飄瓦急。怨汝久我忘,遲來當相責。攜汝出斗室,此懷暢無極。搖搖樹影悅,石砌生苔色。披襟西風起,汗出更無力。謝汝雨今來,生靈得所適。若汝雨不來,鬱氣那可格?欲避不能避,惟祈住長夕!

斗室

斗室止方丈,聲影喜相親。四壁羅典籍,適得寄畸人。一吟與一詠,可以養斯心。石簟識秋冷,鳥鳴須知春。暮照入軒來,呼吸見灰塵。

情歌

當日逢君花滿枝,人如月,月如眉。翩然向妾鼓一曲,萬樹桃花裡。桃花雖豔能幾時?春殘雨亂,零落心何寄?若妾與君相知,天長地久未敢盼,但以白頭期。花之晨,月之夕,春庭寂寂眸相對,君為琴兮妾為舞,花自羞慚月自癡。花飛月落人微醉。豈知今日與君道別離!道別離,心已碎,怕君銷魂不敢泣。望君君已去天遠,從此小園花落獨流淚!

悲女兒行

女兒不知其名,不知其裏,但知其邑人也。年十九,夜行為人戕於途,複棄于暗渠中,數日方見。悲而有賦。

三月桃花樹樹紅,人倚桃花笑東風。花下女兒羞掩袖,花間啼鳥飛不走。輕折桃花似含嗔,桃花無語落紛紛。桃花落時人不見,花自相思鳥自怨。鳥怨女兒去不歸,不知花落向誰飛?相思不斷如江水,片片飛來紅似淚。淚盡女兒猶未回,空見花落溝渠裏!飄零何意共桃花,還倩桃花為儂遮。人花俱落不相識,誰解女兒生誰家。庭前枇杷門前柳,伊人去後兩消瘦。庭中哀慟有高堂,門外流淚知是郎。行人凝佇空追憶,花落人亡各自傷。桃花嫵媚風雨摧,摧殺女兒知是誰?桃花歲歲開仍舊,女兒明年再來否?我尋蹤跡來已遲,空見桃葉滿繁枝。風雨無情猶可避,人世無情爭可及!飄搖風雨寒如淚,徘徊雨中長歎息。

落花

夜来风雨甚骤,因思帘外桃花,才开三四日,疏红淡粉,斜出阶上翠柏丛间,楚楚动人,不知耐此摧败否?晓雨初晴,急起看之,已满地铺红矣。怅然为赋。

花開花落誰為主?總是無情風著雨。夜來脈脈複瀟瀟,曉看落紅殘一樹。幽徑人稀冷自飛,玉階草長亂相附。豈知生意屬流塵,枉令風情銷客魂。橫出疏花紅破翠,狂蜂亂蝶舞紛紛。頻引啼鶯侵畫閣,斜照流水背柴門。花妍柳媚開無數,回顧天然傾行人。行人翩翩正年少,但解癡情未解道。花開倚樹獨彈琴,花落飄紅滿衣襟。綴弦依依不忍拂,向人戀戀不能吟。芳心寂寞誰憐惜?素潔多已吟蘭芷。來去年年不自由,不知今生為誰媚。傷心惟有一行淚,看君婉轉微雨裡!

無題

高樓月墮懷之子,風冷吹刀窗破紙。抱葉秋蟲啼不止,夜來露凍寒將死。捲簾北顧長天紫,已隔重雲兼遠水。安得夢魂隨萬里,昔雲相守今如此。

狂歌引

世間安得奇男子?我欲與爾盟生死。聲名富貴不足道,但悲生涯零落同秋草。朝為青絲暮為雪,高情卻與何人說?拔劍起舞為君歌,感君老大淚滂沱。黃金台上風如鐵,燕王一去空泣血。千金誰解市駿骨?徒令太行羊坂仰天悲嗚心力竭!心力竭,鮑家墳前墮冷月,野碑苔生秋草沒。古來奇士俱落魄,死且白骨捐丘壑。嗚呼吾意其衰矣,此恨豈能道一一!

當窗見葉落如雨

垂垂暮色觸高樹,西風吹葉鼓飛雨。牆根草蔓青亦黃,寒氣瑟瑟籠牖戶。掩卷悵然有所思,亂楓就眼落無數。幽人飄忽淩飛煙,長裾百丈如雪舞。荃佩冰環漸無聞,凝眸豈知予懷苦?莫謂相思從此死,恨綠愁紅骨難腐。

排悶作二首

飛樓翼然開涼軒,風翻耳鬢何喧喧。頹雲竟日凝清蔭,欲往不往如著根。彼枯坐者似朽木,亂纏衣衾永無言。或謂其醉或疑死,人渡彼眼若狂奔。夢亦不夢思不思,捫膺或有氣息存。塵世與彼宜相絕,何事擾擾厭其煩!

我所思者魏與程,夜以夢兮晝以望,望不見兮愴餘情!汝程汝魏何闃絕,棄我泥汙忍無偵,自振羽毛朝帝京。我欲絕汝絕前盟,奈不可絕相思生。汝程汝魏速我慰,知否我望汝不來淚沾膺!

漁家傲

紫陌風來春綠遍,西園一夜花開亂。隔樹啼鶯侵夢軟,簾不卷,捲簾淚滿深深見。

目斷征塵芳草遠,行人更遠空相念。寶鏡胭脂無語換,能不變?多情只有年年燕。

天仙子

明月樓高簾不卷,別夢依依深處見。淡雲來去雁啼時,清淚滿,離魂亂,閑倚闌幹尋更遠。

無數薔薇飛小院,斜渡疏星人未倦。此情憔悴有誰憐?春已晚,無人管,拾取階前花一片。

水龍吟 別楓紅

算來聚散匆匆,總因風月難長久。勞歌半闋,一尊酒冷,送君時候。說盡前塵,也應別去,盈盈揮手。怕留君漫駐,忍無言語,只輕折,樓前柳。

此去故人都遠,向江湖,幾時回首?西樓月色,從今夜夜,更誰相就?但得天涯,相思萬里,照人依舊。再難禁,黯拭雙襟淚滿,望人歸後。

蝶戀花 夜坐

落盡酴蘼花事歇,小院風微,寂寂愁時節。獨坐西窗燈欲滅,閑鋪玉簟冰如鐵。

漸覺簷前吹亂葉,夜冷聲殘,可有情難說?莫向詞人翻哽咽,為君聽到沉涼月。

生查子

謂我帶春來,和我嬉春日。為我折梅花,共我中庭立。

今我倚欄時,是我傷心織。拭我淚痕深,明我長相憶。

玉樓春

愛上荒城看暮照,滿眼西風吹亂草。人間無處不黃昏,可惜蕭郎年最少。

萬里征塵遮遠道,流水孤雲曾不到。癡情不復似前時,只怕朱顏頃刻老。

玉樓春 漫題三章

尊前落盡相思淚,斷卻今生癡絕未?春花有意已多愁,秋月無情渾不寐。

紅顏旦夕成憔悴,夢裏歸期都不記。西風莫向鬢邊吹,可惜如今雙眼萎。

西風起處翻紗碧,黯采紅嫣裙角濕。棹歌欲向水中尋,惆悵煙波相阻隔。

斜暉脈脈人無跡,無數真珠和淚滴。夜深飛雨卻來時,零落香寒誰肯惜?

碧雲攜雨淩波渡,遮斷蘭舟無覓處。不知寒渚絕歌聲,但見長汀飛柳絮。

奈隨江水東流去,暮照斜來留未住。問誰揮手肯相從,三十六峰愁不語。

丁香結 阿威將返湘,撫河泛舟贈別

疊霧垂江,重雲凝雨,衰柳蔭闌絮小。斷岸移修棹,望不見、行客瀟湘古道。 蘭渚香暗落,傷心是、舊盟鷗鳥。翠尊如怨,苦醪未竭,西風先到。

縹緲,問南浦逝波,忍棄西江暮照?蠹葉紛紛,霏霜漫漫,秋來何早。可惜攀條相贈,樹亦隨人老。悵人生到此,不似渡萍驛草。

定風波 疊韻三章

仿佛巫雲始別時,吳江雨抱楚山啼。隔水輕揮風滿袖,回首、一雙珠淚不禁垂。

夢醒又驚鴻影去,何處?樓頭殘月冷相依。過盡高城天更遠,休管,飄零應有個人知。

記取西湖初遇時,煙波十裏亂鶯啼。蓮棹撐來香一袖,低首,情絲千縷黛雲垂。

日暮清歌湖畔去,停處,雙瞳春水轉依依。荷葉那邊人未遠,休管,真心不肯被郎知。

別後情余夢醒時,前窗一夜子規啼。剔盡殘燈濕重袖,低首,月光深向曲闌垂。

花事漸隨人老去,尋處,滿身簾影更無依。落盡荼蘼春已遠,誰管,又誰憐惜又誰知?

慶宮春 夜從長麥路步歸,道逢微雨。時周魏諸君招飲以不適未赴

掩草鳴蛩,隔籬墜葉,青袂暗吹霜冷。碎雪盈盈,凝煙漠漠,踏來輕散不定。黛痕低壓,笛聲遠、恍如夢境。舊時曾記,扶醉相從,冰輪孤迥。

西樓夜飲依然,酒磬吟酣,故人佳興。風衣露鬢,雨中回首,可奈自憐多病。紛飛不住,正歸去、長街深靜。傷心惟有,一路昏燈,照人幽影。

浣溪沙 贈月依然

淡淡紅樓月半痕,明璫玉佩綠羅裙。當時期諾累芳辰。

北渚煙波空渺漠,中洲蘭芷易紛紜。更憑何物薦佳人。

卷二丁亥戊子存稿

與巧

幾時不相見,行看又一春。年年三月雨,知我負君深。

二月二十八日夜聚八樓眾屬無過賦詩三得其二書此催之

碧草鳴蟲緩,翠樓春夜閑。微吟對微雨,二月三月間。

碧波路雨中口占

漠漠空街舞,盈盈畫傘愁。一自東風別,難如二月柔。

二絕句

予早晚乘地鐵出入,每得斷句,輒記之於手機。今乃足成二絕。

萬人如海茫然立,百念成灰久自囚。被髮狂歌便歸去,亦應無地著扁舟。

甚矣年來衰朽態,齒牙搖動發飄蕭。獨憐此日清華減,才命相妨讖易消。

復改成一首

坐看一歲去堂堂,兩鬂蕭疏亦自傷。此日清華應減盡,從今與命不相妨。

海桐街口占

運甓殷勤意未闌,單衣立看市燈繁。平生枉自矜肝膽,驟覺春風生晚寒。

早起懷王剛王時北上求職未有消息

東風何事遣春寒,天末孤鴻恐未安。此日窗前忽相憶,琉璃微泫曉霜繁。

車中又作

還家行色苦匆匆,一歲應憐一度逢。復恐蹉跎致人老,一生能共幾東風。余自甲申歲出南昌,每歲止春節還家一晤矣。

縱酒狂歌記昔遊,輕豪憐汝故無儔。平生笑我為詩累,敢寫春寒寄別愁。

病中

小坐疏窗怯嫩涼,欲垂羅幕惜初陽。人前莫道傷春早,已為東風病一場。

邀人打牌

病裏呼盧興欲狂,前宵秉燭味猶長。黃金萬兩真何益,隨我屏前鬥一場。

打牌又作

何妨此地鬥清狂,豈欲其中較短長。最是清宵難自遣,且就迷局作歡場。

子言小眉聚而打牌吾不能預書此示之

擲帽驕人昨亦狂,入春清晝恨偏長。登臨莫作窮途哭,廣武當年舊戰場。

呈落花兄並謝其罪

春事凋零看欲空,況是愁雨復愁風。夢中恍惚為青帝,鎖住西園一樹紅。

擬呈

乘桴滄海未稍安,探手深憐死水寒。皎皎逢君君似月,一時相照湧微瀾。

絕句

別後飄蓬忽四年,能知天命七年前:縱橫刀劍平生志,落拓詩書此世緣。

淡墨猶存一紙黃,為誰深惜少年狂。當時告我尋常語,每到傷心細思量。告予囊中常夾一紙,已泛黃矣。曰縱橫刀劍平生志,落拓詩書此世緣,署庚辰虛白字,此予當時手書相贈,今乃遽爾七年。

惘然今亦似臨歧,但惜無人致一辭。珍重初心藏片羽,已然相失別家時。高三在理科,文科班老師詢以轉班事,予故負氣而未決,君因以書相勉。事雖不果,此書猶藏之。甲申共女友離昌抵滬,留此書於故居,後竟不知所在。

赧耳低頭語囁嚅,猶能記與子逢初。百年心事如看淡,重寫當年未寄書。

輾轉人間已有妻,攜看笑約倘逢時。故人醉後偶狂語,不似多愁愛斂眉。告之有女友三年矣,則笑曰異日相逢,當攜與看之。竟不似,竟不似,此周大酒後之言也。

別後孤蹤豈不知,臨屏欲語意難持。於今海角茫然立,默看東風淡淡吹。

碧波路植櫻花數株不一旬已落將盡矣

蕭蕭幾樹夕陽邊,陌路相看一泫然。合與東風共零落,此生何意乞人憐。

七月初八雲衣索詩為賦

此日金風玉露收,人間脈脈剩寒秋。深情獨有支機石,為守星河夜夜流。

過陸家嘴

環峙高樓聳暮陰,倏然經過一車喑。如看大地張芒刺,忽覺蒼天隱痛深。

記三月十一日夜與巧語

與子幽居各一城,語餘清夢入三更。辭哀易感詩為讖,骨立真憐意未平。客裏襟懷空俯仰,人前語笑漸逢迎。當時一瓣梅花雪,守到東風樹樹青。

春夕

吹盡東風欲奈何,漸成層碧怯紅多。浮天花氣迷春夢,並指哀弦破睡魔。過午思睡,則以壯聲激之。南陌歸塵仍索漠,江頭老柳奈婆娑。催歸莫恨斜陽促,笑爾勞生懵懂過。

夜坐

高齋冥寂坐孤僧,遙夜蒼茫守一燈。驟雨疾風有時止,賓鴻旅雁無休征。今吾故我行奚是,來日中年味可憎。便使逝川遮不住,不辭流水结玄冰。

壽風波惡

風二君以今日誕辰,命僕為詩。僕辭以久疏此道,所出恐陋。君笑曰:我固未嫌也。因賦風波惡各一韻為壽。

經年自竄海門東,脫手芳菲一夢空。無復臨歧孤往意,有時被酒萬夫雄。未嫌陋質容兄事,卻笑論詩各語窮。暮節亦增中歲感,不妨惆悵立霜風。

中年蕭瑟意如何?此味於今識漸多。萬慮壓身疑夢魘,一斑窺世欲風魔。持家立業大不易,止酒歸妻良已苛。忽夢少時行樂地,悔將花事委流波。

每憶千金矜一諾,此恩難報況瓠落。草成新賦雖堪羞,寄與故人毋嫌惡。別後清懷各自增,甑中無米向誰索?他年孤棹事南征,散髮登堂請杯杓。僕初至滬時,生計潦落,簞瓢為空。乃厚顏索米於君,君立以千金援之,此恩未敢或忘也。

風二見酬即用原韻答之

少年豪興問如何?絕似滄江月弄波。江上洄瀾空激蕩,波心皓魄自磨跎。鴻歸木落歲將逝,夜迥樓危光更多。儻對嬋娟共心契,莫辭風露發高歌。

歲暮霜風欲奈何,無為摧拆更隨波。脫韁逸足將焉適,負重遐征各自跎。人生如負重致遠,此德川家康之言也。新夢漸疑靈境閟,壯懷尤悔擲虛多。摩肩擊轂瑤城路,小立樓陰獨詠歌。

別來乍見亦云何,堪笑依然醉淥波。某夜聚于異人之十二樓,君後至,醉且婆娑矣。忽見僕,乃排眾相謂曰:“子尚在此世邪?甚好。”吾父歸天纔五十,此生彈指半蹉跎。先父享壽五十二,僕明年亦二十五矣。慣經喪亂哀娛淡,己卯岁,吾伯以腹疾死。越明年,祖母卒。又越明年,吾父亦以腹疾死。丙戌,吾祖復棄世,不孝方羈旅春申,竟不得趨歸而送之。去歲六月,外祖亦捐館。十年間,長輩所親愛者零落殆盡矣。無益昇平感愧多。握手盤桓更相惜,肯當歧路作悲歌。

感懷

少年一何狂,萬事輕毫芒。蕩蕩臨歧路,四野皆茫茫。去就雖渺漠,意態正飛揚。下不惜故土,上不憐高堂。登車慨然嘯,結髮辭斯鄉。中懷抱奇志,東望淩滄江。豈意維孤旅,竟乃似窮航。一歲困甬城,飛雪聽敲窗。不寐纏重衾,寒射肌膚涼。二年客春申,蹶跌數倉皇。窮愁累家室,接濟愧周行。形容苦憔悴,氣格鬱凋傷。出門頻搔首,鬢髮紛飄颺。平生獨何事,歎息沸肝腸。行豈虧於德?自省惟矜剛。才止中人姿,與命弗相妨。天道苟如此,人意實難量。兀然坐孤館,城市籠微光。車聲流不息,耿耿春夜長。

呈阿紫

負氣則近狂,此理非不悟。中夜制心魔,敢求尊者恕?

周旋將四載,行亦偶乖違。此心實癡絕,知者應勿疑。

昔我離群日,歸夢每逡巡。盟鷗幸不棄,微衷益自珍。會當攜一醉,高吟動好春。

感衰

甚矣吾之衰,持之足可哀。皆言命可畏,善趨無咎災。平生負奇氣,戮力逞微才。榆枋易決搶,溟海故摧頹。臨歧一返顧,萬念揚飛灰。來者將曷追,往者不可迴。默感君子言,紛紜立晚梅。

困哉時相謔:汝衰一何甚。初聞賽不平,再省絕如讖。薄海生淳風,餘寒發春蔭。萬物猶深蟄,百恨入幽吟。秉燭耽呼盧,病酒戀恣飲。持此遣吾生,譬如渴求鴆。天命誠難猜,塵想遂可寝。殘夢起遙夜,流光蕩孤枕。

天臺謂我詩,每自感衰颯。芳菲當青春,蕪然暮氣雜。念之真可傷,愧且不能答。三年客春申,意靡貌邋遢。中心既沉淪,下筆空馺遝。捫膺仰嘆息,玄雲正四合。苟得潤枯槁,時雨聲趿趿。苟得驚蟄伏,新雷光霅霅。

少年

少年意落落,負笈在邑庠。晝寢等朽木,夜游如饿狼。屢遭師長罵,每致爺娘傷。所之不自已,所求不自量。城市張華幕,悄然側其旁。路人偶睥睨,幽獨如鬼殤。萬籟且俱寂,一身欲焉藏。行行時反顧,去去復彷徨。星霜遽五更,此心猶茫茫。地鐵奔流電,街燈持微芒。言在還家路,春深夕風涼。惟影躡其踵,步履聲逄逄。如出烏有境,欲歸無何鄉。

十二月八日夜不寐

相從將五載,生計良亦苦。往來雜風霜,奔走間甬滬。今年事稍定,寒餓免幾庶。辛苦亦云何,命性殆天賦。弱質勉操持,居家稱勤淑。菟絲托寸根,女蘿焉可附。偶然異趨求,率爾生牴牾。面呵誠已暴,冷對亦深辱。好勝能強詞,吞聲已背哭。匪石不可移,汝痴真自誤。此情有生滅,分合豈殊路。分既入輪迴,合亦葬墳墓。竄身避海隅,斯理實先悟。所哀志不堅,破繭還自縛。裂鏡惜重圓,捫膺忍再負?一心雖有別,百歲希共處。遇事但姑息,掩抑藏其怒。匱土累高丘,微瀾集廣藪。睚眥久鬱積,肝膽盡含毒。精魄既潛蝕,夢魂復遠阻。中夜相交煎,錐心一何酷。昨得故園書,多病報慈母。母老何所憂?子未立門戶。事親傷遠遊,抱孫畏敦促。失怙仍不孝,飲泣淚如雨。子遊復何為?行吟滯江渚。鬢侵歇浦潮,衣涴春申土。淄衣未足論,素志恐被污。萬類正酣眠,孤悶更誰吐?寒衾頻反側,疏窗忽已曙。披衣望朝暉,層城蕩曉霧。神思墮渺莽,顧汝夢方熟。

歲暮

歲暮悲回風,芳菲跡如掃。徘徊倚庭樹,搖落潛相悼。籬棘委荒薉,流波逐幽渺。生託連理枝,別作無根草。之子何苦辛,追從不可撓。執手與我言,欲與我偕老。呴濡逾五秋,朱顏見枯槁。猶恐一朝變,倉皇棄中道。顧我冥且頑,感此淚淋潦。愧我拙生計,奔趋徒踸踔。何殊树杪葉,衔霜不自保。物候警碧雞,時命仰玄昊。佳節闃然值,虔心默為禱:何當致豐豫,使子夢安好。绕膝嬉兒女,撫顛笑翁媼。百年零落際,歸於子懷抱。

采桑子 地鐵記事

車輪輾破天風湧,疾電流光,暗裏微茫,隔座時聞一縷香。 輕歌自短愁深結,還續歌長,驀地魂傷,煢煢孤影觸昏窗。

玉樓春 觀海

人間暮氣灰成霧,海上寒濤聽正苦。獨愁望眼怯驚飆,時見孤帆來遠渡。 胸中萬緒茫難吐,仰嘯狂歌恣喜怒。此心真似腳邊潮,漫拍長堤無去處。

臨江仙 H君生日

夢里飛光太迅,夢餘秋館深寒。芳菲和夢各凋殘。冥鴻翔嶺外,衰柳帶江干。 衹此逡巡筆下,還如邂逅樓邊。怕將幽思結狂言。臨封刪別語,但祝此朝歡。

卷三摸鱼集

雜詩

空氣謐且寒,闃黑籠微光。線纜纏群蛇,競逐來何方?鏽蝕電路板,漫滅流赭漿。沉響溺秋水,銀屏病疸黃。殘像忽一瞥,顆粒倏奔亡。

支離求素心,擾攘腦波長。脈衝雜噪點,其形安可詳?忽銳而忽鈍,桀桀聲徊徨。譬如電視機,投置磁力場。光柵正沸潰,殘影轉空茫。

疑有全知者,閒坐監控房。森森萬玉鏡,歷歷垂幽芒。碌碌勞世人,悠然啜茶湯。慢鏡頭回放,噴笑濕衣裳。

巷角

琉璃萬片立參差,錯影交光日色遲。巷角沉沉搖一束,行人面目各迷離。

午後

天空懸雨絲,銀針密千梗。日光如倦鳥,百丈落樓影。俯窺車庫深,層層墮幽井。紅帽洗車工,搖曳玻璃鏡。溺者逃重淵,夢者困杳冥。

過虹橋

閒話華亭夢陸離,相攜與子少年時。穿雲攏翼徐徐下,指認遊踪又可疑。

浣溪沙

宿吳門,夢逐一小兒,既醒,遂不寐。

夜泊吳門客夢殘,夢中些事詭無端。衝泥怒逐小兒頑。

欲寐欲興歧想在,時啼時歇野蟲闌。欹床坐久臂肩寒。

釋兒名

歪歪扭扭寫來難,八歲猶嫌格子寛。為汝生時長夜盡,中心明澈曙光寒。

起坐難平意未疲,銀河半落乳鴉啼。誰於長夜心頻禱,汝與晨光欲誕時。

擬肥困聽雨

夜來溪漲浸庭階,潦雨沉雷意不諧。聽打窗篷何所似?一春麻館鬥牙牌。

時疫禁足困云日赴牌館搓麻而已

二月三月春花繁,二筒三條壘作垣。疊方壘長作牌館,萬籟銷匿牌聲喧。燈光暗淡菸絲燃,座客嘻言雜噫言。推牌落案聲鏘然,街蕪徑草接郊原。哨聲如絲忽在耳,自疑幻聽莫可止。四面高墻圍一室,耳膜震蕩回音裏。

吾友困哉居潮南,常患澇,去歲官修排水系統,靡費數億。邇來廣東連日大雨,街道復沒於水矣。因記其事。

但云十歲時,當窗看檐雨。大雨積三日,水纔至門戶。後來二十歲,二日雨已足。再來三十餘,逾日無乾土。悠悠四十年,鬱鬱窗前樹。連宵風雨聲,起看庭成浦。桑田滄海事,此身如可睹。

冬日戲作糕韻

南國風霜冷似刀,元囊裹肚羨肥貓。何當試作京華客,笑脫風衣啖雪糕。

用作詩機韻

倘容形象被荷衣,絶勝騷人賦楚兮。咄咄競為文字戲,沉沉誰撥指針移。云亡其國多遺種,以囈成詩或孓黎。與子同焚少年字,祈從餘燼發靈芝。

又用作詩機韻

二十年來事萬端,身如飛沫寄驚湍。心期百折衝崖岸,誰免孤萍墮漩瀾。莽莽幾回追故轍,逡逡於此駐征鞍。座中十八觀魚者,浪作新詩一笑看。

俳句三章

銀灰樓立面,冬日樹影正斑駁,監控頭看著。

清晨茶水間,銀匙閑轉黑咖啡,時光小漩渦。

詩性之論爭,神聖星空又沸騰,又一秒封存。

學府路口占

籠街高樹綠芽新,一夜車頭落葉深。總是嶺南冬意淺,套頭衫子又逢春。

語及問余因有作

憶賞梅花滿薊門,御溝春雪化無痕。狸奴盡日虛檐臥,猶夢初筵一笑恩。肥貓名句:“問余齋主向我笑,謂我頗似江戶川。”

齋主聲名海內傳,於今鱗爪匿蒼烟。憑誰遍探雲龍窟,求取新詩一百篇。求問余詩集不得,詩詞論壇盡廢矣。

嘲老孟寫詩

焚香硏墨寫新詩,忽爾臨箋筆意遲。立久耽看辭翰美,新茶忘沏是癡兒。

憶貓

擁被思君春夜寒,蜷眠被角暖團團。逃家六載今何處?野巷空園露正繁。

群中指認兩依違,小者天眞大者威。未許高車攜寵物,懷中偷抱紙箱歸。

龜藏瑟縮抵家初,虎步巡遊飽食餘。栖身我亦暫為客,入主憑君便所居。

陽臺散置曬衣盆,交頸貪眠日色温。悔教醒來三月暮,無邊春色未封存。

人言絶育後能安,於汝遷遲欠一剜。一躍影融春夜裏,一啼一嘯總心酸。

打卡

如有公務員,殷勤以終日。早必九點至,晚亦五點出。沉默打卡器,時刻甚精密。一歲惟一作,周期復重置。